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人间录人偶伯爵篇五

夏目铃
小铃想说自己搞了个乌龙,本来洛斯伯爵篇这个篇章名字其实是人偶伯爵篇的,结果因为小铃疏忽一直没发现(小铃更喜欢叫人偶伯爵篇),现在改正名字,但内容没变动,还是这个故事~
  米迩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一身冷汗。
  他起身拉开窗帘看外面,发现天蒙蒙亮,向来阴沉沉的暗夜古堡像梦境一样被雾气包围,似真似假,一切像与世隔绝。
  “怎么会有那么怪诞而离奇的梦?”,米迩半垂下眸,觉得再没有比梦中所见更为可怕的事了。
  深居简出、古怪寡言却杰出优秀的洛斯伯爵,怎么会像恶魔一样杀人制作人偶,这不是一大笑话吗!?
  米迩沉默着:幸好这一切都只是个虚无荒诞的梦,如果暗夜古堡有这样一个惊天恐怖的秘密,如果……如果那书房有一个这样诡异嗜血的秘密,那简直是潘多拉魔盒,触者受咒,性命难保。
  实话说,米迩对洛斯伯爵向来保持一颗敬重爱戴的心,对其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又对其神秘古怪有所顾忌,这种复杂的情感让表面稳重能干的米迩无比乐意侍奉伯爵,却始终和伯爵有着一定距离,他私下猜测可能这是因为人的内心深处生来就对未知的东西有着恐惧。
  洛斯伯爵书房的秘密,莉莉齐的失踪,暗夜古堡午夜出现的少女,处处透着古怪反常却似乎平凡的日常,一旦被用来加工想象后,足以造成米迩的疑惑、猜测和不安。
  不安?是的!不安!
  米迩意识到内心的不安让自己的胸膛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加速,他忽然想起来他似乎每次醒来后心脏都跳得较快,而这次尤其之快让他才意识过来。
  他生病了?不会啊,他身体一直都很好,也没有生病或发烧,再者最近也没有过度劳累啊。
  也不对,他每到午夜就犯困,这个和自己的心跳反常之处会不会有联系?
  米迩左思右想,决定最近找个时间请教一下古堡的私人医生威廉。
  “米迩先生!米迩先生!”
  一个女声伴随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米迩有些诧异,但还是穿戴好衣服开了门。
  “米迩先生,艾娜姐姐突然发疯了,拿刀袭击了伯爵大人!”
  门外站着的是女佣玛丽,米迩想起来艾娜就是昨天那个胖女佣。
  “怎么回事?”
  大清早的就发生这种事情?
  “米迩先生,伯爵大人要处置艾娜姐姐,可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女佣玛丽急得差点哭出来:“您在伯爵大人面前说得上话,快帮帮艾丽姐姐吧。”
  艾娜姐姐虽然很话叨,但是平时人一直很好,对她也挺好的,所以她不相信艾娜姐姐会无缘无故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意图谋害伯爵大人,这可是死罪啊,伯爵大人是有权立刻处死身为女佣的艾娜姐姐的。
  女仆玛丽脸色苍白,带着米迩急急忙忙往大厅里赶。
  米迩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在后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是很清楚,米迩先生。”,女仆玛丽道:“艾娜姐姐昨晚不知道上哪去了,回来的时候一直说自己不想死,是恶魔骗了所有人。”
  “然后她刚刚去找伯爵大人,我觉得奇怪就跟着她……”
  玛丽的话很急,因为走得飞快,说话有些喘。
  “别急,我去看看情况。”
  米迩禁不住皱眉,跟着玛丽来到大厅。
  “伯爵大人,”,米迩看氛围沉重,赶紧站到洛斯伯爵面前恭敬道:“是属下的失误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说完给了周围的人几个眼神,挥手让人将女佣艾娜带下去。
  “不!我不想像莉莉齐一样,他是个恶魔,他藏了恶魔的秘密!”
  女佣艾娜瘫在地上嘶声力竭,像疯了一样看向米迩忽然诡异笑了。
  “你也一样,知道秘密恶魔不会放过你的,恶魔会亲手杀了你,囚禁你的灵魂!”
  “你要杀了恶魔,结束这一切噩梦,否则……”
  “带下去!”,米迩不敢让艾娜继续触怒洛斯伯爵,见洛斯伯爵还没开口处置,赶紧让其他人出去。
  洛斯伯爵全程静静地看着米迩的每一个表情,不说话,血红色的眼睛带着冷厉。
  洛斯伯爵不开口,米迩也不好妄自猜测说些什么,毕竟洛斯伯爵对暗夜古堡的每个人有一切处置权,他就算要帮艾娜说几句话也得小心考虑是否会触怒到洛斯伯爵。
  “是我太宽容了吗……”,洛斯伯爵抬了抬眼皮,看向米迩,眼里幽深阴冷。
  他拍了拍身上根本没有的灰,理了理衣服坐了下来。
  米迩只能收拾着周围的残局回道:“伯爵大人,艾娜可能是忽然神志不清了,您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那么,你呢?”
  洛斯伯爵居高临下地看着蹲着擦拭洒在地上咖啡的米迩,丝毫没有刚被袭击的狼狈,冷静而淡然地打量米迩。
  米迩的心咯噔了下,手一顿,忙疑惑道:“伯爵大人,你的意思是?”
  “米迩,你知道的。”
  洛斯伯爵的眼睛如危险的毒雾,致命而让人摸不透。
  空气里凝着种沉重的气息,米迩微不可察地看向洛斯伯爵从未在人前摘下的黑色手套,摇了摇头:“不,我并不明白伯爵大人的意思,还望您明示。”
  其实心里估计是昨晚自己午夜后跑出来的事,但知道也最好装作不知道。
  洛斯伯爵也不说话,只是微微扬起嘴角,是一个很冷的幅度。
  生平第一次看见洛斯伯爵笑,虽然米迩和罗斯伯爵接触的时间不多,但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是的,明明极致好看的笑容,却让他明显感受到了警告和威严,最主要的是这让他想起了女管家曾经阴恻恻警告众人——
  在这座古堡里,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
  米迩收拾完站起来,老实交代道:“伯爵大人,作为您的仆人,有件事我觉得需要向您禀报。”
  “昨晚午夜有一个少女闯入古堡,出于对您的担心,我违背您的禁令出来了。”
  “之后撞见了卡雅婆婆,她说您可以找她。”
  说完这些话,米迩看洛斯伯爵的态度。
  洛斯伯爵沉着脸,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米迩给的并不是能让他满意的话。
  在洛斯伯爵面前卖弄小聪明时极其愚蠢的行为,米迩很清楚洛斯伯爵精于心理,他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足以把人看穿。
  “就是这些了。”
  米迩不敢说谎,但也不会多说。以以往经验来看,在洛斯伯爵面前永远说多错多,而且表现出知道得多反而能让洛斯伯爵感到不悦。
  总之,他没有说谎就行,最多没有说昨晚少女的警告和梦里所见的坏事罢了。
  嗯,没什么大毛病。
  米迩小心翼翼地看着洛斯伯爵,看见他血红色的眼睛冷得似乎冒着寒气,阴沉冰冷。
  眼前的洛斯伯爵依然沉默,不怒而威,但又矛盾地怡然绅士,黑色的着装让他将他与四周的阴影完美融合,一种古典黑暗的风格让人不觉凉意。
  洛斯伯爵将指尖反复叩着握在身边的手杖,气息低沉,许久才像想起了米迩的存在,幽幽道:“你知道蓝胡子的故事吗?”
  蓝胡子?
  米迩终于等到了洛斯伯爵的问话,但他对这个开头有点意料不到。
  蓝胡子的故事,知道是知道,但和今天的话题有关吗?
  莫非!?
  米迩猛然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洛斯伯爵,心理不知为何暗暗心惊。
  蓝胡子的故事是一个童话故事,讲的是一个妻子因为好奇心打开丈夫蓝胡子一直告诫不能打开的房间发现里面丈夫杀害历任前妻的罪行,最后赶在蓝胡子杀自己前反杀的故事。
  故事的结局是妻子顺利活下来继承蓝胡子的无比丰厚的遗产,似乎还算可以。
  但其实那是一个黑暗童话,出轨的妻子厌恶貌丑矮小的丈夫蓝胡子,在偶然打开蓝胡子再三告诫不能打开的房间后与里面被封印的恶魔做了交易,然后蓝胡子永远地消失了。
  至于那个恶魔,不过是故意为之,区区一个人类怎么封印得了他,不过是他明白人骨子里对唾手可得的“真相”有着致命的求知欲,越不让接近却近在咫尺的“真相”越足以让他们犯戒,人的骨子里多的是原罪罢了。
  所以,他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静等收网,当妻子开门的那一刹那,他知道对于一个一无所有却与他交易的流浪汉将对自己临时的反悔和算计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门开的瞬间,门外的光线透了进来,空荡荡的房间有了一丝温暖。
  恶魔站了起来温和地笑,像再礼貌和善不过的绅士看着蓝胡子的妻子走来,觉得十分有趣。
  呵,他要准备和下一个人类交易收割她的灵魂了。
[大学2年级] 字数:2872 投稿日期:2018-12-30 16:58:13

推荐3星:[亦笑清云]2018-12-30 20: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