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

ZHOUZIYU 包钢三中初二11班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悄悄地洒在桌上,洒在那不曾动过的烟斗上,烟斗侧躺在桌上,懒懒地,与年迈的夕阳准时相会,只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孤独、那么苍老。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悄悄地洒在桌上,洒在那不曾动过的烟斗上,烟斗侧躺在桌上,懒懒地,与年迈的夕阳准时相会,只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孤独、那么苍老。
  我小心翼翼地捧起烟斗,吹去灰尘,烟斗虽然再次展露出了它的纹理,但不再有昔日的光泽,像被灰尘渗入了似的,虽然它刺鼻依然,但现在却增添了一些淡淡的令人怀念的香。
  在我脑海中,第一次见到这烟斗,是在一张照片上-----烟斗在爷爷的嘴里躺着,爷爷瘦得可怜的手里拿着个拨浪鼓,右胳膊高举着摇着鼓,右腿抬起,正手舞足蹈地笑着,而我正坐在奶奶怀里,张着嘴等奶奶喂饭。听长辈们说,我自小就不爱吃饭,每次都是爷爷叼着烟斗,拿着拨浪鼓在我面前左蹦右跳逗我开心,奶奶在一旁趁机喂我饭。据说,爷爷为此闪了好几次腰。
  后来,我长大些了,爷爷就总带着我和烟斗,在窗口云里雾里地咏诗。我还是在那里学会了第一首诗:“窗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那时月光洒在爷爷身上,爷爷迎风而立,烟一会儿堆在一起,一会儿又被微风吹散。爷爷身上披了一件大衣,一手叉腰,一手举着烟斗,时不时闷雷似地重咳几声,但目光一直凝视远方,就像夜晚站在城头上的大将军似的好不威风。
  记得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就用爷爷的烟斗点着烟吸了一口,顿时感觉整个颅腔和肺部都苦涩不堪,好像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似的,然后不停地咳嗽,在地上打滚,后来还去了医院治疗。那次以后,我就再没见过爷爷吸烟,只是他时不时地把烟斗叼在嘴里,吸一吸空气以解馋。每一碰烟斗他都抓耳挠腮,躁动得很。尽管烟不再抽了,但爷爷的咳嗽却越来越重。
  直到2013年8月17日,他才放下了心爱的烟斗。那天中午,爷爷一直微笑地看着我,连他每日必看并做笔记的《养生堂》也没认真看。那天的饭爷爷吃了平日里的两倍,而且看起来比平时精神许多,偶尔皱着眉,但我当时并没在意。饭后,爷爷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拿起烟斗哼歌,而是一反常态地拄着拐僵硬地挺起身,摸着我的头,叹了几声气,然后清了清嗓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虽然只有几句,但是流利得很,就像之前已排练过多遍似的。然后爷爷抱着他的烟斗挺坐在沙发上,微笑着注视着我,直到我离开。可谁曾想,他竟在那天与世长辞了。
  等回过神来,我已潸然泪下。太阳也吝啬地撤走了它的阳光,光线慢慢地变暗,慢慢地从烟斗上移开。我想挽住它,我想抓住它,我想把它再拽回来,但它却无情地一分一毫地从我颤抖的指间溜走,没有声音,不留痕迹,再也不曾回来,再也不曾回来。
  我抱着烟斗缩在床上,漫长冰冷的夜,只有烟斗,不,只有爷爷陪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不会离开,再也不会离开。
               指导老师 王彦德
[初中2年级] 字数:1073 投稿日期:2019-5-28 9:45:24

推荐3星:[广州之星]2019-5-28 17: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