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匪(肆)

征鸿过影 China
大厦和灯火同时死去的瞬间,他撕碎了仅剩不多的希望。

沈慎站在追悼会的门口,鼓起了几次勇气都无法说服自己走进去,拳头握紧又松开。走进去又怎么样?看杜洲难堪地扯出一个笑脸?还是默然地还礼前来送丧的好友,无论哪个,都让他心烦意乱。

他从裤袋里摸出一包烟,看街上人来人往,却看到朝他走来一个算命半仙:一副黑色墨镜挡住一双不太明亮的眼,头发油乱不堪,胡须不修边幅地耷拉至到脖间,风尘仆仆地着一身黑色长袍,肩上却挂着超凡脱俗赵半仙的斜腰带,打起来自己的广告毫无吝啬,浮夸的红色在一身黑中格外扎眼。

“先生,是刚送走一位朋友吗?”

沈慎哑然失笑,这明摆的事实再重复一遍,未免太像江湖骗子的伎俩。

“是啊,算一位朋友。”

“生死有命,活人无需再自扰。”

要不自扰,恐怕是只有死人才做得到。

沈慎想笑,但是出于尊重,依旧敷衍过去,“半仙说的对。”

沈慎点燃一支烟,企图用烟雾赶走这位半吊子的半仙。

“先生,您身上有一卦,是否要听老夫细说一番。”

终于开始江湖圈套了?

沈慎想到家里的气氛,实在是不想挪步,姑且就听一回当图一乐。

“别怕,让我看看你的手。”

沈慎不以为然地伸过去一只手,心里琢磨着这算命老头能掰扯出什么玩意儿,好听的就听听,不好听立刻走。

不想却被那老头一把抓住,老头眉头紧皱,“先生,恕我直言,你被梦魇缠身,每天不得安眠……皆因前世之怨,行路最为凶险。”

沈慎一愣,接而赶忙抽回手,微怒地掐灭烟头,“胡说八道!前世如何都与我无关!”

话音刚落,沈慎的另一只手的手心早被冷汗湿透。那老头说的梦魇一点没错,日日夜夜,他都为之所困,像一座无形又牢固的囚笼,让他不得脱身——

顿时心下一惊,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几乎站不稳。是夜,总会梦境中突来天雷阵阵,继而头痛欲裂。

然后光影闪过的碎片记忆,像随着天雷的声响,一下一下地,敲醒古老的钟,回荡着悠远清透的钟鸣,又似乎听见有谁在争论,听见少年在于风中声嘶力竭地喊自己的名字,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他无所适从。

“我的愿望是要盛世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要肃清朝野,将豺狼虎豹,心怀叵测者一律格杀。”

“沈慎,我求求你放过我。”

“沈慎!因为你,天下不再将倾!”

“沈慎啊沈慎,你又何必逞强?”

梦中看到有一男子在他面前跪拜,自己想去看清他的脸,却动身不得,眼看着自己说出那伤人的话,眼看他落寞离开。

“有些时候,会觉得你的傲骨于你而言是一种无由的迫害,让你不肯随我解甲归田,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哪怕去做耍大刀卖字画这种平民百姓的行当,也比在沙场上,徒留英名,落得他乡白头,马革裹尸的下场强得多。”

“我要你如利剑出鞘,惊雷碎空,于千万人中杀出一条血路,大破四方,归来时拥无上荣耀,金袍替铁甲,我等着你!”

“我恨不得永生永世再也不要遇到你,不再触碰你,不再因为你而生起与天下争锋,弃民碎甲的执念,我强迫自己,只是为了你可以不用再强迫自己,你到底明不明白?”

是梦魇,是每晚缠身躲在他床边的小鬼,悬在头顶上将落未落,让人心惊胆战的一把剑。

沈慎起身要走,把手往衣角擦了又擦,似乎再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伪装冷静的同时还不忘放狠话威胁那江湖骗子,“小心我叫警察把你这个江湖骗子抓起来,再把你的窝点都给端了!”

走出几步,沈慎听到那算命老头一边追来,一边高声喊道,“先生,真不想听吗?哪怕当听一个故事呢?”

“先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是前世已定,再无回头路啊!何不听听看呢?对现在也许有所帮助!”

沈慎猛地停步,再无回头路?

既然已定,有何可惧!

“我从不信轮回。”沈慎停下来,那算命老头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不信不代表没有,轮回……轮回虽难说清,但是……何妨一听?”

听到这里,沈慎眉头紧蹙,“好啊,那你不妨说说看。我倒要听听,你能编出来什么故事。”

算命老头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缓过气,捋了捋胡子,缓缓道,“先生此番凶险……这旧事重提,怨是因你而起。”

“观你前世回忆,你身为一国之君,却是昏庸无能,使小人得志,不日战争纷起,宫中无休止的争斗害你中深毒,进而染重疾。”

“你手下最忠心的武将为救你一命,擅离职守,远赴苗疆求药,中了敌国圈套,边防一退再退,百姓家破人亡,血流成河,城破。”

“那武将不得已投降弃刀,于城墙下羞愧自刎,却不悔也不怨。用累累白骨堆积换来的你的多活一日,真正凶险的,是那一日里结下的万民之怨啊。”
大学 小说
字数:1715 投稿日期:2020-1-1 17:43:56

推荐3星:[林落1175]2020-1-1 17:5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