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光(五)

征鸿过影 China
她是什么组成的?焦糖,星星,和一颗善良的心
1

周日上午,会议厅外。

因为在沙发上无声等待的时间太长,坐着的位置出现了不安的凹陷,这时肖吉安才发现,时钟已经从九点走到了十二点半,也发现自己含着的这把金钥匙有点太苦。

他终于站起来,捶捶微麻的腿,礼貌地向秘书借了一张便签,潦草地写了几个字,写完后又觉得太过多余,用力地划掉那一行,然后烦躁地将纸揉成团,放进了口袋中。

就在这时,会议终于结束,门内的人们纷纷散出,队尾的一人停住脚步,是一位中年男人,头发花白,昂首阔步向肖吉安走来,带着儒雅的黑框眼镜,眼神精明,身材消瘦,根正苗红地在笔记本上贴着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标语。

“吃饭,边走边说。”

“好。”

“吃些什么?食堂吗家常菜吃得惯吗?”

“能跟您吃上一口热饭,哪还敢挑剔吃什么。”肖吉安话说得恭敬,却神态泠然。

“帮我做事,我给你酬劳,天经地义。”中年男人不紧不慢,说话的缝隙中还拉住秘书,交替了一打文件。

“你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酬劳。”

肖吉安静静地跟着,一路无言地到达食堂,两人各自打完饭,落座。

面前的中年人拧开保温杯,低头吹了吹杯口的茶叶,热气带出的雾升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我的酬劳一定会让你满意。罗立调查得怎么样了?”

中年男人见肖吉安沉吟良久,不知他到底掌握了多少信息,遂压低了声音,先一步开口道,“他从分局升上来,底细不详,就已经成了二级警司……资料上对外的军功是剿匪,但是据我探知,这几年任何剿匪大案,他都不曾参与。”

肖吉安听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如此看来那人的身份也就并不难猜。仔细推究,如此军功,还不能光明正大地写在材料上的,也就只有……

“卧底。”

肖吉安感受到对面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过自己,中年男人似有所悟,语气淡淡地说道:“而且是不再启用的卧底。如此看来,以前的潜伏任务是出了纰漏?”

肖吉安有一瞬间的失神,“出了纰漏不可能连升三级。”

尾音正落,两人都陷入了沉思,罗立的身份像是跌进沙漠里面的细针,不知道走错哪一步就会被它刺得鲜血淋漓。

“卧底成为抛头露面的正警,太危险。就像把乌龟拖出壳做伸展运动。”

“你这个比喻太恶心,何况,罗立也不是乌龟。”肖吉安低头夹起菜里为数不多的蛋,顿了一顿,然后说起手机的密码。

“我打开了他的手机,但是打开锁屏后,全部应用和短信电话,全都另外加密,面部识别只能用来看相册。”

平静的语气似乎是在讨论番茄太甜。肖吉安沉声说完,却想起了那碗自己发挥失常的玉米汤,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但是对面的中年男人的眉毛却越皱越紧,着急道:“相册里有什么?最近删除你也看了吗?”

肖吉安听着,扬眉道:“他不怎么拍照,相册里都是仰望放大拍的楼顶月亮,同样的地址,都在他家楼下。最近删除里只有一张,拍的是一条戴在手腕上老旧的红绳。”

中年男人面色微缓,看着肖吉安笑,一双眼带着难以掩藏的锋芒。

“你如何能打开他手机?你也是晋南一中三班?我看了他上下两届的校友毕业照,我似乎没有看到你?”

肖吉安静静地听着这三连问,兀自嘲笑,原来面前的男人,真的会记得住一个人的学校班级。

“我出国读的高中和大学,没有见过他。”

听到这句话的中年男人微微安下心,却未曾料到迎面遇上一个熟人,“这不是…肖川?真是你啊?这么多年你一点没变!怎么也不来同学会喝茶啊?”

中年男人笑得开怀,急忙起来握手,“这是什么风把我们老蒋吹来了!公务繁忙,多担待。改天喝茶,一定一定!”

而肖吉安突然觉得这顿饭吃得索然无味,端着盘子站起来,面上平静无波,“妈说今天让你回来喝汤。”

中年男人敷衍了事地应承下来,与他告了别,头也不回地跟着老同学走出了食堂大门,留下他一人。

2
下午一点半,晋南一中大门。

肖吉安对中年男人记得罗立的学校班级这个事耿耿于怀,于是心存好奇,坐车来到了晋南一中。

他背着手,百无聊赖地看着校门口的宣传栏打发时间,却发现晋南一中的历年来的一、三班居然都是重点班。

他回想了一下昨天罗立因为丢了食品就没完没了的唠叨,就觉得这个重点班有水分。但为了进去重点班,领略知识的魅力,这显然是需要过关斩将的。

第一关,就是如何进校门。

这个关卡就已经让肖吉安犯了愁:毕竟自己既不是老师学生也更不是家长。而且这时候的学校一般是午休时分,稀有人走动。正在这时,一个扎着小马尾,体格削瘦,身着蓝白校服,低着头玩手机的女孩走了过来。

肖吉安把握住了机会,上前拦住她,楚楚可怜地双手合十询问道:“同学,同学!留步留步。我是今天学校开放日来参观学校的,但是来晚了,现在午休关门了,你能帮我用校卡刷一下让我进去吗?”

面庞清秀的女孩愣了一下,“嗯”了一声答应下来,然后将手伸进校服外套的口袋仔细摸索,未果。女孩神色复杂,继而小声地说:“抱歉啊,我也忘记带了,但是……我们学校侧门挨着校外的教工公寓,午休会开门。”

肖吉安微笑道:“那你能带我过去吗?我第一次来替我妹妹参观这个学校,她真的很喜欢你们学校!拜托拜托!”女孩看着肖吉安真诚的眼神,撑不过三番恳求,终于答应带他过去。

“但是看你黑眼圈那么重,你们学校作业是不是很多啊?”肖吉安吹着口哨,一边跟着女孩后面走路,一边询问女孩。

他在女孩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女孩的背影,感慨现在的女孩子真的太注重身材管理,面前的女孩瘦得穿着小号的校服也显得有些宽大,肖吉安心想,可能这就是只属于少女时代的可爱吧。

女孩听到关于学校的疑问,不禁笑了笑,答话也不再那么拘谨,“作业还好啦……你妹妹今年中考吗?”肖吉安一愣,没想到关注点会在这里。他强撑住场面把话圆了下去,“是啊,她可喜欢你们学校了,现在我看来,这里不仅绿化多,像你这样善良可爱的小学姐也很多。”

女孩被夸得脸颊微红,声音柔柔地说道:“我们学校分数线今年可能会比较高,你家的妹妹要好好加油哦。”

肖吉安打着哈哈,尴尬地挠挠头,“好好好,谢谢你的建议,她要是考上了,一定让她请你吃饭!”

说着说着,侧门就到了。侧门果不其然离教师公寓很近,从侧门走到公寓只需要两分钟,但是这个教师公寓因为是多年前建在校外的小区房,难免显得有些许破旧。

“好啦,就在前面,你可以直接进去了。”

女孩在树荫下停下脚步,被众多叶隙中落下的一束微光晃得眯起了眼睛,于是走近了肖吉安那一侧。

肖吉安神色一动,摸了一下口袋,发现自己居然还留着上午作废的黄色便签纸。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谢谢你,我家境贫寒,没什么送给你的,我给你叠个纸鹤吧。”

女孩愣住,像是没有听清,静默地看着面前的人将那张被揉皱的纸叠了又叠,奇迹似的将废纸变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黄色纸鹤。

阳光下的黄色纸鹤,纸的光泽显得更加温暖,翅膀轻盈地仿佛随时可以飞起。“收下吧。下次我妹妹如果考上了,我和她一起来,到时候再请你吃饭。”

女孩伸出双手将纸鹤托住,像是拿到什么了不得的礼物,眼底眉梢都带着一抹笑意。

肖吉安转头向她挥了挥手,笑着表示告别,却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停住了离开的脚步,歪头看着女孩校服上黑白的校徽,问道:“对了,临走前,还不知道你是几班和什么名字呢?没有名字我可找不到你吃饭哦。”

女孩似有困扰,表情隐忍,气氛一时落入了寂静。尴尬,肖吉安心中默写这个词,第一次发现了尴尬的笔画居然那么多。

“但是我觉得我妹妹会很想认识你呢,因为我觉得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学姐。”

肖吉安低下头看着她,留心观察女孩的反应,对她增添了几分好奇,却也觉得自己是在强人所难。

于是他在决定心中默念十秒,再给内向的小姑娘一些鼓起勇气的时间,毕竟成年以后需要勇气与命运斡旋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十,九,八,七……

六,五,四,三,二……

肖吉安正准备放弃,“哈哈哈哈,不说也没事,是我唐突,那个…………”

女孩却像是下定了决心,缓缓开了口,声音微微颤抖——

”我是,高三一班的施玉,施舍的施,玉石的玉。”

————————————
大学 小说
字数:3090 投稿日期:2020-3-3 18:53:24

推荐3星:[林落1175]2020-3-4 19:5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