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人间录人偶伯爵八

夏目铃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希望每一章都不无聊,很需要什么能一针见血的建议~新年快乐,万年一更~
  “婆婆。”
  米迩上前道:“玛丽她……”
  “好了好了。”,女管家不耐烦地摆手,声音粗嘎难听,面上阴冷道:“米迩,这事你不用管。”
  她仿佛没有一点惊讶,显得格外平静:“都听着,暗夜古堡里不需要喜欢嚼舌根的人,我希望你们对这件事保持沉默。”
  她阴鸷地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佝偻矮小的身子阴森地立着,接着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佣玛丽,米迩注意到她的目光明显在十字架上停留了好一会,眼里冰冷平静,没有一丝同情。
  医生威廉赶过来站在门外,示意性地敲了敲开着的门,顿时把所有的的目光吸引到他身上。
  威廉是一个医术高明的中年医生,若非如此,洛斯伯爵是不会让他以平民身份特别住进暗夜古堡的。
  然而医生威廉很神秘,平时基本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也只见过几面。
  “卡雅婆婆,”,医生威廉站在门口,看了看现场的情况。
  女管家冷着脸:“威廉先生,这也不是你需要管的,请回去吧。”
  “哦,卡雅婆婆,”,医生威廉眼里带着兴奋,盯着女佣玛丽的尸体像在看什么珍贵的东西:“又……嗯,有人死了,可以让我看一看吗?”
  米迩皱了皱眉:医生威廉在某些方面确实有些怪癖,比如对人体实验的疯狂热衷。
  “行了,这事我会处理。”
  女管家直接拒绝了医生威廉的提议,她走到女佣玛丽身边取走她手上的十字架,让年轻的佣人们处理女佣玛丽的尸体。
  虽然被叫到的佣人本身是抗拒的,毕竟忽然要去处理一个尸体,而且还是经常相处的一个人,但无奈整个暗夜古堡的佣人都不敢不照女管家说的办。
  等人基本散了,米迩觉得自己差不多也需要离开了,他跟女管家说了一声退了出去。
  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米迩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女管家的眼睛,赫然一惊!
  那是一双饱经风霜后略显浑浊的眼睛,看向自己时竟有着一丝厌恶和刻骨的冷意,她目光平静而疏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米迩没有回头而是加快步伐离开,没由来的慌张让他在那段时间脑袋几乎一片空白,心里纳闷自己是否得罪过这位可怕的女管家。
  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米迩坐在书桌前,米迩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房间就在不久刚才有人来过。
  书桌上的布置被人动了,来人似乎小心谨慎地将所有东西放回原位,但可能是因为离开得慌忙,将米迩随手放在桌上的书不慎挪动半英尺,而床单枕头也明显有了与之前不一样的褶皱。
  显然,刚刚有人翻了他的房间!
  米迩环顾整个房间,放下窗帘,将刚刚在桌底边角撕下来的小纸条从身上拿出来摊开,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符文和一行文字——不要相信任何人!救我!!!
  上面的文字看起来很潦草匆忙,但米迩觉得无比熟悉。
  对!是他自己的笔迹!
  米迩心猛地跳了一下,他从来没写过这样的话,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模仿他的笔迹恶作剧,又或者另有图谋!?
  总不可能,真是他自己写的吧?
  如果是他自己写的,没理由他一点也没印象,如果是别人写的,又为什么要做这种恶作剧?
  在暗夜古堡里,他应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吧?
  米迩禁不住叹了口气,这阵子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他怀疑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可怕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那天晚上那个神秘的少女所说的话,她说——,“你应该都忘得差不多了,不然洛斯会这么久都没下手?”
  忘得差不多?下手?洛斯伯爵难道真瞒着他什么不成?
  他,要不要自己去找真相?
  正在米迩入神之际,一本书从书架上掉落下来,啪一声砸在地上。
  这瞬间吸引了米迩的注意,他走过去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发现居然是自己找不到的那本笔记本。
  刚刚有在这吗?
  米迩顿觉奇怪,他看了眼平凡无奇的笔记本封面,脑海中逐一浮现了暗夜古堡的每一个人的脸。
  是不是刚刚潜进自己房间的人放回的?为什么不放回原地,是想让他以为自己记错了放松紧惕吗……
  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米迩心中有许多疑惑,但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可能在靠近自己失去的那份记忆,他在靠近那份记忆,在寻找触手可及的真相!
  是了,这种似乎在接近丢失记忆的强烈紧张感、甚至是恐慌一下子涌上心头,他感觉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仿佛下一刻心脏就要逃离胸腔,炸裂开来。
  米迩在房间快速来回踱步,醒来的这些日子,他不是没想过找回失去的记忆,但每次不是被洛斯伯爵警告就是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而忘了自己的初衷,这回,他要自己去寻找真相,哪怕触犯洛斯伯爵。
  一旦打定主意,米迩内心反而变得平静了很多,他想了想,决定从笔记本和小纸条入手。
  笔记本也许是洛斯伯爵谎称是他的,但也可能里面真的被失忆前的他藏了些什么,毕竟他一向比较谨慎,但如果真的藏了些什么,他的谨慎又是针对谁的呢?
  而小纸条上的字迹,米迩觉得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自己的字迹了,又或者说他的潜意识在无时不刻暗示他,小纸条上的字迹确实是出自他的手。
  所以关于这点,米迩甚至怀疑和他失忆的事有关,不过如果连潜意识都是假的,那就太恐怖了。
  米迩不经意看了眼窗外,脚步也放慢下来。
  窗外……
  他的思维猛然跳跃性地回到今天女佣玛丽诡异的死亡身上,感觉这里面或许和自己要找的真相有关……
  窗外的废弃仓库……
  “她当时……在看窗外的废弃仓库?”
  米迩想到了女佣玛丽去世前魔障般看窗外的景象,她当时说、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学2年级] 字数:2028 投稿日期:2019-2-4 23:51:36

推荐3星:[亦笑清云]2019-2-5 0: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