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人间录人偶伯爵篇六

夏目铃
因为没有啥时间,所以要等寒假看能不能续更人偶伯爵篇,如果它有幸得大家喜欢,我会努力更下去的,寒假见~
  米迩战战兢兢地从洛斯伯爵身边退下,走出房间的时候才敢松一口气。
  洛斯伯爵是在试探他的态度并让他安分守己,好在他刚才没有说谎,不然以洛斯伯爵的才智,一定会怀疑他的。
  米迩对古堡的一切都感到不安,仿佛在灵魂深处厌恶着这森冷阴沉的一切,胸膛里的心脏也无规律地机械跳动着,很不真实。
  对,一切的一切,都很不真实,这种不真实米迩一时无法很好地在脑海中描述出来,但他能明显感受到身体的一种茫然和晕沉,因为今天他的反应变得迟钝了。
  否则,刚刚他应该能表现得更好一点,洛斯伯爵会依照惯例让他下去准备出远门需要的东西以及告诉他自己回来的时间。
  所以,米迩对于洛斯伯爵这次出远门的具体事情一概不知,以至于到了第二天他去请洛斯伯爵用早餐的时候,伯爵已经不见踪影。
  洛斯伯爵就这样不见了,好像什么也没带,整个古堡的人都没看到他什时候出去的,没有人知道他的任何行踪。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洛斯伯爵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就像被人间蒸发般,消失在暗夜古堡里,然而佣人们没有任何不习惯,因为洛斯伯爵即便在的时候,也几乎不出现在他们眼前。
  好吧,洛斯伯爵即便不在,暗夜古堡的一切照常,米迩依然要帮忙处理一些琐事,所以也没空多想。
  反正以洛斯伯爵的身手和应变能力,应该不会轻易出事,这点对洛斯伯爵的信心米迩觉得自己还是有的。
  “嗯?”
  米迩过一个走廊的转角,忽然看见一个女人发愣地呆在原地,表情惊恐魔愣。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女佣玛丽。
  他顺着玛丽的目光望去,发现她正看着窗外一个早已被废弃的仓库。
  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恐惧让她的瞳孔放大,米迩在某一瞬间将她的表情莫名忽然发疯的艾娜重叠起来。
  艾娜从意图伤害洛斯伯爵那天起就彻底疯了,据说被关了起来,至于具体的就不得而知了,米迩觉得洛斯伯爵不会高兴他关心这个。
  “玛丽?”
  米迩不得不出声了,因为他看见玛丽开始爬上窗口,随时摇摇欲坠。
  “你在干什么!?”
  米迩赶紧上前抓住玛丽,拧眉厉声道:“玛丽,你现在很危险!”
  从这里摔下去,可以直接毙命。
  然而女佣玛丽仍然没什么反应,她一点点地扭过头,看着米迩的眼神空洞绝望。
  “米迩先生?”,她幽幽地笑,笑得好看而渗人,好像随时会往下倒。
  “这一切都是假的……”
  女佣玛丽轻轻呢喃着,声音变得格外轻,飘渺地回荡在米迩耳边。
  “都是假的……”
  冷风略过她的发丝,略微凌乱的头发将她整个脸庞的轮廓变得若隐若现,米迩紧紧抓着女佣玛丽,静静地听她讲下文。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米迩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女佣玛丽的手很凉,凉到让米迩觉得不真实,出于好心,他在找机会让玛丽从窗口下来。
  “啊……”,玛丽遥望远方,身体忽然微微颤动了下。
  她猛然恢复神态,回过头惊讶道:“米迩先生,你怎么在这?”
  “亲爱的玛丽,我想你应该休息下。”,米迩敏锐地发现女佣玛丽恢复了下来,面上故意轻松道:“今天外面空气很好,我想你可以去散散心。”
  “哦,米迩先生……”,女佣玛丽看了自己的处境,不由提高了音调,“米迩先生?上帝啊!我为什么在这!?”
  “嗯?”,米迩顺势拉女佣玛丽下来,放慢语调,轻柔绅士地看她有没有擦伤,然后眯着眼睛慢慢道:“玛丽,我想你是太累了,如果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下。”
  “啊?”,女佣玛丽迷茫地看着米迩,想了想慢慢道:“米迩先生,我刚刚……”
  声音停了下,她又疑惑地扫一眼窗口,小心翼翼道:“我不会又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吧?”
  米迩敏锐捕捉到女佣玛丽话里的字眼:又?
  他将女佣玛丽带到安全范围,微微皱眉:“又?玛丽,你之前也做过这么危险的事?”
  他看着玛丽的眼睛,发现其在闪躲,叹了口气。
  “玛丽,有什么困难值得你做这么危险的事?”
  米迩一般不会对任何人板着脸即使他的心情再不好,但他不喜欢拿死亡当解脱的生命,活着,难道不好吗?
  所以他严肃下来,好看的脸上满是认真。
  “不是!不是这样的!”
  女佣玛丽慌乱地摇头,生怕米迩误解她:“我、我没有寻死!”
  “米迩先生,我……我……我也不知道……”
  她的眼里尽是焦急和迷茫,解释起来断断续续,但米迩仍能看得出来此刻的女佣玛丽区别于刚才,没有死亡的气息。
  米迩点了点头,示意女佣玛丽镇定下来。
  “别急,慢慢说。”
  米迩的淡然和亲和似乎慢慢感染着女佣玛丽,只见她渐渐平度了许多心绪,看着米迩欲言又止。
  米迩等了许久,最后见她犹豫地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哦,米迩先生,我最近总是失去知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我……我总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不够真实,前几天我还梦到我……死了。”
  “真的!这个感觉很真实,就好像……我要大祸临头了……”
  女佣玛丽的声音带着颤抖,她的眼里带着无助和挣扎,又望了眼窗外。
  “一定是那恶魔不肯放过我,他要来找我了,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米迩放慢语调,轻柔地拍了拍女佣玛丽的肩膀,试图让她振作起来。
  玛丽还很年轻,可能是因为之前莉莉齐和艾娜先后出事,所以被吓到了。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事,但无论如何米迩都觉得自己应该重视玛丽所说的话。
  至于她提到的恶魔……米迩想了想,“你说……恶魔?”
  “嗯……”,女佣玛丽用眼角瞥了下周围,怯怯地捏着裙角,看起来有点神经质。
  米迩习惯性仔细女佣玛丽,发现她将目光停留在窗外要比其他地方长上几秒。
  他敛下眼,没有觉得玛丽疯了,只是依旧温柔地正色:“玛丽,你在哪看到了恶魔?”
  在……暗夜古堡吗?
  “在哪……”,女佣玛丽的眼里很快闪过什么,随后她一脸难色,摇了摇头。
  “没……米迩先生。请原谅我刚才的话,不要告诉别人。”
  “我……我想……可能是我最近没休息好出现了幻觉……”
  她扯出一抹笑,脸色苍白:“天底下怎么可能有那么荒唐的事,我怎么会让恶魔划开我的胸膛呢?”
  “对的,很快,莉莉齐和艾娜姐姐就会回来……”
  “很快的……”
  米迩看着女佣玛丽低着头精神恍惚地喃喃自语,沉默着。
  他正在用他冷静理智的头脑分析着玛丽说的话,虽然联系到之前发生在他身边的坏事让他感到更为疑惑,但只有他自己隐约感受到,他在灵魂深处,似乎正本能地冷眼旁观着周围的一切。
  他脑海中浮现了洛斯伯爵提到的蓝胡子的故事,终于把本来想问清楚的话压了下来,不再追问。
  只是说道:“你今天先去休息下,我会和卡雅婆婆说清楚的。”
  女佣玛丽看着米迩,没再说话,乖巧地点了点头,样子有点不知所措。
  “会好起来的,别想太多。”,米迩安慰着女佣玛丽:“仁慈的主会保佑你无灾无难的。”
  女佣玛丽感激地道了声谢,米迩因为有事情要做便不再逗留,临走的时候因为不放心,回头又看了看女佣玛丽。
  只见她伫立原地,眼神空洞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米迩,唇角带笑的慢慢挥手,仿佛进行着一个告别仪式。
  她微微张开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着,但因为声音很轻很轻,离得远的米迩压根听不见,虽然觉得诡异,但也没去多想。
  “我死后,很快,你也会死……”
  声音带着凉意,轻若羽毛,像诅咒又带着嘲讽和凄冷,幽幽渗人。
  若米迩没有离开,仔细一看,便会看到女佣玛丽眼中的恶毒邪恶与茫然天真来回交替。
  她的身体僵直,行动犹如提线木偶,最后盯着自己胸膛看去……


———————————————————————————————————————————————————分割线———————————
极恶人间录每篇都是既独立又有联系的篇章,宗旨……嗯,算是“恶”与“人间”,赤裸裸的恶意、欲望、谎言、无知,善与恶的交替斗争,每个平行时空每时每刻都在某个角落里发生着些故事,救赎与沉沦、罪恶与圣洁,人性的原罪,是通往极乐天堂,亦或恐怖炼狱?不……它留在极恶人间……
(写了个类似简介的东西,喜欢这种风格的可以和小铃探讨“”人间故事哦)
[大学2年级] 字数:3026 投稿日期:2018-12-31 14:14:20

推荐3星:[霸者横栏]2018-12-31 18:5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