仙草

广州陈默潼 暨南大学附属实验学校小学部
斑纹像是蓝色的小虫子趴在叶子上一样,让叶子有了一些灵气;它有一股清甜的味道,可以提提神,类似于小婴儿见了奶水一样,逃荒的人见了肉一样,这薄荷草勾着大家的魂
  这种草似乎有些神奇。吃起来先是一股轻轻的清甜的薄荷糖的味道,之后在喉咙里回甘无穷。绿绿的叶子,和普通的叶子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叶面上有那么几点的蓝色斑纹,这些斑纹像是蓝色的小虫子趴在叶子上一样,让叶子有了一些灵气。叶子的正面有斑纹,背面却没有,你说奇怪不奇怪。我是分外喜欢它的,一是它吃起来口感很好,那些蓝色的东西咬着脆脆的,甚至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来,二来这些叶子可以驱蚊,可以入药,还可以清清口臭。它成了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美味之一。刚开始时我还以为是一种仙草,后来才知道它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种草。这种草就是薄荷草。
  我的幼儿时期有一段是在陕西关中的一个农村度过的,那里是我姥姥的家乡。夏日的晌午,村中的妇女们就会围坐在一张石台周围,各自干着一些针线活或者简易的家务,有的在编织毛衣,有的在编织袜子,有的在缝补衣服,有的在淘米,有的在洗衣服,当然还有些人在谝闲传。这是典型的关中农村的样子。夏天里,农民似乎没有太多的农活可以干,这张石台就变成了妇女们消遣的好地方了。石台的四周也成了我们孩子的乐园。经常是我和姥姥端着个盆子坐在那边,姥姥吃东西,我在里面玩水,夏日的炎热在这里就荡然无存了。每当我来到石台旁的时候,我总会发现石台外围不远的地里长出很多的薄荷草来,村里面的人就边干活边摘来薄荷草来吃。它有一股清甜的味道,可以提提神,类似于小婴儿见了奶水一样,逃荒的人见了肉一样,这薄荷草勾着大家的魂,引着大家忘记了农活的劳累。我起先是不知道它的妙处的,尝过后,立马感到确实是十分的美味,以致于在梦里我都能闻到它那股清甜的香味儿。
  每当晌午,我坐在石台边和小伙伴们玩时,嚼着薄荷草,就着那香甜可口,就算累了也难以察觉。没有了大城市的喧闹,乡村的夏天有薄荷草相伴也真是一大美妙的享受。
  那一天,我搬来了凳子,拿出我的滑板车和小伙伴们在那边玩抢凳子的游戏,五张凳子,邀请了六个人不停地玩抢凳子。我们在那唱着歌,你坐凳子,我抢凳子,开心地玩耍。广场上不时传出我们的笑声,累了就坐在地上聊起了天,突然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立马奔向外面的打谷场旁边,采了几把薄荷草。一片叶子含进了嘴里,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清香像是一阵清风,又好像鸟儿在枝头鸣唱,更像是黑夜中有人给你点了一盏灯照亮你前行。我闭着眼睛沐浴着阳光,心中总回味这种甘香。
  之前我是不知道薄荷草竟然还可以驱蚊。那天晚上我在姥姥家,蚊子把我整个身上叮得四处是包,一瓶花露水都用完了我依然还是感到痛和痒。姥姥在我的床前点了一盒蚊香,但是蚊香燃烧之后产生的烟雾,熏得我好难受,加之味道也是难闻,搞得我头昏眼花。姥姥只好打开了大院的门,让我出去摘薄荷草。我把薄荷草拿回家放一片进嘴里,其余的都放在碗里捣碎,然后抹在被蚊子叮的包上,顿时我感觉清凉了不少,痛痒也消失了,蚊子也不再来骚扰我了,那一夜我盖着被子睡得很香很香。
  一个阴雨连绵的上午,我的鼻窦炎又犯了,鼻子里面难受得要命,眼睛上面的额骨痛得让我难以站立。姥姥便带戴着斗笠穿着雨靴出去给我摘了一些薄荷草,她将一片放在我的鼻腔上,一片放在我的额骨上,立马一阵清风吹过,凉嗖嗖的,甜滋滋的。我感觉雨中好像也伴随着这些香味和这些甜味,也觉得天不像之前那么低沉了,感觉人影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晃动了,树不再狰狞地看着我了,鸟儿不再叽叽喳喳地嘲笑我了。我的心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或许这就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的西安,或许这就是泾渭分明的标志地,或许这就是古时候人人向往的中原地带,才可能孕育出这么神奇的“仙草”——薄荷草。
  后来姥姥家因为新农村建设,旧的家园被推倒重建,建成了一个小区,那个石台也不见了,“仙草”的藏身之地也给灌成了水泥地面。至今为止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吃过薄荷草了,但是脑海里依旧能回味出当初摘薄荷草的情景,嘴里依旧留着薄荷草的清香清甜的味道。
小学6年级 记叙文
字数:1562 投稿日期:2020-5-20 17:52:55

推荐3星:[枫珊茗]2020-5-21 0:0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