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夕

安德 遂川中学
这才知道什么是夜凉如水,月色如洗。多少年来我们错把月饼当做中秋,而把明月遗弃在哪一座高楼的层顶了。
  我醒来的时候那些人都还不甚明朗。这便是在某年某月的晨光里。但至少我们都有了回去的讯息。
  在新的生活里忙着自己的世界。军训结束后不少人都趁着一个下午的假回了家。我却并没有。那样一个下午是和那些光在一起度过的。校园里依旧是有人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回家。
  没有这个打算。
  我也没有必要自我辩解,更何况添枝加叶。在新的生活着依然追赶不上结结实实印在前面的脚印。就像军训时的队列训练,跑操时我的步伐就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那一个上午被单独拉出去练了一上午,没有休息。我的同学们至少一上午休息了三四个十五分钟,喝了在瓶子里呆不了多久水,一次又一次的更新,水位下降。那一个上午的阳光还蛮辣,仿佛我归队的日子是遥遥无期。
  就算是还不太熟悉的人也都忙着如何嘲讽我才更有趣,惹人发笑才好。
  我还不就是一粒老鼠屎,注定会坏了这一锅粥啊。
  这不是一个很值得开心的事实,那一个上午我就像被所有人遗忘。练得腿部生疼,之后也就是瘸了几天。每次跑操都是煎熬,我仿佛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我从没想过我还能干些什么。
  我推开那些手,因为这都不是帮我的。
  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和心态会伴随我多久才会烟消云散。
  军训之后的班会班主任说的那些封闭心态一一准确地命中了我,我安静的被它们包围。有时候的敏感是一种致命伤,总是想得复杂得多。但我不讨厌我的敏感,因为我要和其他人一样的活着。虽然班上很少有人理睬我。抱歉,这样的时候只要默默习惯不就好了。我想改变我自己,但很困难。
  中秋节快到了,那种圆圆的思念终究会化为现实。开学之后第一次回家。楼上的寝室闹了很久,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我却连这种兴奋也丧失了。班主任在班会上最后说让我们痛痛快快吃月饼,好,痛痛快快吃月饼。登时有一种泪想留下来。这是很久都没有的感觉。以前都是想哭的时候却流不出泪。
  日子和我,都有点难过啊。
  一大早就等公交车准备回家,车站前是清一色的学校校服“中国梦”。这是一个很壮观的场面,许多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却并不说话。早点没有吃,县城的消费还是太高。好不容易挤上一辆公交车,人是真的多。我们的目的地或许不同,但在此刻却是同路。我们尽力呼吸着呼吸过的空气。
  沿途看到一大片人,都还在等车。而我也终于要回家。
  最后连简单的道别也没有我们就到站了,都散了。
  那些风景是历历在目的。
  回到的是久违的家。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下次回来是要等国庆节了。再过几个月我就是要回家过年。这不是玩笑话,在学校里的时间一定有这么长。还有那可叹的作业在前方。我将要背负它走到很远的地方,但不至于找不到方向。
  十五的月亮大家都是看过的,不算新鲜事了。但我们要的只是这一次的团圆。月亮是很圆很亮啊,但人不一定是这样的啊。月亮在树梢上只是发出那样的光芒,虽也遥远,却也久长。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秋节的夜晚就没有兴趣去关心月饼的事情了,就好像有些人的月饼一定不是中秋节吃的。
  这不是心情,而是感觉,彻彻底底的包围。
  对于月亮和中秋节的文字有很多,我也写不到那样的风格,就不再当累赘了。对了,也不知道这轮月亮会升到多高的地方会有多少人的看见。这还得要人有心情,不然现在这样闷热的晚上,外面蚊虫又是在漫无目的地飞着。再加上忙得很,谁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长大了就觉着这月亮和我是真的疏远了,以前还会搬个凳子出去看一看。现在只会窝在房间里写一些安慰自己的东西。窗帘严严实实遮住了外面的一切,房间里的灯倒是亮堂。那些阴影格外真实。
  中秋节快乐呀,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感慨万千。我们都要去经历新的人生,但不是分道扬镳。
  这才知道什么是夜凉如水,月色如洗。多少年来我们错把月饼当做中秋,而把明月遗弃在哪一座高楼的层顶了。
  这同样唤作月夕。
[高中1年级] 字数:1490 投稿日期:2019-9-13 21:53:20
---- ROOT 2019-9-15 1: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