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

裴如初 地球,你知道的
也许,洪川与青觞的诀别只是因为深藏眷恋。也许,洪川对青觞的爱才算得上是至高无上。
  有些人自打出生开始便是悲惨的命。比如我。
  我常常这么想。出生那年,是旱灾。邻里忙着避难,无暇顾及我们母子。尸横遍野,母亲胯下的血浸染了我娇嫩的身躯。我无知地哭着,直到声音嘶哑,失去知觉。
  这些是后来师父告诉我的。
  师父是个女子。当年她走过此地,原本只是为了一次历练。却听见这四野还有婴孩的哭声,寻思着做件善事,便将我带了回去。
  渐渐地,我长大了。到了弱冠的年龄。那天师父为我行冠礼,天上突然劈下一道雷,正中我的头顶。精神恍惚间,却听见师父的怒喝:“青觞!不是让你不要出来吗?”
  随着一阵子的养伤,我认识了房中常来的那个姑娘。听说我是因为她才在这儿躺着的。不过我很庆幸,因为青觞是一个可爱又活泼的姑娘。本身我命便不好,遭雷劈乃家常便饭。可这次我却结识了青觞,实为人生一大幸事。
  “川哥哥,我来了!你伤好些了吗?”青觞终于来了,我等她等了好久好久。
  “嗯。今日起身不觉得痛了。这多亏了觞妹妹的照顾啊!”见到她来,我的心中仿佛花开,语气不知觉放柔放缓。
  “哪有!说来惭愧,哥哥现在这样还是我造成的。”
  看着眼前满脸愧疚的青觞,我只想将她拥入怀中,说哥哥没事,我并不为这次劫难感到痛苦,相反,我认识了你,感到很快乐。
  但我不能。
  青觞还只是个孩子。
  翌日,师父见我的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便叫我去练功。想着有些日子没练御剑了,我双指并拢,念诀起剑。剑载着我上升到空中,在我的指挥下肆意飞行。我想,也许没有那一刻比现在更加自由了。
  放眼望去,这镜海山的景色一览无余。连绵的青山,墨绿色的林子点缀着它的腰身。白云悠悠,几只早起的燕子飞过柳树间。四处响着叽叽喳喳的声音。我的心神被这美景牵绊着,与这四野特有的声音回响着,有一种别样的惬意。
  “看,你师兄厉害吗?”不远处响起师父的声音,微微带着些自豪。
  “嗯!川哥哥超厉害的!”兴奋、激动、夹杂着些许崇拜。这活泼灵巧的人儿啊,她也过来了呢。
  我转身,却听见青觞的惊呼:“鹰飞过来了!”
  故而,有一个娇小的身躯扑到我的身上。我没有站稳,和青觞一同跌落下去。
  失足的一刹那,我向师父那儿看去,却听见耳中的传音:“她我就交给你了。”
  继而跌入湖中。
  怀中娇小的人儿不懂得憋气,泡泡一个个的往外冒。我担心她的安危,不顾一切地将唇印了上去。口中的气渡完后,我只能屏息。传唤来剑,我抱着她飞出湖面。
  
  目的达成。我心中暗暗窃喜。师兄的怀抱好温暖。我不敢睁开眼看他,生怕自己露了馅。
  昨日回房后,娘便问我是不是喜欢川师兄。我有点惊慌,脸在娘的注视下不争气地一点一点变红。娘却没说什么,只是把我搂进她的怀里。片刻后,她与我讲,川师兄此生多难,需要一个人帮他克一克。如果我愿意,那就随我去吧。
  我看着娘的侧脸,一滴泪水悄无声息地顺着她的脸滑下。娘,你是不想我想你一样,为当初你没待在爹身边而后悔是吗。
  师兄待我很温柔。不过依照他的性子,很少见到他令人烦躁的一面。也许他对我的好只是出于习惯呢?但即便如此,我也会去争取。我暗暗下定决心。
  师兄把我放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睁开了眼睛。
  我看见师兄略显慌乱的眼神。
  师兄说:“觞妹妹,你醒了?”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一下一下拂乱了我的心。心开始毫无预兆地猛跳起来。
  他又说:“你很烫,我去给你拿条毛巾擦擦。”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想今儿必须把事情给说了。
  所以当他回来的时候,我捉住了他的手。
  “师兄,我喜欢你。”
  我看见师兄的眉微微皱了一下。
  “你还发着热呢。我就当你这句是胡话好了。”
  “可是,川哥哥,我……”
  洪川突然俯下身来,与我贴得很近。胸口好像揣了只兔子,不停地跳。
  最终我也没等到那个吻落下来。在灼热的温度中,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回忆起今天,心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因为当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师兄眼里那团火亮了又灭,灭了又亮。最终在我闭上眼的前一刻再次熄灭。
  我也没有听到他说,青觞,我们不能在一起。
  
  洪川的手温柔地缕着青觞的碎发。他是爱着青觞的。但是,当他无意中听到其他师兄弟说自己此生多难,身边若有其他亲密的人会致其陷入劫难,他便立马决定不将青觞牵扯进来。可这倔强的丫头啊。他叹了一口气。同门多年,他早知道中有很多师兄弟爱慕她,也对师兄弟们对自己的陷害心知肚明。他并不急,他等着青觞,即使到最后自己也做不了她的枕边人,做个可以保护她的哥哥也好。
  可造化弄人。纵然他们唇齿缠绵,还是躲不过天生的多劫多难。
  洪川叫了其他师兄弟来照顾青觞。看着那些人满脸狐疑却又暗藏欣喜,他的心中再次涌起苦涩。
  大抵是这辈子都无法与心爱的人看这景了。
  山峰间云雾缭绕,一条瀑布飞泻而下。美得壮阔。这儿是师父告诉他的一个好地方。因为她再次设了结界,外物无法干扰内部。即使洪川天生多难,在这儿,苍天倒也奈何不了他。
  但师父很少来。于是这便成了他的秘密之地。
  山水如画,美人更甚。水帘中突然窜出一个娇小的人儿。洪川定睛一瞧,是青觞那丫头。
  他心头一紧,御剑飞上去抱住了她。
  “我听娘说你在这儿……”
  一撞上洪川严厉的眼神,青觞吓得话都不敢说下去。
  “我该奈你何……”
  话毕,洪川用手轻点她的眉心,鼻梁,再到嘴唇。
  触碰到那柔软,他竟没有任何思索地吻了过去。
  于是天地静寂时,还有那对璧人在忘我缠绵。
  
  多年以后,青觞问洪川,你为何要将那儿称为忘川。
  洪川搂着青觞的肩,目光深邃。起初因为景美,忘天地,忘我,便是忘川了。
  后来发现啊,纵使我忘了我,你也会记得我呢。
  
  也许,洪川与青觞的诀别只是因为深藏眷恋。
  也许,洪川对青觞的爱才算得上是至高无上。
  洪川说,
  此生多难,不愿多连累一人。
  青觞说,
  此生遇你,定相伴终生。
  
  忘川璧人,天我合一。

  
初中2年级 专辑:自由者作文俱乐部
字数:2236 投稿日期:2019-8-1 17:26:57

推荐3星:[CUVA]2019-8-1 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