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光【七】

征鸿过影 China
殒身为此道,徒劳无为功。每当遇到这种微笑抑郁症的患者,我时常会想,如果他们表现得明显一点,也许就能得救
6 殒道

宋云拿来的笔记本电脑代替审讯室里的肖吉安成为了更重要的线索,可光凭借一条微博不能说明施玉是抑郁症,毕竟谁都有过不大不小的抑郁情绪。与此同时,新嫌疑人LiHui90的出现使凶手是熟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这个微博关注和粉丝都不多,以前的原创微博鲜少有人点赞评论,很明显是一个小号。如果不是熟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在默默关注施玉碎碎念的微博小号?

罗立看向审讯室里的肖吉安,手指却无意识地叩向桌面,一声又一声,击打着每个人的心神。宋云抱着电脑进退两难,叹道:“施玉的妈妈已经在来警局的路上了,也许她知道一些内情?”罗立沉默着,算是一种默认。可却在宋云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罗立恍然抬头,目光平静地看不出喜怒:“宋云,你把施玉的原创微博筛选汇总后按时间线排序,打印三份给我,记住,抹掉微博名,只留下文字的记录。等我看完,再决定要不要询问死者母亲。”

宋云不解,进一步追问:“可是天底下哪有没有不关心自己孩子的妈妈?”
  
罗立苦笑道:“可天底下,也有觉得别人的孩子一旦有心理疾病就是废人,就是残次品的人,也许就是施玉母亲的亲戚朋友,而他们也会是孩子的父母。”宋云心下一沉,好脾气的她脸上难得有了怒气:“那是别人荒唐的想法,我的孩子我自己护,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屁话!”罗立笑了笑,缓缓道:“年轻就是好,可是人言可畏啊,舆论是把刀。”宋云愣在原地,不知如何作答,任由罗立抽走了她手中的笔记本电脑。

罗立拿着打印好的文件再次推开了审讯室的门,心情却不像第一次那般平和。对面端坐的肖吉安正在阖眼休息,罗立坐下后,打开温声说道:“你是一个心理医生?”肖吉安揉了揉眼,眼中闪过一丝困惑,“我是心理医生的话,罗警官就能还我清白?”罗立抱着手,轻轻挑了挑眉,“如果你配合我,让我拿到线索,也许我会考虑。”

肖吉安胸有成竹道:“如果是我领域内的事情,一切都好说。”
罗立的表情微微舒展,拍了拍放在桌上的一叠文件,“想让你分析一下这个作者的心理,是不是有一定的抑郁倾向。”肖吉安点了点头,拿过来仔细翻阅了几分钟,从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微微皱眉,而审讯室也一度陷入沉寂。等到肖吉安再抬头,口气已经带着些许唏嘘:“每当遇到这种微笑抑郁症的患者,我时常会想,如果他们表现得明显一点,也许就能得救。”

罗立一时之间失了神,“已经能确定抑郁症了么?是中度还是重度?”肖吉安摇摇头,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猛烈地咳了一声。罗立看着那人坐在空调风口下,身上的缎面白衬衫被冷风微微吹动,扣子还是不会系最顶上的两颗,锁骨清晰可见,微微挽起来的袖口松松垮垮,露出白净的手腕,像极了江南绣坊里那些个拿针线穿梭在绣画中翻飞的女子,是那样女子的一双手。罗立连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脸,回了神后将空调略微调高了温度。
  
肖吉安缓了一口气,拿了一只笔开始圈画句子,继而用手指点了点那份文件上的被标注的几个部分:
[让我在我的人生里消失吧,好想死,哭声再遥远也是哭声,想用刀划手很多道,证明自己是真的有存在着]

[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不是一场错觉,不是归于虚无前的徒劳挣扎,只有疼痛能加深自己对生活的控制力。]

[别人说不管多大都是父母的小孩,可是我不一样。
我妈是恨我怎么还是小孩,还没成为她心目中的大人]

[她一边冷落我任由我哭,一边当我面和朋友谈笑风生,长大真的好痛。]
[是不是只有当她看到我一边哭一边让血慢慢流光的那一瞬间她才会真的明白我抗压能力有多差?]


  “这个作者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应该尽快去进行心理治疗,不然会有很大自杀的倾向。”肖吉安突然想到这些句子的私人性,笑道:“你们警察局是把别人日记都抄过来了啊?这个作者在里面表露出来的就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暗恋别人还被踹的小可怜。”

 罗立皱眉道:“根本的抑郁原因是因为作者的原生家庭?”
 肖吉安道:“是母亲的冷暴力让作者对自身的存在产生了怀疑,想用死亡来证明存在,本来就是一个无法成立的命题。”

罗立胸中一闷:“如果现在带作者来你这里进行治疗,你有多少的把握?”
肖吉安神色凝重,“说实话,我没有多少把握,解铃还须系铃人,作者的母亲如果不肯配合,我再努力都是徒劳无功,只会再造成二次伤害。”
 
罗立沉默着,肖吉安伸了个懒腰,“罗警官,心理医生不是神,对患者来说,我们只是伸出援手的陌生人,他们可以选择上岸或者任由自己沉沦,我们左右不了。”

罗立稍显犹豫,但还是问了出口:“如果真的那么没用,你为什么还要当?”

好似被戳到了痛处,肖吉安紧紧抿着唇,目光沉沉,自嘲似地笑了笑:“我高中的时候一个人在国外求学,也不知道谁发明了留学那么孤独的事。”

“那时举目无亲就轻度抑郁了,去心理咨询室一番诉苦,那个女医生一直像听课的学生一样,背挺得直直地坐着,一边听一边认真记笔记,也记下了我母亲的电话号码,然后你猜她和我说什么?”
  
罗立冷然道:“她也像你一样无能为力?”

肖吉安哭笑不得,道:“罗警官果真插刀能力一流,如果你可以把这个作者带过来,那么我也会尽我所能治疗就是了。”
  
肖吉安神色自若地合上笔盖,将笔放在文件上,十指交叉放在桌面,抬眼看向站在墙边的人。“她和我说,Patience ,is the best remedy.”

“抑郁的人是无法忍耐的。每一个闪回的自杀念头,对那些被束缚在自困牢笼里的患者来说,都是横空飞来的刀刃,无论刀锋朝向哪边,都只会徒增痛苦。”
  
“如果旁人说出什么类似忍忍就好了,加油努力改变就会痊愈这样的无用话,只会加深患者的自我否定,推动他们戴着镣铐走向死亡的解脱冲刺线。”

罗立脑子突然出现那个微博的嫌疑人所说的话,“你还好吧?你坚强一点,只要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会好起来吗?一切好不了。

——————————————————————————————
安慰抑郁也要遵循基本法哦
高中1年级 小说
字数:2310 投稿日期:2020-4-6 0:25:25

推荐3星:[林落1175]2020-4-6 1: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