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现的月光(十三)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顿时一股恶毒的窒息感像是一把利刃戳穿了我的内脏一般,我张大嘴巴狠狠地吐出了几口名为鲜血的白色水雾。
炉边的少女,端正地坐在和少年互相间隔一两米的地方,少年也坐在椅子上,面露睡相,大概快要坠入梦中,少女则在一旁凝视着少年。少女的眼神像是要洞穿什么一般,直直地射向少年,坚定而又柔和,但过了一会儿,眼里就只剩下了温柔。
那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凑近了看,端正的五官,以及白皙的皮肤,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各种美好的事物,若是把他比作俊美的王子,那也丝毫不过分。少女仔细地端详这副面容,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之中。这就像一种极其美妙的东西,不用多说,少女的心在那一刻被猛烈地绷紧了,她从未见过如此这般美丽的少年,自私的欲望在内心膨胀起来,想要把他占为己物。
少女悄悄地把脸凑了过去,少年的鼻息轻轻地拍打在少女脸上。但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少女突然面露凶相,笔直地把脸从少年唇边挪开了,在那一刻,少女体会到了一种穷凶极恶的负罪感。
罪恶感,这描述得并不精准,有些以偏概全,少女确信,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感情,深深地唤起了少女内心的堕落与羞耻感。在少女自责的时候,还不忘偷偷瞥几眼少年,这更使她内心惶恐不安,她真的是这样下流无耻的人吗。
少女同样拥有着美丽的容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呢,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少女心中蠢蠢欲动呢。少女望向一旁的火炉,炉内发出了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不过那声音太过渺小,需要宁静的环境才能够听见,少女此时此刻深深地陷入了深思,重重地凝视着那燃烧着的火炉。火焰像是在狂欢般地舞蹈,灼烧并践踏着少女的心。望着火焰,少女的眼神逐渐迷离了起来,是啊,少女在那一刻多想深深地亲吻少年,但是为什么,少女却踟蹰不前呢?






深海的恐惧与剥离现实的感觉狠狠地抓住了我的身体。直到我醒来后,溺水的感觉才渐渐退去。
我摸了摸身下的柔软之物,我似乎是在床上,意识还没有完全回到我的身体,我像是睡了很久。环顾四周,没有萤子的身影,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在黑暗中,隐约能够确认这里并不是我的住处,这里大概是萤子的家吧,未知的恐惧向我袭来,我并没有因为萤子可能在身边而感到安心,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失落感与丢失感占据了我的内心。
见到了萤子,我不该这么惶恐才对。那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我无法回答自己。
我奋力支撑起了自己的腿,把它从床上转移到了地下,没有找到拖鞋什么的东西,只有冰冷的木质触感。也罢也罢。
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眼睛也完全适应了黑暗,冰冷加快了我的清醒速度,没过一会我的大脑就接收到了百分之百的寒冷的信息。空气中还存在着细若游丝的海潮的感觉,但远远比之前感受到的要弱很多。
萤子呢?她会在什么地方,她不会就这样把我丢在奇怪的地方,一个人离开了吧。不,我应该在胡思乱想,这种概率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萤子大概出门了吧,她应该像之前那样在便利店里购买物品,不需要过太久,她就会回来了。


等待,漫长的等待。
空气似乎也快结冰了,地板冰冷的触感已经蔓延到了我全身,我不得不退回到床上。
依旧是等待,无尽的等待。
直到黑色完全浸染了每一寸土地,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萤还没有回来,我想我应该出门去寻找萤子,但为什么呢?我不知道她前往了何处,我甚至连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若是我开门后,成群的游鱼和巨大的水潮翻涌了进来,我可后悔也来不及了。
等了不知道多久,我想萤子大概是不会来了,我理解这一种情况,我也理解我的这一种心情。若是我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那实在是糟糕透顶。


我躺床上,寒冷让我的意识变得十分清晰。我侧着头看向了黑暗的另一处,一种想法迅速地占据了我的心头:我想去夺回属于我的东西。不知是受谁的指使,我狠狠地坐起身来,在地上摸索一番后,找到了一双大小勉强能穿的运动鞋,由于没有找到袜子,只好先将就一下。
在房间里随意地走动了一下,找到了窗所在的地方,拉开帘子后,淡淡的月光透了进来,屋子里多少能够看清些东西了。笨拙地找到了一个衣柜,打开后,里面樟脑丸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似乎都是我能够穿的衣服,这让我很惊讶,萤子的家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衣柜。我又仔细地搜罗了一番,确认了这里不是我家,也同时发现了另一个衣柜,里面大概存放着萤子的衣服吧。
我艰难地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黑白色的棒球衫,以及一条已经发白的牛仔裤,正好是平日里穿着。再翻找一下,又发现了几件颜色不同的衬衫和白色的休闲裤。这一连串重大的行动,让我险些以为自己就要在这里住下了。
借着月光我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储物柜,就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在里面找到了一些类似日记本的东西,还有一串小小的钥匙。萤子若是知道我这样在她家翻箱倒柜,她会生气的吧。但目前萤子不知身在何处,甚至可以说是生死未卜,我的心催使着我去寻找萤,那是一种强烈的感觉,不亚于我即将和她见面时的那种感觉,这是一种同样的心情,有什么东西在我胸口蠢蠢欲动。
这里似乎没有灯,我寻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一点类似开关的东西,这里的一切照明都得靠月光的帮助,因为这个我暗自对月亮表示虔诚的感谢。
萤还没有出现。
柔和的光芒照射着我的身影,天空依然没有见白的意思,月亮不知疲倦地嵌在遥远的夜空之中,透过窗户,我能够看见周围矮矮的平房的墙壁,我所在的房子和他们的房子都一样高,像是在一种极为原始的住宅区一般。这里似乎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半点人烟,这里和我追逐萤子来的地方有些相似,但是也有很多不同,此时此刻,我应该能在某一个方向看见高耸的楼房才对,但现在我却做不到。我望向夜空,希望得到什么东西的回应,但无奈除了漆黑的夜幕之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星光都被那种暗黑所包裹住了。
    顿时一股恶毒的窒息感像是一把利刃戳穿了我的内脏一般,我张大嘴巴狠狠地吐出了几口名为鲜血的白色水雾。初冬,真是冰冷得异常。
大学 小说
字数:2258 投稿日期:2020-1-4 0:44:10

推荐3星:[秋溪]2020-1-8 8:3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