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疏途(七)

虚空幻慕
八月长安~今天没有诗句。

  Chapter 7 对影成二人
  
  林从月从画廊拐出门走在街上,她无法忘却那一缕逆着光的棕发。钟疏说过什么她完全不记得,只记得他拧着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骨节分明的手不断地重复着由局部再变大的动作,直到听到他夸赞她聪明,以及别扭的画作挂在墙上的最后一瞬,她不是着急去上课,只是有些想要逃跑,她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急促,诺大的画廊只有他们二人,有些空旷,也有些暧昧。
  
  
  林从月回到宿舍,疲倦地把包随手扔到桌子上,伴随背包撞到杯子的咣当声,她熟练地爬上床,没有卸妆,便用双手附上了脸颊,攀上了一丝红线,绞住了她的心。
  
  
  她放下了双手,握起扔在一旁的手机,犹豫的点开界面排在第一个的对话框。
  
  
  “谢谢。”不行不行太寡淡了,她按下删除键。
  
  
  “谢谢你哦”不行不行太作了,她按下删除键。
  
  
  “啊没想到你还挺会安慰……”这什么啊是在表达感谢吗,她丧气地再一次按下删除键。
  
  
  屏幕上因为林从月的删删减减变得油腻光亮起来,脸上的高光留在手指尖,附在屏幕上闪闪发亮,就像此刻林从月的眼里,熠熠生辉。
  
  
  最终还是以表情包开启了这段对话,没有什么是可爱的图片解决不了的,表情包就如同于第三张脸,动态更能表现出对方的心情。第二张脸便是头像,林从月的头像是一位骑在马上的女将,颈部的金领缠绕着严密的黑袍,让人猜想袍内的手中是执的皮鞭,还是擎着弓箭。一双魅惑又决绝的眼神睥睨着。作为这样的第二张脸展示在网络中,很难让人不对她产生亲近的感觉。而钟疏的头像则没有太多华丽的修饰,近景是附在玻璃上的雨滴清透着,远景则依稀让人辨别出是一个女孩在向这边张望。
  
  
  就算他的头像有些普通,此刻的林从月却觉得每颗雨珠都变得可爱起来。
  
  
  “我周末有空,约个时间出去走走吧?别泡在画廊里一待就是一天了。”林从月犹豫打下一串话发了出去,她部确定答复是肯定还是否定,她此刻的心情已不再像从前那般随性,她开始犹豫,有些胆怯。
  
  
  “好,那就周六下午三点,带你去游乐园散散心。”
  
  
  得到的是肯定的回复后,林从月有些飘飘然。她的心有些突突的跳,气温有些攀升,她的大脑有些供不上氧,心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跳起来庆祝。
  
  
  于是头和房顶撞了个满怀。
  
  
  她揉着撞得生疼的脑袋,心里却是不住的呐喊。
  
  
  或许这叫做爱情,或许只是多巴胺的作祟。但这让林从月觉得奇妙,这是不同于喜欢泥菩萨的感情,在喜欢泥菩萨的时候,她不在乎泥菩萨的样子,看着他的画是灵魂的交流,是精神上的赞叹,过多于是崇拜,而钟疏不是,虽然只是短短几次相处,但每当她在远处看到他在画廊笑着迎接她的时候,她有些庆幸,是想平等对着对方的小心思。
  
  
  但这份心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表现表达与否也只能自己左右。
  
  
  再回首已然是周六,是林从月盼了整整三天的周六。前一晚直到三点的辗转反侧,第二天五点鸡鸣不到激动紧迫,墙壁在摇晃,心情在摇晃。蹑手蹑脚爬起身伸了伸懒腰平复一下熬夜的心跳,林从月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爬下了楼梯,她不想吵醒下铺打游戏“陪伴”自己的室友,一边开着阳台的门一边偷偷向里张望着,确保没有人被吵醒后,她拿着喷壶离开了宿舍,合上了门,在门前挂着一个宿舍四人的行动状态,她轻笑着在自己那一栏把“睡觉”的纸块推到了“外出”的状态,一路脚步轻盈。
  
  
  
  清晨的空气微微湿润,带着草屑和泥土的清爽,将近五月,枝丫上已然不见绯红,只剩绿色的花梗,有些花是自然脱落的,有些便是人为摘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生长在树上的花不配受到水的滋润,只靠养分的提供略显单薄,如同人吃饭,荤素的搭配才被称为健康的饮食。只可惜花已然残败,她便朝着结花的地方喷着水,湿润的树干在朦胧的雾中结出露珠,在根处的养分结合后,冒出了嫩绿,露出了生机。
  
  
  在这一角落依稀过去了一段时间后,云雾开始消散,人影开始摇晃,校园中响起了零零散散早起吃早饭的人群,也有前来和林从月一样热爱这片静谧的人,林从月和她们一一打过招呼,便拿着喷壶起身离去了。早起带给她心情舒畅,也平稳了一直以来焦急又激动的心情。
  
  
  于是这个祥和又宁静的清晨,给了她回宿舍继续睡下去的信心。
  
  
  谁知,再起床就是两点。
  
  
  “啊啊啊啊我迟到了!!!”林从月头发乱糟糟地从床上爬起来,还好身上还是早上换好的衣服,不然小熊图案的睡衣又会让她慌了找不到衣服的神,她用手粗鲁地揉着眼睛,雾蒙蒙一片着急就爬起身翻找手机,最后是在脚边找到的。
  
  
  “三点画廊见吧?”时间显示的是上午十点三十四分,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半小时林从月没有回复。
  
  
  “完了完了完了我又迟到了。”好巧不巧,手机显示电量不足。林从月又慌乱地爬下床找到充电线,胡乱给手机连上线,一手摸了一把刚起床油腻的脸,跑到卫生间。
  
  
  卫生间的玻璃上贴着室友临走时给她留的便条:起床记得吃桌子上给你买的午饭哦,我们出去做指甲啦,看起睡得太死就没叫你原谅我们哦,啾咪!林从月感到心底暖暖的,但或许更重要的是她要弃姐妹于不顾去约会了。
  
  
  收拾好一切的时候,时钟的分针正好指向六的地方。她飞速抓起手机,连着线沉重的那一头也被提起来——“我没有插插头吗原来?”
  
  
  手机屏幕此刻亮起来,电量已不足百分之十。但她已然顾不上太多,拔掉插头连线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冲刺前不忘锁好宿舍门,把门上她的行动状态与室友保持在同一个竖直线上:外出。
  
  
  大门口门禁的繁琐让她急躁,一路上出其不意的红灯让她原地扇巴掌。终于到了画廊门口,已经超出了约定时间十五分钟。
  
  
  “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实在堵车,来晚啦。”脸颊上的汗水有些脱妆,额前的碎发贴在皮肤上,钟疏看着一时愣怔,喉结不由动了动。
  
  
  “没关系我也才到,我们走吧。”其实钟疏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到了,本想画画顺便练手顺便等她,但自从十点多的那句话后一直等不到的回复又让他有些焦躁。
  
  
  “把汗擦擦,我们不着急。瞧你,就像从火焰山刚逃难来的一样。”钟疏把手附上林从月的头上,重重的揉了揉,揉乱了她的头发,额前的碎发也让他揉成一团,此刻的林从月就像一只绵羊,不停地道歉,叫声软绵绵的。
  
  
  被钟疏揉了头的林从月就像被电击过,她此刻也不想怼回去了,她开始在意自己脸上的妆有没有脱掉,身上的裙子有没有睡觉的时候压的皱褶,头发被钟疏揉过有没有变得很乱很难看。
  
  
  “……嗯。”钟疏觉得,今天的林从月,有些奇怪,她的脸红红的,微微低着头,眼睛却总在悄悄往上偷瞟着自己。
  
  
  “你今天好怪啊。”
  
  
  “那里怪啊?”林从月微微往后扭瞥着自己的屁股,以为是裙子没有穿好。
  
  
  “怪可爱的,该走啦。”钟疏绕过林从月向前走,手向后面挥了挥。
  
  
  突如其来的一撩,林从月开了壶。
  
  
  “……你好烦啊,等等我!”林从月嘴角忍不住上扬,又怕自己激动地哭出来,最近总带隐形眼镜,眼睛有些过敏,一激动眼睛有些生疼。她眨了眨眼睛,小跑跟了上去。
  
  
  阳光打在两人的头顶上,透过光印出一张男人低头看着身边女孩的剪影。
  
  
  
PS.林从月的头像实际上是我的哈哈哈,我超爱的党妹妹!钟疏的头像是我瞎胡诌的XD。 


高中3年级 小说
字数:2722 投稿日期:2020-8-1 11:09:40

推荐3星:[叶欣灵]2020-8-1 12: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