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与暗流(十一)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水汽的味道变得十分厚重,有一股不能说得上是难闻的咸湿气息,像是一头扎进深海之中般,让我有些呼吸不通畅。
  传说中有一个叫作鲨之岛的地方,就如同他字面所表达的意思,那是一个小岛,岛的周围是黑压压的大海,海面上空漂浮着浓重潮湿气息,一年四季都在下雨,但并不在欧洲,也不在其他可能分布这种海洋性气候的地方,只有阴森的鲨鱼在海浪里翻涌。一年四季都下雨的话,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很麻烦吧,像是作物收成什么的,虽说雨水多是好事,但是这样一样阳光就会不够,再加上泛滥的水会导致一些生态问题,怎么想这种地方都是无法住人的,但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真的有人居住,大家安居乐业,过着现代人的城市生活,哦,顺便提一下,他们可不是什么原始部落的人,那是真真正正的现代化都市群体,和我们别无二致,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每天要忍受的天气不同了吧,大家都被迫每天披着雨衣出行,或者是撑着雨伞,还有高高的雨靴。当然这种生活我必然是无法忍受的,换作是我,我定会从那里逃走,为了体现我的友爱之心,临走之前我会叫上我的朋友和家人,稍加劝说,若是他们执意留在那里,那我就只好独自出行,这也是作为我仁至义尽的体现吧。当然作为一个岛,通讯什么的,在这种信息化的时代下称不上困难,但是和外界进行物资交换什么的,还是主要靠船只,经常有巨大的轮船在各个海港停靠,但问题也越来越尖锐,这一带附近存在着太多的鲨鱼,导致轮船运输货物可能会威胁到船员的安全,据一个曾经在海港工作的人员所说,他在前些年的一次货物装卸过程中,看到了一条比轮船还大的鲨鱼在不远处的海面一跃而起,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当然也带来了巨大的恐慌,人们纷纷躲到了远离轮船的岸上,但鲨鱼似乎没有想攻击人类的意向,只是悄悄地走掉了。那个人是这么说的。光听我的描述还不足够,您需要亲自去鲨之岛上好好游玩一番,只有亲身体验那里的魅力,才会发自内心地感叹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地方。
  
  这是我开始拯救世界的第二天,也可能是我坚持女孩的建议的最后一天,若是今天依然像昨天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我就要打电话去质问女孩了,当然我也是无能为力才会这么做的。我像是动物园里的观光人员,拿着一张已经了然于心的地图在到处游览,又是地铁口,又是林荫小道,没完没了啊。
  又到了往日的办公室,今天似乎更加难熬,短短一个小时后我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经过我的多次决定后,我依旧没有把家里的东西带来,像是图书什么的东西,因为我生怕一不小心那些东西也会地一声掉入了我摸不到看不见的虚空之中,简单来说,我不想因为什么奇怪的原因,像丢掉我的工作一样丢掉我珍视的东西罢了。没有带任何消遣物品的我,选择在图书馆的书架之间游离,不过也因此我多多少少关注到了我曾经没有注意过的书,怎么说呢,是我曾经看到过但下定决心不会去注意的书,那些东西不说内容如何,仅仅透过封面和标题就让我提不起精神,对我来说他们就像是粘在桌板下的口香糖一样。但在对这些书籍的重新审视之后,我才发现其中也是有许多可取之处的,有些也就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看的封面而已,我在大致阅读了一些我曾经抛弃掉的文字之后,时间也悄悄地加快了脚步,不知不觉地到了该下班的时候,太过沉浸在看书的氛围中,以至于忘记了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改变的事实,这无疑是给我的沉痛的一击,不想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但我似乎也没有那么悲伤和困惑,说不定现在不发生什么改变,世界反而更加正常,若是突然一颗陨石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房子上,然后女孩打电话告诉我这就是所谓的改变,那我丝毫不期待,说不上期待了,这一定是一种极度让人厌恶的事情。
  
走在树荫从中,今天的人比昨日少了很多,大概是因为今天天气不是很好,温度低了很多, 太阳也只是病怏怏地挂在天上,越来越有冬季的味道了,那么话说回来,究竟是天气为冬季作准备呢,还是冬季为天气作准备呢。
  随着我缓慢地移动,步伐变得越来越艰难了,看来今天确实比平日里要冷很多,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了,空气中似乎夹带着露水的气息,若是把我蒙上眼睛说现在下雪了,我也多半会信。这是下雨的前兆吗,我得快些回家去。如是想着我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到达那个地铁站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熟悉的路似乎源源不断,绵延不绝的重复景象在我眼前出现,当然只是我太过想回家的欲望冲昏了我的大脑,随着身体机械般地运转,光亮也变得越来越多,我在艰苦卓绝的跋涉之后终于到了街市上。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水汽的味道变得十分厚重,有一股不能说得上是难闻的咸湿气息,像是一头扎进深海之中般,让我有些呼吸不通畅。四周也是湛蓝色的黑,路灯里放出来的光也不像往常一样澄澈,这次像是经过折射一般映入了我的瞳孔,我好像是一路跑了过来,但我也分不清身上的是汗还海水,胳膊的摆动一些吃力,像是受到了海水的阻力一般,我这是在海底吗。我身上的各个部位开始卡壳,像是破旧的古董机械一样,感觉身体快要放弃运转,这种感觉,我从未期待过,可能我今天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吧,明天再去联系女孩也没有关系,就当是寻求一些帮助吧,我这样想着, 困难地朝着地铁站走着。
  可是那下一刻我再也无法继续朝着那个方向行走了。
  在对面的杂货铺旁,我看见了萤,那是我从来不会认错的身影,淡蓝色的羽绒服披在身上,圆圆的脑袋后面扎着往常一样的马尾,露出了一副冻坏了的神情,似乎是刚刚在便利店里买完东西想要回家,又在看到她的侧脸之后,我更加坚信她就是萤子。
  潮水的声音不肯离去,我像是海鱼。
  原来萤子就是住在这里吗,我在这工作了这么久竟然从来都不知道,不过,我不知道应该也是正常的,毕竟我不可能每天都像今天这样碰巧撞见她,也不能说是撞见了,是碰巧在马路对面看见她,这种概率,就算她是住在这里的居民,我认为也很小,而且偏偏是在这种天气,该死的,在我身体偏偏受到影响的时候。我多想几个大步追上她,告诉她十分想念她,并且我想知道她家住在哪,等到一切正常之后,我……我又该怎么做呢,想到这里,一切都好像失去声音,就算我拼命地张开嘴巴想要说出什么的时候,依旧没有声音发出,一切都像是被海水吞没一般。我真的是太疲倦了,但是我还是好想去追逐她。
  又思考了片刻后,我已经没有机会追上她了,我放弃了,我像是一具尸体般,是我自己拖着我自己,还是有谁在帮助我,我也不清楚了,只记得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中,从冰箱里取出了皇冠牌伏特加,随意地加入了几块冰块,就喝了起来。冰冷,又是源源不断的冰冷,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温度,为什么会这么冰冷。酒喝起来倒是有些暖和了,但我依旧还是在发抖,冰块碰撞的声音还是在脑袋里回荡,在黑暗中恍恍惚惚地喝完了酒之后,渐渐地,冰块的碰撞声变成了潮湿的水声,在我的大脑里,像是有一艘帆船在风浪里颠簸。我就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周围是一片万籁俱寂,渐渐地,意识被拽入了深邃的虚无之中。
  
大学 小说
字数:2687 投稿日期:2019-12-31 18:42:33

推荐3星:[ROOT]2020-1-2 21: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