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去看海子

牛筋(垦利第一中学高一二班)
哪怕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小,也别让精神的花朵在春天枯萎;哪怕人类的精神越来越狭窄,也别忘记去尊贵骄傲地呼吸。
        春天去看海子
              未名  
  那一春无论生,或者死/值得你这样看花,值得/你这样忧伤地坐到天亮,让我莫名其妙的泪水/到了你的清早和它的麦尖/你这样忧伤地梦见马和德令哈/这些你一生的债/将还吗?
                     ----《给海子》
  我曾无数次想起那样一个上午——大概是1989年3月26日的上午——春光明媚的上午,还是你的生日。孤单的你是怎样一个人地走向,那山海关的铁路。又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躺在上面,怀抱一本《圣经》,仰面朝天。
   呼啸的火车驶过,年轻的躯体飞起,落下,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作为物理意义上的生命也至此终结。
 一颗彗星的陨落给人以震撼,而海子的生命似乎就像一颗彗星,他的一生似乎就只是为了发光,他将本以短暂的生命浓缩了,只为在一瞬间,展现生命的全部辉煌。而海子选择卧轨,我们选择在一个春日的午后,默默捧起海子的诗集,为海子遥送祝福,或许都是为了,为生命选择崇高。
  正如兰波所写:“生活在别处。”正如古龙所写:“孤独是给崇高者唯一的礼物。”对于攀登生命极限的海子来说,芸芸众生的生活也莫不是“在别处”吗?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哪怕为之付出生命也不退不辞。“你说你很孤独/像很久以前/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的那种孤独。”选择崇高,也必不可少地选择了孤独。正如一个登山者,踏过一个个的石阶,穿过一片片丛林,涉过一条条或宽或窄,或深或浅的溪流,一个个登山者都被甩在身后,可当在山顶峰止住,发觉茫茫之间已无路可走,四野之下,寂寥无人。这便是崇高者难言的寂寞与苍凉。而当海子写下“我已走到人类的尽头时,他的寂寞,又有谁来才分担?
  也许我们不必这样去用生命祭奠崇高,但我们至少也要,一遍遍去体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篇。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这种”山高我为峰“的霸气。哪怕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小,也别让精神的花朵在春天枯萎;哪怕人类的精神越来越狭窄,也别忘记去尊贵骄傲地呼吸。
  今夜,愤怒和荒凉都收拢了起来/就如坐在这里,旁边的霜和铁一样的孤独/这样拢来做你的诗/这些歌或诗的人们从你的门前走过/统统的,在那个安静的村庄中了伤寒/剩下的这些,给谁?/给中国,给大气的青海湖和从此悲情的查海湾?/给它,每一天都/从泥土长到庄稼的叶尖/默不作声地偿还。
  春天去看海子,于是一路花香醉人。
[高中1年级] 字数:926 投稿日期:2014-3-26 22:27:00

推荐3星:[负重的生命]2014-3-26 22:4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