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雨化柔风

JMZJMZ 迎春中学八年级
希望有朝一日,风声渐停。雾敛雨收,云卷天开。我们所处的大同盛世,能够退散一切可见不可见的蜃楼怪象。
狂雨化柔风
——抗疫之路,修心之路
金旻哲迎春中学初二(1)班
一·风
山雨欲来风满楼。
年前天青如雨,年后晴日匿去。
难算一场天河倒灌,堙灭离别、相思多少。
暖冬无风,最是平常。那时却是风满小楼。这风先是从我的手机里刮出来,把它摔碎了一条裂纹,随后就是无尽的呼号从这条裂纹里爆发……紧接着,我就把漫卷书页的“风”送给了身边的所有人,包括父母,同学——疫情爆发,快买口罩……时至今日,那些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二·寞

后来行程取消,只是一家三口待在家罢了。小区门口的喇叭播报着发热后的处理方法。我背着英语,写着作业,似乎失去了很多独自思考的时间。远处村落被封,城里足不出户,所以一切绮乱的想象,都被磨灭,或是在不为人知处盛开。手中无书,外边无人,所以说没有青旗沽酒的诗仙,仅有空旷的藏龙大街。天气温暖湿润,此时此地古今侠客无心寻仇,剑上无雪,唯清风明月相伴。抗疫之路,家中的孤独,好似无计可消除,也无心读书。


三·思
这一路走来。全国人心惶惶,似是一盘有千万种变化的棋局,可是真正推开这个诡谲棋盘的,确是我们自作孽,取毒果腹实是五阴炽盛之苦。好在有人愿意奋战、为国舍命,谣言织起的大网,也有志士将其拆破。
韩国新天地邪教的丑闻让我触目,恰似东汉末年妖言惑众的黄巾军。瘟疫潮水一般地袭来,普天之下笼罩在一股没有来由的恐慌之中。那时的人们渴求神明,喝符水,吃人血馒头。荒唐,恐惧会让很多人弃明投暗。
人要设局,我便破局。可长恨此身非我有,以我心力,难行一步。羡子健:走马行酒,驱车布肉。我身为少年,却好似没有意气,就此窝在家中。我并非这样的人,可被逼成了这样的人。这时候想起奥斯托洛夫斯基,残躯病骨,依旧坚持写作,更何况我还是个健全的人,所以拿起笔,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矛盾,纠结。

四·宅

开年的事情太多了,大到肺炎、地震、禽流感、科比的坠机,小到发现一本自己想读的书,为了活动身体在楼上楼下跑步。现在的“宅”也许就是这样。大事在网上疯传,小事却常常烦身。人说足不出户是便捷和享受,我却无数次感觉宅在家中的自己是多么渺小。难道沉醉一定要把自己隔绝,困守在象牙塔中吗?
兴许不是吧。
所以广义上的“宅”如同喝酒,喝酒伤身,所以“宅”也伤身咯。宁愿摈弃沉醉一时的感受,也要活得有意义,兴许这是鲁迅先生所说的走到旋涡的中心。
这样我就不再渺小。
并非批判沉醉者,也并非摒弃无我之境,不过这两者应该分开,像我这样的人很难平息雄心,就算外表表示的多么沉默无言,心中却常有狂意难平,它往往只是一时冲动,却时时重现。


五·雨

清雨踏春。
苏州的疫情也有些减缓了。心中甚是宽慰。
清雨未至,却说道清明是因为有幸,我吃到了几个青团。沁入人心的一种味道吧,上次吃,还是两三年前的事了。总觉得菜场阿姨做的团子味道比网购的来得好些。
收敛了文笔,不想再去诉说或是咆哮般的突如其来的激昂。
杯中的早茶氤氲着香气。只是默默悼念那些逝去的人和事。有些时候,也会为之感伤,就像联播里放的极其主旋律的话:李文亮医生走了,第一个说真话的人走了。只见天下人皆拍案而起,医者列阵前行,肃清乱象,荡平河海,全中国已经众志成城地抗击着这一切,全世界也抗击着这一切。
有些人看医生走了那么多,总会生长些不必要的担忧。可是,我们只能去面对这一切,这是全国都要经历的一场天劫。
夜深,我想,真正的成长是学会心平气和的倾诉。
家中,平时写点题目是日常,练笔已经成了奢望。
有时望着外面皓月当空,写了篇“天上白玉京”的应试作文,总觉得意向太过遥远,自己无法描绘,只是生硬的堆积辞藻。
所以,我去学做饭,古龙笔下也有个姓金的侠客吧,名字是什么不知道了,貌似是《孔雀翎》里的。别人在想,他为什么能独步江湖那么多年,他就给客人做饭吃。他把情感和精神注入到自己的厨艺当中,全然不像一个经历过纷争的人。
做一个温柔的人,做一个赤子。
去听线上的讲座,看看古人的饭食,那些皇室所吃的土拨鼠、果子狸,现在想想也真是善恶果报了。

六·衣袂破风

希望有朝一日,风声渐停。
雾敛雨收,云卷天开。
我们所处的大同盛世,能够退散一切可见不可见的蜃楼怪象。
在家中待久而缺乏心灵滋养的人,可以出去看看。我也能够真正走出那个被迫困守的象牙之塔,走到旋涡的中心,去对抗萧杀的天色,去阅读时代的颂词。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去掉狷狂,写在绢上,把它封存吧。
经此一“疫”,是不是应该做个成熟的人?
初中2年级 散文
字数:1768 投稿日期:2020-3-9 18:02:06

推荐3星:[2002817]2020-3-10 9: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