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的月相(十四)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这个地方散发着某种诡异的气息,但我自从醒来之后,就默认接受了这种现实了。我像是在原始的石窟中摸索墙壁上的象形文字般,开始在周围搜寻萤。
我稍稍打开了门,透过门缝,寒冷像是饥渴的野兽一般想要夺门而入,随着寒风呼啸,我能听见他们的咆哮声。天地是冰冷的盛宴,为绝望者准备的冰冷盛宴,我想方设法在这虚无中果腹,却无从下手。
彷徨且束手无策。
我明明是追寻着萤子的步伐来到了这里,为什么留给我的只有这样的一派冰雪,甚至连萤子也不知所踪。我突然意识到再这样寻求答案没有任何作用,还是出去搜索一下萤子的踪迹吧。
检查确认身上带了钥匙之后,就踏出了房门,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还是用力地把门关上了。
我大概还没有仔细地审视过这个地方。随着目光在四处游离,所有东西都和我在房间里看到的别无二致。但随着我目光的偏移,我发现了个可怕的事实,这个村子的格局和我刚到这里所见到的不一样,我已经找不到我来的那一条路了,村子里的羊肠小道也和打结的毛线团一样错综复杂。这个地方散发着某种诡异的气息,但我自从醒来之后,就默认接受了这种现实了。我像是在原始的石窟中摸索墙壁上的象形文字般,开始在周围搜寻萤。
走动起来后,寒冷程度有所减弱,只是照明依旧存在一些问题,单凭着月光,在一些封闭的小巷子内很难移动。村庄里暂时还没有看见人,房子看起来都没有生气,说是没有人居住我也会相信。很难想象萤子在这种地方是如何生存的,空气潮湿得就像在海边一样,甚至比那更加严重。明明这一带四周环山,地处山脚,也不会经常下雨,地上看不出被雨水浸湿过的痕迹,但空气中的潮湿气息就是如此凝重。
此时此刻我产生了一个想法,若是我现在折返,看到萤子在家中,该会有多好啊。是啊,萤子应该只是出去办事了吧,毕竟分开了这么久,我对现在的她可是一点都不清楚。抱着这种心理,我快要放弃漫无目的地在村落里行走了,我想现在就奔走到萤子的家中确认情况。但她不在,那该如何呢,我应该在这个地方进行永无止境的搜索吗,我真的能够坚持那么久吗,如果找不到萤子,我又该怎么回去呢?
就在我没有思绪的时候,我朦胧地看见远处有一个人影,他似乎正在朝我移动。直到她走到十字路口的月光下时,我才看清楚她:齐肩的长发和看起来象征着古板与刻薄的五官,穿着像是睡衣一样的淡红色连衣裙。她大概是这里的村民吧,很难想象在这样寒冷的冬月,她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独自一人出来。
我也慢慢地朝她走去,直到我也现身在月光下。
在我快要张口之际,想要询问一下她在做什么,但她突然面露一副悲伤的表情,转而是湿润的眼眶,像珍珠串一样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其实,我有些惊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随着我的沉默,她的簌然泣下变成了嚎啕大哭,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情绪正在流露出来,我两脚像是被粘住了一样,还是愣愣地站着。
努力地控制着牵动嘴角的丝线,艰难地发出了声音,可她的声音快我一步,瞬间占据了我的大脑。
“帮……帮我吧……我找……找不到……我的……”她的话音伴着断断续续的啜泣声,纯净而又苍白。
我想要上去擦掉她的眼泪,大概是看不下去着一副令人悲伤的场景,任何人见到这样一个少女在冬夜里哭泣,都会怜香惜玉起来吧,但我内心中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克制着我去那么做。我经过一番强烈的心理斗争后,还是作罢。
“帮帮我吧,我找不到……我心爱的小鸟了。”她似乎也在极力克制自己,终于她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我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她的祈求。
我故作镇定地问到:“你丢的是什么样的小鸟呢……如果它飞走了我也帮不到你……”
“不是那种鸟,是……是一个木头雕的鸟,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去了……大概是我白天的时候丢到的……”看着她的眼睛,又湿润了起来,看来又要落泪了。
“那可是我爸爸请人为我定制的木头小鸟,是……是我的生日礼物……要……要是……”话说到这里,已经失声了,又开始落泪了,将这次哭泣比喻成雪崩也毫不夸张,她像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般,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
我一点都不在乎她的哭声是否会吵醒周围的人,这个村子有没有人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在这茫茫然不知有多久的搜寻后,我依旧没有找到萤子,我对其他的什么意见不在乎了。寒冷、无法原路返回,我都可以忽视,此时此刻我只想帮助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光景的少女。
“木头做的小鸟……对这个东西我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可能有所眉目,我会尽力帮你找的。”最后那句是我说完前面的话、间隔着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补上的。
我看着少女的脸,写满了愁苦,眼泪还没有完全干掉,但还有有一些隐约的泪痕,我看她还没有出声,我悄悄走上前去,但也不敢太靠近,所以我只能是远远地弯着腰,拂去了她的眼泪,单单是这样做,我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我的右手顺势撇开了少女因为眼泪而粘在两旁的头发,她从头到尾只是一副悲伤的表情,在我触碰到她头发的时候,她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惶恐,一瞬间就消失了,还是那样静静地站在原位。我也因此松了口气,怕她把我当作变态然后逃跑呢……
这一系列的动作足足花费了一分钟,少女的神态也慢慢舒展了开来,露出了一抹夹杂着某种怨毒的苦笑,在那种淡淡的月光下,很难看出的那种苦笑,但是我看到了,不仅如此,我还看到了她的某些仇恨般的情绪,但我对此还不能作完全肯定,大概她自己也没有在意吧,但往往没有在意的表情不就是最真实的反应吗?
突然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似乎又要开始哭了。她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想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最后她成功了,抬头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看似胜利的笑容,那也是一种苦笑。
我也只是笑着回应她罢了,可在下一瞬间的事情,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她向前迈了一小步,随后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袖口,低着头,沉默还是沉默,在这个时候,只有月光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走吧,带我去你家。”她的声音变了,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这次是一种极为冷峻又锋利的声音,低沉地快要沉入湖底,深邃又渺茫,融化在了月色里。
有些事情,还是等她冷静下来再问吧,与其在这里说清楚,不如进屋烤起暖炉来得好……看她这个样子,快要冻坏了吧……
我当然不会对这个感到奇怪,只是顺势带着她,原路返回了。
大学 小说
字数:2389 投稿日期:2020-1-12 23:39:33

推荐3星:[CUVA]2020-1-13 12: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