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时刻无聊人做的无聊事

MENGPOD
上回写了几段后就没往下写,现在再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就套着这个模子继续做一点别的无聊事。
  偶然看到群里发出的消息,以为无聊时刻无聊人做的无聊事,也就没再怎么注意。同样偶然,打开空间点开链接,对这无聊事多了一点认识,感觉心里多了一点愤怒,在稍微做了一点准备后,我打算谈一谈这无聊事。
  在讽刺挖苦之前,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抄也就抄了,第三人拿着抄这把剑执着于让人付出点儿什么代价,比抄本身更令我感到恶心。这第三人即便在今日之前一直行得光明磊落,总保不准今日之后会遇到什么不得不折腰的事,所以拿着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的准绳想着法在断掉之前勒几个人玩玩的把戏,我将这称呼为无聊时刻无聊人做的无聊事。那么,我也想在这无聊时刻拿着我快断掉的准绳勒几个人玩玩,在恶心自己的同时也恶心一下别人。
  用约定俗成的所谓道德准则来评判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吗?在我开始产生这个疑问的时候,总想着不至于,只不过是一小撮人在借着某些渠道不断聒噪以博取眼球满足自身快感而已,代表不了大多数人。到现在,绝大多数人已经能够借着网络发出声音不再保持沉默,于是这问题也就有了答案。我后来又想,当社会某些不和谐声音出现越来越多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将这看成社会主流声音?在以前,我们可能热衷于话语权的问题,但现在,话语权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于是说话好像不需要经过大脑就可以了,于是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观点看法,营造着思想大繁荣的假象。
  
  上回写了几段后就没往下写,现在再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就套着这个模子继续做一点别的无聊事。
  
  宇宙星辰创造者死的那年在网上和别人对线互喷,想了个文字入殓师的名词,顺带写了首小诗讽刺网络哭丧文化,甚至还牵引出资格论。就悼念本身而言,不至于让人反感,但刻意拔高被悼念者或借悼念之名行跟风之实就多少有那么一点恶心。也许恶心见得多了就不再觉得恶心,于是一边高声叫骂着灵堂卖片一边痛心疾首历数自己受过的影响的,竟越来越流行,于是文字入殓师也显得文雅起来。
  一两年没怎么写过东西,有些生疏,嘲讽起来感觉力不从心,真不如头对头脸对脸骂着爽快。我一贯反对鲁迅扩大化,尤其是在非文化领域,套用他写下的几句话试图解释某件具体的社会事件以赢取认同的,有一种叫做思想的东西,这些人可能没有。用儿童、自杀、社会这些关键词在知乎上搜索一下,很多高赞回答里都会出现一两句鲁迅的话,甚至有些单纯就是黑体加粗的原文,一点必要也没有,因为鲁迅不是马克思。很多东西一旦无限制地扩大,就开始出现偏离本质的问题,所谓小众极大概率只能是小众,一撮人自己玩得快乐就可以了,扩大受众犹如自毁长城,显得愚蠢。
  
  多夹一个私货,人一定是双标的。
大学 杂文
字数:1042 投稿日期:2020-7-8 17:13:30

推荐3星:[DANXUE]2020-7-8 17:2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