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低语以及五子棋(十七)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看了看她的样子,还是有些黯然神伤的。我苦笑了一下,问道:“嘛……想不想和我来玩五子棋?”
     一整日下来,我想要做成的事情没有得到半点进展,不论是找到萤也好,还是寻到女孩木质小鸟的下落也好,统统都没有一点眉目,硬要说有的话,就是打听到了:在这个村子里尽量不要提起木质小鸟相关的东西。看到那位大叔狰狞的模样后,我也有些害怕了,那副样子,说实话有些过于凶恶了,按一般来解释,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难道是说,这个地方有一些难言的隐情呢?
  我突然想到了,这个木质的小鸟,会不会有某些寓意呢?依照目前手头上的信息,我什么都推测不出来,不如再调查几天,左思右想,还是回到了原点,但至少有一些思路了。回头看了看少女,已经睡着了,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我也建议过她睡在床上,但是她却执意要睡在沙发上,说是这样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更加容易入睡。看着少女一半被头发遮住的脸,熟悉的感觉汇聚在了我的心脏,脸上也有些炙热得发烫,我曾经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但是是对不同的女性。
  我站起身来,从微弱的烛光旁挪开,烛光的光晕渐渐地离我远去,已经无法将我完全包围在里面,只有一小部分的光,勾勒着我右臂的轮廓,棒球衫上白色的条纹在烛光下显得有些发黄了。我想要去厨房,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十二点了,可我依然没有什么睡意,再次确认女孩在睡眠中之后,我摸着黑打开了冰箱,取出了一些冷藏的饭团,是白天向路边的青年那里购买的,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在冰箱内微光的照射下,我又清点了一下里面的食物,确认可以再吃几天之后,就关上了冰箱门。饭团味道还不错,米饭可以尝出是很新鲜的,里面有鱼肉和鸡肉,是我比较爱吃的那种,我现在这副样子,颇有流浪汉几分神采,就像是那种半夜偷偷潜伏到别人家、偷吃饭团的那种人一样,虽然我没有在偷吃,但是我也得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生怕吵醒了沙发上的女孩。
  走出厨房后,烛光又将我围了起来,一边咀嚼着饭团,一边看向远处的床铺。
  那张床深深地埋在黑暗之中,从有光的这一侧,才能稍稍认出它的大致的样子,伴着屋外阵阵的寒风呼啸,它越来越表现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我是受了女孩的影响吗,我想了想,大概是吧,我是那么地在意,为什么她说,她喜欢睡在这样的沙发上面呢?
  在黑暗中的一切,都散发着无法靠近的气息,少女应该是因为害怕吧,那么是害怕些什么呢?
  我又咬了一口手里的饭团,这一口吃到了分量相当的鸡肉和鱼肉,这种奇妙的融合,让这一口变得十分美味。此时此刻屋外化身为狂风的魔鬼依然不依不挠地拍打着门窗。
  是害怕黑暗吗,我接着思考着,但这说不通,因为我可以在她身旁点上蜡烛,我可以像现在这样陪伴着她。那么,是因为那张床是最接近黑暗的存在吗?是这么一回事吗?也感觉好奇怪。
  安静的夜晚,当一切都沉淀下来后,只剩下我咀嚼饭团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的巨大,但是还是无法掩盖过我大脑齿轮高速旋转的声音。
  或者我应该着眼于沙发吧,从相反的角度来考虑,沙发,就是最接近烛光的地方,或者可以这么说:沙发是最接近光明的象征吧。
  奇奇怪怪地思考了这么多,感觉还是没有什么意义,想要调查村庄的话,感觉直接从身旁的这位少女下手的话,会更加简单吧,我应该早就想到这个问题的。
  不知不觉,手上的饭团已经不剩多少了,突然间,沙发上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向那里投去目光后,发现是女孩在翻身,眼睛半眯着,大概是有一些醒了。
  她呆呆地看着我,稍作清醒后,就直起了身子。
  “嗳……现在才零点过大概十分钟,你还是继续躺下吧……”我稍加关爱地和她说道。
  “不了,等我困了再睡吧,现在不太想睡觉。”她有些扭捏,感觉有些不太自然,但我没有过问,当作没有发觉到。
  “那怎么办呢,这么晚了……要不我给你弄点吃的吧,说不定吃完你就困了。”我随口问道。
  “不用了……我不是很饿,只是有些不习惯……不对……有些不适……也不该这么说……我……”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头脑有些迟钝,说出来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我现在好孤单……”她耷拉着脑袋说道,在烛光下显得很可怜,唤起了我内心深处的同情心。
  “啊……不是……我是说……你能陪我玩吗?”她又赶紧纠正了自己的说法。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当然可以啦。”我回答得十分迅速,不想让她察觉到半点疑虑,因为那样会让她品尝到我的犹豫不决,从而演变成“我并非是心甘情愿”。
  说是想要一起玩,那又究竟有多想呢?
  我看着有些犹豫不决的她,心里也不是什么滋味……我便开口了。
  “你在这等着,我去拿些药水来,你脖子上的伤口应该有些严重。”啊,上次光顾着给她擦脸了,忘记了给伤口上药,那道划痕看起来有些严重,我应该早就想到的。
  她侧坐在沙发上,身上裹着被子,我拿着药水慢慢地靠近了她,但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抵触,我轻轻地拨开了她脖子周围的头发,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裸露在了我的眼前,血肉模糊的样子和周围白皙的肌肤有些不太相符。她紧锁着眉头,像是在做出极大的努力,我也不磨磨蹭蹭的了,快速地把药水滴在了她的伤口上,看起来不是特别疼,我又用手沾了药膏,在伤口上面轻轻地涂着,同时也把药水涂抹均匀。一切完毕之后,用在医药箱里找出来的纱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还好伤口没用延伸到肩部,不然包扎起来比较麻烦……
  看了看她的样子,还是有些黯然神伤的样子。
  我苦笑了一下,问道:“嘛……想不想和我来玩五子棋?”
  “咦……”她好像有些困惑,但看样子不是很讨厌五子棋。
  “你应该会玩吧,我以前经常和一个朋友一起玩。”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可我不太愿意记起。
  “啊啊……是的,我会玩。”
  话音刚落我便站起身来,从书房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白纸回来,当然也带回来了两支铅笔和一块橡皮。熟练地用比较笔直的横线和竖线画出了一个五子棋棋盘,随后我在横竖线交叉处画上了一个实心的圆,代表我是黑子。
  她看了我一眼,冲着我笑了笑,说:“我玩这个不是很厉害啊。”
  “我也不太会玩,就随便玩吧。”我也冲她笑了笑。
  不去考虑什么技法,只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去玩五子棋,稍微运用一些战术,就可以构筑成我们两个人的快乐。
  是啊,看着她投入的表情,我很难不去想那一个人,那一个曾经愿意陪我在白纸上玩五子棋的人。穿过白子与黑子交锋的战场,我偶尔会去瞥一眼她那张认真又专注的脸,既陌生又熟悉,可那张脸终究是她自己的,在激战的间隙,她也会不经意间流露出悲伤而又踟蹰的样子,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亦或者是在回忆什么。
  我没有问什么,在此期间,只有铅笔隔着纸在桌板上摩擦的清脆的声音,这种声音像是要击溃所有的黑暗,一直响到了我们都泛起困意的那一刻。
大学 小说
字数:2585 投稿日期:2020-2-28 3:19:56

推荐3星:[极地之北]2020-3-1 12: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