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留迹(三)

虚空幻慕
银白的发丝在她泪眼朦胧中愈发清亮,他身上好像永远都裹狭着那甜腻的桂花香,不是桂花香飘十里,而是他所到之处,处处留香。

第三章

  “从月,想必你也知道战神若轩该经历什么。”星君站在从月榻前,引入梦之术告诫着从月各类事项,“和相爱的人不会在一起,心系天下苍生却报国无门,无欲无求之后却又要沾染凡尘种种。因为你下凡太过仓促,我还未来得及与你细讲。”
  
  
  “哇,那岂不是太惨了吗?”从月摸着星君的胡子,忽然越来越气,伸手揪下了星君一根胡子。
  
  
  “诶哟…。.你揪我胡子也没用的…那可是战神若轩,他既然下凡历劫自然就要比常人更加困难些。”星君顿了顿,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所以这一世,他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你不能抱有私心,如果他渡不了劫,便再也无法回来做战神。”
  
  
  从月愣怔住了,星君走时她也没有察觉。
  
  
  “他不能和你在一起。”
  
  
  “如果他渡不了劫,便再也无法回来做战神。”
  
  
  其实从月看的很开,能参与战神的三世,足够回去和玉兔吹嘘一波的了。
  
  
  只是她也有些艳羡丝音姐姐了。
  
  
  离开之前总得做些什么吧,让他记住自己一辈子也好。就算是最后小小欺负一下他,满足一下自己的快乐瀑布。
  
  
  她又没想到,还没欺负成功,动心的报应来的太突然了些。
  
  
  “那就是战神若轩,想不到投胎一介凡人后就如此虚弱,天天泡在酒肆中且那些风尘人士也不足一二。”
  
  
  听闻这些稀碎的声音,从月耳朵尖利起来:“谁?!”她可不是吃素的,欺负到自己人头上还能熟视无睹。
  
  
  于是从月便捻了个诀,将角落里的两团黑影变为了一堆齑粉。
  
  
  从月只是正巧路过若轩的卧房,便听到了这些靡靡之音。这正巧她来找若轩也就罢了,那平时不在他身边可还得了?
  
  
  正想着,卧房的门“噶哒”一声开了。
  
  
  开门的人脑袋些许凌乱,迷离的眼睛还未适应屋外的强光,内衣拉开了一角,结实的肌肉暴露在从月眼前。
  
  
  只是听见从月的声音便下意识开了门。
  
  
  “月儿。”萧若轩的脑袋顶上好像还冒着瞌睡虫的小泡,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像小时候那个可爱的样子了。
  
  
  从月看着不禁想伸手赶走瞌睡虫揉一揉他的头顶,他的头发一定很软吧?
  
  
  “怎么…一日不见便想为夫了?这可不行,还未过门就急着来见为夫是很不大家闺秀的。”好吧,还是很欠扁,刚才是为什么想揉它的头发?我一定脑子有毛病。
  
  
  “怎么也不能女子总跑来,该奔向你的人,是我。”若轩理了理凌乱的内衣和头发,在从月面前站定。
  
  
  糟糕,是什么声音咚咚不停的跳。他也只是短暂的爱我一下而已。但回想起那天沙哑低沉的声音,嘴里残留的酒的香气,还有身边迅速升高的危险温度,从月立刻涨红了脸。
  
  
  推回屋内,关上门,跑走。
  
  
  动作一气呵成。
  
  
  但毋庸置疑的是,已经有小妖盯上这副躯体了。但让从月稍微安心的是,自那以后,若轩就像狗皮膏药一样天天来找她了。
  
  
  有时只是在还未起床的门口插一簇桂花;有时是毫无防备的背后一拥,甜腻的香气孑然一身;有时是还没等从月偷偷钻狗洞便是一下横抱跑出了院子,不顾身后佣人们的关切……
  
  
  那句“我心悦于你”就像是强力定心丸,保护住了从月逸动的心脏。
  
  
  从月知道这种日子注定不会长久。但只要她还在他旁边一日,周围的小妖就不敢打他的主意一日,天神下凡又怎样,不还是凡胎一具。
  
  
  不还是躲不过我爱你。
  
  
  从月想着,实在不行就让自己化成保护罩保护他也好,总归不能让他去做和尚去学什么金刚不坏之身,那些油腻发亮的样子恨不得让人炸至两面金黄。
  
  
  “啧…。朋友,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有劫数啊。而且你的大劫还未到。”半仙看着萧若轩,眼神有意无意瞟了一眼从月。
  
  
  萧若轩感受到了这老道的目光,下意识护在从月身前。对老道说的这番话嗤之以鼻。
  
  
  老道一看眼前这架势,怎么能让区区妖精采阴补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看出眼前的两个人虽然都是凡胎,但隐隐约约在两人身上分别感受到了精纯之气和区别于妖精之外的清冷之气。
  
  
  虽然他的道行不太够,但足以看出来这女孩是妖精,虽然看出男人并没有明显虚弱的气息,但留这妖精,一定会是祸害。
  
  
  想到这,身为半个老道的雄魂之心便无法自拔地点燃了。
  
  
  他猜对了一半,从月是妖,但这已成仙的妖精便也是仙了,清冷之气异于寻常是平时杀了太多小妖从而沾染了一些俗尘之气。
  
  
  从月一看不妙,这老道定是想与她交恶的。放下若轩又不踏实,她便凝神度了一半的灵力附在若轩身边。
  
  
  失去一半灵气的从月根本不是老道的对手,她便想着,这就是命吧。看着身边萧若轩根本不值一提的反击,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没用!平时把自己按墙上亲的力气去哪了!
  
  
  不怪他,老道太赖,想成仙想疯了。
  
  
  迷离中,她似乎看到了传说中的一黑一白两“人”,她盯着两人的帽子发呆“来捉你了”“你也来了”。
  
  
  “等等两位大哥。”黑白无常站定,听闻从月的声音便打量着她,“诶大哥你们除了比这凡间的传闻长得更帅一点,装扮上似乎没有出入啊,比我们仙界不一样,我们仙界可都要快通上电了。”
  
  
  “木有绑法,额们也只是逼报班任们——”(没有办法,我们也是依照凡人们——)白无声立马被黑无常打断,“老白你一天不把舌头缩回去,你一天说话别人就听不明白。”
  
  
  “想必你就是辅佐战神渡劫的那位了,这老道说瞎不瞎,虽有眼不识泰山但却也算帮了战神一把,但要是你为了出气的话告我们孟婆一声,等他下来给他多灌些汤,下辈子半个痴儿便再也管不些这样的事了。”
  
  
  “凡人们想我们是长这番模样的,早期时间我们是不长这样的,现在都这么发达不同往日了,发展速度自然比这凡间快了许多,谁还愿意戴这么高的帽子画这么浓的眼影。我的舌头许久没管任他长成这么长了,实在不好意思。”白无常缩回了他的舌头,这回说话顺畅了许多,“早些年还有些年纪轻轻就夭折的女娃子们看见咱这个样子还不舍得投胎去呢,为了业绩也只好扮成这个样子……”缩回去舌头的白无常说话利索了许多,对着漂亮妹子就是一顿话唠。
  
  
  但从月也没放太多心思在两人身上,她只是想再多耗些时间再看一眼萧若轩。
  
  
  她虽然还能再见两世的他,但这一世他能再见的也只有这一副躯体了。
  
  
  从月身体逐渐在自己怀中冷透的萧若轩,似乎不相信这样的事实,老道趁机带着他的“侠肝义胆”跑了路。
  
  
  泪水逐渐侵蚀萧若轩的双眼,大滴大滴落在从月的脸上,那张与之前糊了满脸泥的样子不同,清冷虚弱的脸上,仿佛还留着一抹笑容。
  
  
  从月第一次见这样不堪的萧若轩。
  
  
  直到黑白无常侃完大山再也拖不住,萧若轩还在抱着怀中的躯体,他低着头沉默地流着泪,他还在发着抖啊…那说明还活着,没有哭死过去。从月内心稍微安定,便跟着黑白无常走向了那黄泉路,忘川河。
  
  
  “战神若轩还没死呢,你得等着他下辈子投胎和他一起才行。你先且在这地府里到处跑跑玩玩吧!”投胎办事处的孟婆小姐姐朝她笑着。
  
  
  听说她和月老哥哥是一对儿呢。从月这样想着,便四处漫无目的的走过。
  
  
  “这曼珠沙华一点也不香啊,没有萧若轩插在我门上的那簇桂花香呢。”
  
  
  “这忘川河的水一点也不甜呢,还是等萧若轩下来给他们酿一坛酒好了。”
  
  
  “孟婆姐姐的镜子可以和月老哥哥通话啊,要是我和有一个就不用天天等着萧若轩来了。”
  
  
  “要是……要是……我还在萧若轩身边就好了。”从月想着想着,不由哽住了喉咙。
  
  
  在她眼睁睁看着自己死亡到现在她可一直忍着,在天上的时候她便觉得这眼泪是天下一等一不值钱的玩意儿,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拿出来的时候萧若轩都很慌张,便也觉得好玩儿。
  
  
  可到现在,她再也忍不住了。
  
  
  由一开始的呜咽,到后来扯着嗓子开始哭,孟婆姐姐的镜子也没有用了,白无常的舌头当跳绳也不好玩了,曼珠沙华用来染指甲也不好看了。
  
  
  突然一双熟悉的大手伸了过来,把她整个揽在了怀里,乱拍一气的手还是那么不会哄人,但熟悉的嗓音却像当年一样给她定了心。
  
  
  “不哭不哭,我来了,我追到你了。”银白的发丝在她泪眼朦胧中愈发清亮,他身上好像永远都裹狭着那甜腻的桂花香,不是桂花香飘十里,而是他所到之处,处处留香。
  
高中3年级 小说
字数:3014 投稿日期:2020-7-29 23:52:57

推荐3星:[ALEXEA]2020-7-30 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