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

盒子
专辑:浙江寒春作文吧
“不,不是起风了,而是在这荷墙之内……风从来就没停过……”
  
  1.能解答一切的瓜田   
    
To 单靴大哥
    
  在5月31号“即刻”征文即将完结的那个晚上,我在QQ上看到了你发来的消息,“我今天复出了”。我轻呼:你真是完美错过了热闹的一段时间啊。在比赛刚出来的时候,我叨扰了所有我认识的在小荷活跃过的人,其中当然包括了你。
    
  我随即打开小荷投稿箱,看到了你新发的四篇文。当时是不是看到四篇,已经不记得了,后来他们和我说,我推的那篇文的原创性上有瑕疵,他们把其他文章推了但留着这篇没推时,我感觉自己掉进了好大一个“坑”。按照惯例,如果是抄袭的文章,处理方式是特聘退稿或删除,然后我会收到一张“你推荐的文章被退稿”的纸条。然而你的《豫都之秋》这篇文章全文900多字,唯独最后100多字中疑似是一字不改的抄袭。作为推荐人呢,如果我在文章进入发表区之前去查了抄袭,那么我直接退稿,你再修改,好像非常合乎情理。进入发表区几天了之后再去查抄袭,又是你复出的首篇文章,多少会有一种“被针对”的感觉,我们都不想让老朋友刚回来就有莫名其妙被“针对”的感觉。
    
  你再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少数人在闲谈时开始吃你当年“退荷”的瓜,从隐隐约约记得某个人在QQ群里说了你的文章涉嫌抄袭的问题后你就淡出小荷了,到找到当年的帖子加以佐证[1]。关于如何判定抄袭,也有总结,当你的文章里出现了“正能量语句”时,或者更细致一些,读下来觉得过渡得不够流畅时,就可以查一查了,而且往往会得到石锤。
    
  在6月16和6月17号,也就是前天和昨天,指数开始查你的文章。当然是越查越清晰。指数私聊到我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动作,理由在前文里也有提到。再被告知一遍的时候,可能心态和其他吃瓜群众一样,都是有权限的人了,你看不惯就直接退稿吧。少数人不理解为什么要让这件事情的热度上去。从最近发的文,到以前的参赛文、精品文,再到早期的连载小说,该查的截至6月17号下午也基本查完了。我能理解在查的过程中积累的愤怒,会转化成他们认为的“一堆奇怪用语”。ROOT大叔在退稿界面里注明了,“只要是作文就不要去查抄袭”,小荷作文网的作文是广义的作文,而这里的作文指的是狭义的作文即课堂作文。情绪宣泄完了以后,结果如我们所见,指数把你的作文本来了个大洗盘,涉嫌抄袭的非作文被退稿、删除和改2星。我推的《豫都之秋》,你的复出首篇,作为作文被保留了下来。
    
  我脸皮薄,也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来和你说这件事情。昨天他们私聊了你,向你讨一个解释。听了他们的转述,我并没有特别弄懂,但还是为你“随他去吧”的态度感到松了一口气。
    
  再到6月18号,也就是今天,指数开始关注你的评论。你的评论里会使用到其他人评论里的部分原话。这一点我近期也有注意到,比如《冷铁时代》这篇文章,我的评论里写的是“很美很真实”,稍晚一点你给这篇文的评论里也包含了这几个字的评价[2]。 
    
  2.对原创的看法
    
  当我们喊出反对抄袭的口号时,我们的动机是什么?如果很难从一个宏观的角度去考虑,那不如从个人的视角出发。小时候我摘抄《中学生博览》上的句子,手抄总是很慢和费时间的。那时候阿珺(我的初中同学)知道了以后,和我说提高文笔不需要大段大段地去抄杂志上的句子。我在抄的时候也许只是出于一种盲目的崇拜,我认为那些印在纸上的文字比我自己写得要好,也许每天坚持抄写一篇能够让自己的文笔变好。阿珺在写作文方面文思泉涌,又有一点儿傲气,不像我们苦思冥想半天写出来的句子还是那么规规矩矩,回想起来可以算得上是我们那帮同学中的“李白”了,她说的话尽管我听着刺耳,但还是按她说的不摘抄了,并且把那句话记到了现在。我当时的不摘抄也许只是出于对朋辈的崇拜,别人写得更好,那么他们的意见应该不会错,我一个人去搞一些“摘抄”的小动作会让我感到不好意思。后来开始在小荷上发文章,写得多评得多收藏得多了以后,初高中时期的写作文对我来说就变成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了。好文章的天花板也不再是当年看的几本杂志。
    
  从当了特聘以后开始关注抄袭,把文章里的一句话放到百度搜索栏里一搜也是刚当了特聘时学会的,对投稿箱里的文章是那么得正直:热情推荐,严查抄袭,流水线作业。关于“该怎么努力才可以让文笔变好”我没有定论,但“阻碍文笔变好”的原因一定有不加思考得剽窃他人的句子。不苦苦打磨自己的文章,很难悟出写出好句子的门道。
    
  到了高中,我更是有精神洁癖。于是有了我引以为“豪壮”的举动:月考考场上,早早潜入下午的考场,在纸的背面涂满刚在小店买到的520胶水,稳稳地贴在相邻的空桌子上。纸的正面被我写上了大大的“作弊可耻!”四个字。(几个人在上午考试的时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我还是只给其中一个哥们的桌子上贴了,其他几个小姐姐的考试桌没敢动。)
    
  任何举动,结合年龄之后再来判断是否合理。小孩儿没齿的时候笑起来很好看,开始长牙齿了就整天流涎,五六岁识不得几个字的时候就有一种蛮不讲理的叛逆,若换作成年人,断不会认为是合理的行为。
       
  3.人的记忆和互联网的记忆 
    
  人是有记忆的。关于抄袭的回忆如此深刻,需要努力克服和接受。就如前文说到的事情,有些已经成为回忆,或者即将成为回忆。
    
  请容许我再补上几段我亲历的记忆。初中的时候我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文笔特别好,写的几篇长篇小说刊在我们自己办的杂志上,有一篇我还改编成了情景剧,我觉得特别有面儿,后来我发现是抄袭自《少年文艺》上的文章,几乎只改了人物名字。高中的时候小荷一个特别要好的妹妹课堂作文写得特别好,我觉得特别难得,看了不下十篇并且认真写了评论,后来上百度搜索栏上一查一片红。用现在的话说,当时知道的时候我真是裂开了,裂开了。
    
  互联网也是有记忆的。举个不知道是否恰当的例子,小荷公众号前段时间发了一篇有关疫情见闻的文章。散木大哥写好《疫情二三事》,记载下了亲历者的记忆,后来我、芷若和杨杨查里面提到的事件的新闻报道来源,是借助了互联网的短期记忆,经过整理、加工后的公众号文章,将很长一段时间保存在网络上,成了互联网的长期记忆。
    
  当我们借助互联网上储存的信息,反复咀嚼和强化这些回忆时,必不是为了加深某些人的痛苦。
        
  4.底线
         
To 单靴大哥
    
  你只比我大几岁,我们在小荷的交集主要是在我们都是高中生的时候产生的,但与你的私交相对比较浅,没有敞开心扉地聊过天。那时上网时间少,难得上次小荷,心思都花在看文和评文上了。前文也提到了,我在小荷增长了不少见闻,从大家的作文里了解到了很多新鲜事物,其中就有来自你的输入。《全城高考》观后感,我当时好像推精了。《不朽的时光》这部电影我也看了,应该也是看了你的观后感才去看的,但是文章我没有推精,回了个“3”,原因记不得了。想起这些隐形的安利,我便觉得文字背后的你是很真实的,像身边的大哥哥一样。
    
  当这次关于你的事情发酵,并且热度有逐渐上升的趋势时,我是很想让热度赶紧降下去的。“对文不对人”的度很难把握。他们的说法是“都插一脚,容易跑偏”。
    
  我昨天一时脑热还说了“撤总排行榜、撤特聘管理员”的看法,我现在修正一下自己的观点。我想说的是,请你把借鉴句子这件事情扼杀在摇篮里吧。会员须知里写得明明白白[3]。会员不抄袭是底线,特聘是会员,所以特聘不能抄袭。
    
  欢迎复出之后的你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请一起来维护小荷这片原创的土壤。
    
  庚子年闰四月廿七
    
  盒子
    
    
[1] http://www.zww.cn/bbs/show.asp?ss=1&id=1524441    
[2] http://www.zww.cn/zw/comment.asp?bid=875412    
[3] http://www.zww.cn/help/help1.htm
    
其他 杂文
字数:3040 投稿日期:2020-6-18 22:04:37

推荐3星:[风随年华]2020-6-18 22: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