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消散的阴霾(二十)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嗳,你说,爱一个人……是不是……要永远和他在一起呢?”她双手撑在椅子的两边,把目光温柔地投向了我。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才缓缓松开了她。
  她的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刚开始的疑惑与哀愁,都被暂时埋藏了起来。说实话,我不知道接下来面对她,该怎么做,该做些什么,明明是那样一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她,为什么在我眼前的,却像虚无缥缈的烟尘,感觉随时都会消散般。
  我依然凝视着她的双眼,她也回报我以同样的眼神,这让我有一些不知所措了。
  “说一些你的事情吧。”我突然开口,想要打破这一沉闷的气氛,稍稍露出了一些笑容。
  沉默又是沉默,外面的雾气又加重了,透过白日光也只能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气氛,她脸上的笑也淡了下来,我担心地望向她,眼神里带着惭愧与怜悯。
  “哈……本来想就这么瞒过去的,没想到还是不行。”她脸上露出了自嘲似的笑。“嗳,你应该不会把我交给那些大人吧。”她眼里带着哀求,又轻描淡写般用几乎体会不到重量的语气说了出来。
  我努力克制内心的困惑与悲痛,开口说道:“我是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可每说一个字,心就像是被扯掉了一部分,呼吸都让我疼痛难忍。
  “也是,明明我们才刚刚认识呢。你没有理由那样做,就算你把我出卖了,现在的我也丝毫没有怨言。”女孩用手攥成拳头,用力地抵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次轮到我沉默了,滴答的水声传来,好像是在厨房里面。
  “我呢……”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淡淡地说道:“被人深深地伤害了呢。”
  “我明白。”我快速地回应了她,脸上表现出十分镇定的表情。
  她停了停顿,突然笑了出来。我猛地抬起头,望向她的脸,我明白我的意识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嗳,你说,爱一个人……是不是……要永远和他在一起呢?”她双手撑在椅子的两边,把目光温柔地投向了我。
  “我不知道,但是我会选择去努力和爱的人在一起。”我稍加思索后回答了她,她却摇了摇头。
  “那么……就算是他已经死了呢?你也会那样待在他的身边吗?”少女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
  “死掉的人,已经不可能作为有灵魂的人陪伴在身边了吧。”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样的陪伴,是毫无意义的。”
  “是吗……毫无意义的吗。”少女喃喃地说道。
  “其实我一直以为,能够和爸爸妈妈永远这样生活下去。可是……他们都已经死了。”少女用无比哀伤的语气说道,我一瞬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知道,心爱的人的死,是令人崩溃与绝望的,可为什么有人会想去做这种事情,让我和我爱的人永远地分离,自己却不停地想着和永远无法再次见到的人团聚?为什么……为什么……”少女平静地说出了这些,眼睛里却闪着一丝泪花。
  为了自己的愿望而牺牲他人,这种愿望就算实现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为什么有人会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我不明白,可我现在是那么的无能,根本没有办法去安慰眼前的女孩。
  “我呢,我想永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可一想到死亡,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心脏就止不住地疼痛,身体也止不住地发颤。我是那么害怕死亡,对于这样的我,你会不会觉得十分的卑鄙与狡猾呢。”少女的话像是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我想要张口回应,可她接着又说:“血……到处都是血……爸爸送给我的礼物……那个木质小鸟和爸爸妈妈一并倒在了那一大滩血里,我真的好害怕……你会不会觉得没有去捡起那只小鸟的我十分怯懦呢……”她又轻轻地笑了,自嘲般地:“可那些人并没有因此作罢,继续对着他们的尸体进行更进一步的杀害与摧残,那个时候的我,精神所承受的已经到达极限了,他们却没有杀害我,而是把我带走了,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活下来,可是我错了。”
  外面本来就不是很强日光已经彻底被云朵遮蔽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完全全的水雾,看起来似乎快要下雨了。
  “他们并没有好好对待我,只是不停地伤害我,用锋利的器具在我身上留下血肉模糊的痕迹,还说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什么‘救赎‘,什么‘复生’,是那么不着边际。在那里生活了几天,已经快被折磨致死了,于是我就趁着昨天的夜色,加上他们的疏忽,偷偷跑了出来,本来是想直接自寻短见的,谁叫我在那里遇见了你呢。”她说着说着又笑了,这个笑,是不同于之前。
  我从头到尾都怔怔地看着她,她说出来的话,就像无法理解的恶魔故事,我并不能完完全全接受,接受这样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了。
  似乎有些东西冥冥之中已经串联起来了,我必须去弄清楚这一切,我好像天生就具备了理解这些困难词句的能力,在她说完这些话后,我也发自内心地想要帮助她。在这样的一个奇怪的地方,遇见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女孩,这样一个浑身被怪事缠身的女孩。我的思考方式也不由自主地变得奇怪起来。
  “我感觉,我好像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不止是爸爸妈妈,不止是那个我珍爱的木质玩具,我总觉得,我把什么东西落下了,那究竟是什么呢?我一直找不到答案,但问题却越来越困扰着我,可自从见到你之后,这种感觉就渐渐变弱了,可我依然被某种空虚的感觉所支配着……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她含含糊糊地说道,我从她的语言里读出了某些超现实意义的东西,可我现在的大脑太过疲倦,已经很难加工出他原本的样貌。我依然望着她,有些出神。
  她忘了什么,遗漏了什么,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们只不过是昨天刚刚认识的人罢了,可这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为何如此地令人感到熟悉,就算是用我仅存的意识,我也能够理解那些话语中绝大部分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叫什么名字呢?”
  鬼使神差般地,我问了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理由,可接下来的她的回答,却如洪水猛兽般冲垮了我心理最后的一道防线。
  “啊……这么久了还没有告诉你我叫什么呢…·嘻嘻,我的名字是萤,就是‘萤火虫’的‘萤’哦……”她笑嘻嘻地回答我,我整个人像是古希腊雕刻家手下惨白的雕像一般,静滞在了那里。
  “嗳……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望着我瞪大的双眼,她说道。
  “你能不能,帮我一起找回我失去的那些东西呢?”
  一阵风飘过,吹散了阴翳,雾气也已经差不多被日光蒸发殆尽,阳光像轻纱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了我前方的餐桌上,还有女孩的左半边脸上,我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像是失声一般。
  
大学 小说
字数:2366 投稿日期:2020-4-2 4:11:16

推荐3星:[闪烁的流萤]2020-4-2 8: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