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有猛虎

裴如初 地球,你知道的
良久,许晗红着脸说:“也许我从来都没和你讲过。”“什么?”“我喜欢你。”
  “听闻九州有猛虎?”许晗右手执酒杯,凑到说书人前头问。
  “那是。猛虎上山下水皆可,无人可及。方圆一百里,无人居住也。”说罢,说书人一合手中的扇子,“今日就说到这里了。”
  “诶,先生,别走呀!”许晗慌忙喊来小二把账结了,跟着说书人走。
  “你这毛头小子,跟着我作甚?”说书人急着赶路,想甩掉许晗。
  许晗神秘兮兮地揽着说书人的肩:“其实我是专程去九州除虎的,可劳烦……哎呦!”
  “当我不知道你?!”说书先生用扇柄敲了一下许晗搭在他肩上的手,“每天到处吃喝玩乐。去九州除虎?我看是去给虎投食还差不多!”
  说书人说罢,快走几步,施展轻功走了。
  许晗:“哪有你这样看扁人的!”
  这下就麻烦了,没有天启地图,他去哪儿找九州的路?这民间唯一一本天启地图就在说书人手里,难不成去找皇族?
  许晗苦恼着,他可是最不愿意看到皇族了。
  他正垂头丧气地在街上瞎晃悠,后面突然有马蹄声“达达”地响起,等到他反应过来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像是下意识般,他抬起手挡在身前。
  “吁——”一声低沉的男声喝住了马。许晗抬头一瞧,此人风骚地着一袭红衣,银色抹额飘得老高……诶?我在马下?他一惊,脚尖轻点地面,弹开三尺远。
  “公子好身手啊。”马上的人勾唇说道。
  “哪里哪里。”许晗还真当这人在夸自己,笑了笑顺便作了个揖。
  周围的百姓渐渐变多了,围着他们窃窃私语起来。
  “这不是八皇子赵清吗?”
  “那个传说中的断袖八皇子?”
  “这会儿许晗惨咯。”
  “我看不见得,八皇子在这儿挺这么久,八成是看上许晗了。”
  ……
  许晗从身后掏出一柄扇子打了个哈哈:“公子想必是有要事,许某先走一步了。”
  看着眼前的男子慌乱离场的样子,赵清倒也不急着出城了。这人怎么这么有趣呢,见到皇族也不行礼……他骑马离开闹市,回到了皇宫附近。
  而此刻许晗心里却在想:老天爷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又遇到皇族了啊!
  且说许晗儿时在宫中长大,虽然父亲不是皇族但也是皇帝身边的重臣,于是就天天碰到皇族。活在宫中,天天都要行礼。一会儿,“大皇子好。”又一会儿,“许晗给贵妃请安。”再过一会儿,“皇后娘娘,三皇子安好。”小小的许晗心中万分无奈,直到他十五岁那年,父亲被人污蔑,含冤而死,他才出了宫。替父亲报了仇后,他就在民间潇洒了。
  但十七八岁的少年心中怎能无宏图大志呢?他自小就在宫中听先生讲过九州,并对九州充满向往,也听人说起过去九州的必要地图——天启地图在皇宫的藏书阁内。凭他与皇族的关系,按理说他是可以借到的,但,如你所见,许晗最不愿意见的就是皇族,他讨厌皇族的做派。
  怎么办,怎么办?许晗在客栈窗边转来转去。
  “你是不是想去九州。”
  突然响起的男声把许晗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窗边坐着早上见过的八皇子,正笑眯眯地看着他,手中拿着他做梦都想要的天启地图。
  “对啊。”许晗狐疑地看着赵清,这人倒是一点皇族的样子都没有。
  “我也打算去那。一起吗?”
  许晗更加迷惑了,这人自称“我”?要我和他一起去九州?我会不会死在哪个没人的旮旯里?……
  像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一般,赵清跳下窗走进房间里来,慢慢靠近许晗,只是他的眼睛:“我不骗你。”
  “你不骗我?”许晗转了转眼珠,向后退了一大步,“那我凭什么信你?”
  赵清眼里似乎有些失望:“凭什么信我啊?”随后扣起左手中指与大拇指,右手拿着天启地图,对着念了些许晗听不懂的语言。
  “你……”许晗瞪大了眼。
  “进去吧。”赵清很自然地牵过许晗的手,走进了适才召唤出来的漩涡。
  
  “这是……哪儿?”许晗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场景,惊讶地到处望。
  “九州。”赵清偷偷捏了捏许晗的手。少年手指骨节分明,没想到捏起来还软软的。
  许晗闻言更加感到惊奇:“难道九州……”
  赵清用手刮了下他的鼻子,叹了口气:“你别和我讲你还不知道九州不在现实世界。”
  “那还在史书上记载。”许晗直接无视了赵清的亲密举动。这让他有些暗暗欣喜。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请问二位是来除虎的吗?”一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上前问道。
  “是的。敢问兄台……”许晗接过话却被男子的眼神打断。
  赵清拉住许晗的手腕,将他往自己身后一拽。
  “小心。”
  “公子好眼力……呵,九州其实根本没有猛虎。”男子转过身,“有的只不过是我这个人罢了……我叫周猛虎,幸会。”男子作势伸出一只手来。
  但见那手上黑雾缭绕,越来越多,弥漫在周猛虎的周围。有些黑雾蔓延到赵清身边,却在触碰到红袍的时候退了回去。
  “九裳袍?”周猛虎瞳孔一缩,“是你!”
  “是我又如何?”赵清此时收敛了平时放荡不羁的纨绔模样,看着周猛虎。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后面那个……”
  “许晗。”
  许晗发现自己在看到黑雾的那一瞬,无数记忆涌了上来。什么他和赵清卿卿我我的画面,二人一起游历四州的画面,被周猛虎偷袭成功然后被抹掉记忆丢到人间的画面……都一一浮现。估计赵清也差不多。原来他们是清除四州猛兽的神仙,天庭上派下来的神仙。
  “周猛虎,显形吧。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赵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柄剑,将其收在身后,平静地对该男子说。
  周猛虎咆哮一声显了原形——一只纯黑的老虎,牙齿白得有点不搭调。许晗饶有兴致地想着,看着赵清的身影忽上忽下,剑光凌冽地直逼猛虎命脉。一个时辰后,双方还在僵持着,不过老虎的牙齿边有了大量血渍,赵清只是衣冠有些不整罢了。
  许晗展开扇子,用食指在空中画了个圈,扇子飞快地向老虎那边移动,刹那间似有刀光剑影。随后他收回扇子。扇子一合,老虎应声倒下。
  赵清也不生气,凑到猛虎身边,掏出一个大袋子,三两下把它一装,将袋子变小后再放回袖中。
  “赵清。”
  “嗯?”
  许晗的耳尖有些泛红,他上前搂住了赵清,把唇贴了上去。
  赵清顺势搂紧了许晗,加深了这个吻。
  良久,许晗红着脸说:“也许我从来都没和你讲过。”
  “什么?”
  “我喜欢你。”
  
  九州除虎可能算是他俩打开心扉的一扇大门。此后,许晗和赵清游历这世间万景,更加幸福。
  因为不再会有人来干扰他们了。
  
  九州有猛虎,而我心里有你。
  
初中2年级 专辑:自由者作文俱乐部
字数:2348 投稿日期:2019-8-1 17:30:00

推荐3星:[安德]2019-8-3 17: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