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匪(六)

征鸿过影 China
结合潜匪五看比较方便。
1

心大的小皇帝不小心睡着了。

他困得睁不开眼了,哪怕眼前就站着要取他性命的刺客。

等小皇帝再睁开眼已是天色微亮,而他发现那刺客竟是也睡着了。小皇帝揉揉眼睛,仔细端详起来面前将头抵在剑鞘上睡熟的刺客。

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小皇帝莫名地对他感到信任,特别是在解开误会后——应该,是解开了?小皇帝心想,不看不知道,看了更迷茫。这小刺客长得眉目清秀,眉像远山,鼻梁挺拔,像远山后的高树。

说白净小生也算不上吧,千里奔波路途劳顿,脸颊灰黑了一片,睡着了的眉头也依旧微微紧蹙,嘴角抿紧,可这嘴唇颜色也未免太红了些,是天生的还是上了胭脂水粉,昨儿看后宫的小丫鬟还在讨论玉香阁新出的颜色好看……小皇帝一阵嘀嘀咕咕,终于把小刺客吵醒了。

小刺客: 让剑出鞘!
小皇帝: 握紧匕首!

小皇帝刚睡醒,手还软绵绵使不上力气,啪地一声匕首滑到了地上。
小皇帝仰天长啸——天要亡我!那还是先拍个马屁吧!

小皇帝试探地问:其实你还挺好看的,你不做刺客的话……还可以靠美色谋生,你知道吧?

小刺客愤怒得再次拔出剑把空气一阵挥杀:我不是断袖!

小皇帝狠下心,递出了橄榄枝:要不你来当我的贴身护卫?起码能保证第一手杀我的是你,不是别人。

小刺客愣住,被这个思路绕了进去:你让我保护你,是为了更好地杀你?
小皇帝:俸禄好说,你妹妹的安全也好说,我只想睡个安稳觉,现在看来你是唯一一个让我睡过昨晚的人。

小刺客:我让你睡过了昨晚?
小皇帝:睡过了。(奋力点头)

小刺客低头沉思,继而屈膝抱拳,“在下肖川,字清如,愿护陛下性命无虞。”小皇帝下去迎他起来,笑得开怀:“朕名宋钰,字之问,只要我答应你的事,都会做到,你大可放心。不论是举手之劳还是倾尽全力。”

以此誓言为划,启锋芒,比肩共担敌。
2

在这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以下对话频频出现。
“这碗八珍面不能吃了。”

小皇帝夹到面的筷子已然快入口,一下没有停住手,说时迟那时快,被肖川啪地一声打掉了筷子。

“我其实是想不吃来着,这不是都到口边了么……”
“陛下要保重身体。”
“知道了知道了,你给我去做一碗,那你做的我总能吃了吧?”
“好。”

企图用这招堵住肖川口的小皇帝,不一会儿被肖川做好的鸡蛋面气得哑然失笑。
“行吧,鸡蛋也是荤菜。”
“……”

“西南方向有密探。”
“换宫里的香和窗,门窗钥匙重打。”

小皇帝一一执行,不问缘由,身旁的老太监狐疑地问:“陛下,这刺客……不是,侍卫说的话岂能全部听信?”

小皇帝大手一挥:“没事,他想自己杀我。”小皇帝正好顺手拿起一套新做好的腰带,肖川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用剑啪地打掉了腰带的尾端,掉落地上后渗出里面扣压的毒液。

小皇帝叹了口气,拍了拍肖川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为了杀我到底做了多少功课?这毒者也为医,你看看我这痘痘是不是能……”

肖川:陛下,劳烦您走开。
小皇帝:你说滚说得真是很委婉。

可是每当无论小皇帝去到哪儿,肖川都如影随形。
萝卜蹲坑,稳稳妥妥。
岁岁年年,日日如年。一晃三年。
花似昨日盛,明月露依稀。

小皇帝变成了真正独当一面的皇帝,朝堂上大臣们的争吵也愈演愈烈,奏折越批越少,朝臣的心也开始离散站队。
“清如,吃不吃八珍面?”

宋之问看着端上来的八珍面,想起来当年第一次因为夹得太快,入口没停住,被肖川打掉了筷子。
“一晃过去都三年了,你想不想回家?”
肖川颔首: 我没有家了。

皇帝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朕也没有家了啊。这江山,始终不是朕的家。朕和你说过吗?江南,是个好地方啊。

肖川皱着眉:你是不是又想听曲儿了。

皇帝无奈扶额: 清如,你这人太没意思,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不陪我去一趟江南么?有好吃的桂花糕,还有袅袅烟雾,烟雨蒙蒙,如画美人,画舫小曲儿,啊,快活似神仙。

肖川低头,用手抱着剑,头抵着剑鞘,一如初见的那晚,“可是陛下,朝中八方势力,暗涌之下谋权夺势……”
皇帝托着下巴,点头笑着说:我知道啊。

肖川看小皇帝的笑,看得愣了神。皇帝拍了拍手,“这不是有你吗?”小皇帝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所以江南,等解决后再去吧,反正我还年轻。”

小皇帝伸出两根手指,提起了肖川抿紧的嘴角,让它们心不甘情不愿地保持上扬。“你才是要多笑笑,下个月初五妹妹就风光大嫁了,户部侍郎的公子那叫一个温柔体贴……”

肖川想到这个,觉得似乎生活开始有了一点点盼头,光的方向虽然不一样,但是依旧是光。只要这风浪过去,自己也能卸甲归田,去温柔江南听曲儿入梦了吧。在皇帝的身后,看着宋之问的背影。肖川笑了。

记载:元嘉八年,诸王构陷,奸佞顿起,灾祸连年。面此形势,川欲归故里,隐玉阳山,自此不问世事。邀钰同行,遭拒。朝中市井言二人隔阂横生,间隙难弥。 到头来,书说万种悲戚皆为卦,空闻沥沥冷雨霜白发。

真正爆发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朝臣通敌,贩卖军机,体制崩坏,被贪官压榨百姓们的呼声再怎么高也被层层压下,权臣叛逃,边境遭敌寇侵袭,大将皆无人可用,肖川临危受命上了战场,却还是僵持不下,援军一再增派,宫中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终于第一战告捷,皇帝也终于毒侵入体。

肖川回来的那天,怒气冲冲直奔皇帝寝宫,遣散所有宫人,丢了剑鞘就开始对病卧在床的皇帝吼:
“宋之问你醒醒吧!你救不了这天下,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你看看这天下,哪还有什么太平盛世啊?我没答应帮你保护这江山,我只应承了保护你的性命!”
“跟我走吧,只要我一息尚存,只要,只要我剑仍在手中,我断不会让你堕入无边困境中!”




“我去封侯拜相,你去归隐山林,我护这一方黎民,也护着万千黎民里的你”
大学 小说
字数:2191 投稿日期:2020-2-7 2:50:03

推荐3星:[作文控]2020-2-7 22: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