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月的色彩

金陵荷婷
时光,是个怎样的东西呢?(二度修改)
  月,撒下光辉,如绸如棉,似也似也。
  那年中秋,雨,仍芥蒂我心,而,月之光,日光之反射,是为假象,其本,如空如虚,寒人心,亦如剔人骨,可悲可叹。
  薄帘半遮,月光映地,拂手,没有一丝热度,虚无缥缈。淡淡月光,泛泛色彩,是真是假,是虚是实,到底全凭人心,说它是真,它即是真,只因它在眼前,说它是实,它即是实,只因它在心底,这抹颜色,我想我不会忘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像极了忧伤,像极了恐惧,在记忆里窜出,不知哪儿来,不知哪儿去。
  桌上那张相片,旧了,隔着月光,暗了,灰蒙蒙的一切,黄皱皱的颜色。回首往年,翻覆如潮,去也,去也,有多少个岁月,我已不记得了。依稀想起,当年月光的那般模样,而今,竟也依旧,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它带来记忆,穿过记忆……
  “3,2,1,茄子!”就这样,有了这么一张照片,呵!或许这意味不了什么,就像月光,在我身旁,却也像陌路人,它映它的光辉,我想我的回忆。物是人非,人去楼空,或许,泛黄的一切,挣扎的年月,有那么一瞬,我拥有过,却也还是失去了,人间多少流离烟雨,我们始终看不清想要的,抓不住,也摸不着,到底什么属于我,我属于什么,又有谁会更清楚,就如同那抹色彩,像极了月光,像极了那张老照片,却终究不是它们所能刻画的。它藏在月光下,藏在记忆中,说不清,看不透,横在种种事物之间,它真的走了吗?我不知道,我想,我没办法证明。
  不羁岁月,看破今朝,非也,非也,或许我也应该和世人一样,给它命名为,“时光”。这个奇怪的名词,填充着奇怪的色彩,一种不属于调色板的色彩。种种事迹,件件映出它的风范,悄无声息,却冷漠如石,眨眼之间世界天翻地覆,回首,已是沧海桑田。
  曾几何时,我多想问问,为什么?却始终不知该问谁,我迟疑了,抬头看看天,天空板着脸,或者说,是明朗得可怕,没有一丝云彩。谁能告诉我,谁能明确给我答案。
  看着我的声音,渐渐被风吹散,埋没,连最后一点回音也销声匿迹了,而我只能感叹,的确,在它面前,我们是脆弱的,像一片孤舟,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中漂泊,从我们跨出的第一步开始,就注定没有回头路,风,猛烈地吹卷我们,雨,无情地冲刷我们,在无数次地迷失方向后,又忽然看见点点星火,亦或是在黑暗中逐渐绝望而沉没。即使紧紧抓住了手中的指南针,却也在犹豫该往哪条路前进,不论是谁也不会知道,谁会在什么时候,突然靠了岸,这场惊险而丰富的旅程也画上了句号。
  人生这条路,复杂地看,路上坑坑洼洼,坎坷曲折,走着走着,支口也多了起来,多到难以想象,难以分辨;简单地看,就只有一个起点—出生,一个终点—死亡。复杂地看,貌似过于悲观,简单地看,又过于乐观,那到底要怎样,怎样才好。一切,没有什么容得下我们坐以待毙,却又防不胜防。也许在那刻,一切悄然结束,我们应该都会想明白吧,走了走了,向后挥挥手,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抬头,又是一轮明月,那种朦胧竟让我不禁恍惚。我忆起,它曾属于我,拥有它的那刻,我就知道,我就应知道,总有一天,拥有它的我,拥有我的它,都会消失,都会淡迹,再也不复。或许,我会忘记这种颜色,有着什么样的色彩,或丑或美。我曾经肆意挥霍它,挥霍属于我的它,到头来,只觉两手空空,身边尽躺已无魂的它。
  无论月色,无论旧照,到底是时光的形式,证明了这一秒,也只这一秒,它还在,只是,再无生气。
初中2年级
字数:1349 投稿日期:2019-8-18 20:01:37

推荐3星:[裴如初]2019-8-18 20: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