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的天体(二十一)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闭眼后便把意识和所有情绪一同送入了虚空,让黑暗撕碎一切,随后,慢慢地等待着破晓后的重组。
   小岛就像一艘颠簸的小船,在黑色浪潮的涌动中摇摇晃晃,雨滴迅速地砸向地面溅出了巨大的水花,周围的所有仿佛都想要把小岛吞噬殆尽一般。乌云黑压压的,却没有要电闪雷鸣的迹象,唯独大得不寻常的雨和狂啸着的海风。道路两旁种植着的树的枝干,已经歪歪斜斜,在空中抽搐着,摆出一副模糊的模样。雨水顺着树干往下淌,在最底下和泥土浑成一汪粘稠又深邃的水,歪歪斜斜地在地上肆意地扩散,直到被地面上的雨水稀释。海洋里的鲨鱼成群地围绕着小岛,像是在享受猎物最后的挣扎。
  
  
  
  
  
  
   我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了,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发了疯似地冲出了门。
   经过一两天的时间,我在村里几乎一无所获,可女孩依然在期望着什么,我应该给她带去什么呢。困难,不切实际。我什么都没法做到,就算我已经知道了原因,但结果总是一模一样地呈现在我面前。
   来到门外,劈头盖脸的雨水让我清醒了不少,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厚重的潮湿,雨水的密度和落下的频率快让我窒息了,冰凉的触感在全身蔓延。但这些都无法阻止我,有一种明确的感觉在指引着我,指引我寻找真相,即使它是那么失准、那么微弱,我开始奔跑起来,村子里的每一处都是如此熟悉,像是一种本能一般,如同我曾经到达过一样,我的脚用力地踩在水泥地上,飞奔在这片我熟悉的土地上。水流在海洋中汇聚又散开,有些则形成了漩涡,水汽也向着某个地方聚集,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是兴奋的感觉吗,还是什么,我分不清了,有什么东西充斥着我的血液,让我越来越疯狂,我在期待着什么,我应该很明确吧,此时此刻我却什么都无法思考了。继续跑着,直到在家门口停下,直到回到家门口前,我没发正常地思考。每次都是这样,就是这样无数次地,迎来了她的结局。我明明知道会是这样,为什么每次都要做这样的事情呢,这种事情大概没有人明白吧。
  
  
  
  
  
  
   打开门后,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景象,女孩已经死了,像是被某种邪恶的意志所杀死的一般。她的身体上充满了被锋利器具划伤的痕迹,在背部,那种痕迹以某种姿态与顺序排列,似乎是在契合肋骨的位置与形状,从膝盖往下的部分已经被砍掉了,不知道扔在什么地方,当然包括手肘以下的部位也是同样,不知道被遗弃在房间的哪个角落,到处弥漫着腥臭味,雨水也很难冲淡这种味道,夹杂着湿漉漉的水汽,这种气味不是那么粘稠,而是稀释在整个房间里。
   她的身体被直立地固定在地板上,以她为中心画了几个猩红色大小不等的圆,应该是用她的血液的吧。双眼无声地望着前上方,脖子也被尖锐的东西固定了,从肩胛骨一直刺穿到下巴,整个头部被支撑了起来,她的双臂也是呈打开状的,被那种锐利的铁质器具从腰间一直插入到手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碎掉的骨头。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渴求什么,渴求某种仁慈,渴求某种施舍,希望得到什么,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像雕像一般摆在房间的正中间。
   红色的血液洒满了整个房间,我已经目睹了这样的情形无数次了,我重复着这一切,我已经快崩溃了。只要我在看到这一切后,像个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女孩就会一如既往地出现在餐桌旁,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然后我会在傍晚的时候出门,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之后回家发现女孩已经死在了客厅里,像这样的日子,已经重复了不下十次,我想要改变什么,却是那么无力,无论我做什么,无论我理解了什么,女孩在晚上就会像布娃娃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我想要抱头痛哭,想要用拳头狠狠地锤击地面,可这些我都没法做到,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这么做了,就算我好好休息了一晚,但每当我看到这幅情景的时候,全身都失去了力气。每重复一次,我的心精神就越脆弱,少女像是被早早地宣告死刑了一般,就像几年前的萤一般突然消失了,只不过这种消失要更加具体,更加绝望。
  
  
   我跪坐在地上,凝视着黑暗,凝视着窗外淡蓝色的光,凝视着少女苍白的脸庞,无论看向什么,都是一片空虚,在房间里这样任凭时间流逝,和已经死去的少女一起,给我一种不真实感,可这确确实实已经发生了,少女的尸体以某种怪异的方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我凑近了看她的眼睛,里面有惶恐,有悲伤,还有什么呢。那副眼睛越看越空洞,越看越无法自拔,我只好把目光移到别处。干涸的眼泪,浅浅地挂在脸颊上,嘴角似乎还在不停地抽搐,那是疼痛难忍的表现,脖子周围体无完肤,已经全都是淋淋的血肉了,在肉的深处还有更深的暗红色,应该是被利器二次划伤,仔细一看,才发现两只耳朵已经被切掉了,在证实了一切之后。少女已经死了这一概念才缓缓地降落在我的心头,可是第二天她又会复活在我的面前,那么空虚、那么可怖的事情,我又该如何面对呢,现在我的,保存仅剩的理智就已经如此艰难,我还能再为她做些什么呢。
   屋子的地板上全是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我安静地跪坐在黑暗中,慢慢地才发现是我的泪水滴在了地板上,夜晚是那么狂风暴雨般的喧闹,以至于我没法听清楚那个声音,直到我的心慢慢静下来。我再次伸出手抚摸少女的脸,是那么冰凉……想再次提起手的时候,似乎已经办不到了。黑夜慢慢地加深了,暴风骤雨也基本上停止了,在这个时候,万物即将统一,只需要将我的意识抛弃到远方,我就能再次见到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个面带笑容的少女。当然,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已经越来越困难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甚至开始觉得女孩的死亡是由我造成的,我也想过终结自己的生命,可我办不到,就算如此,若是第二天依旧如初,我一定会丧失神志的。
   今夜,不知道第几个夜晚,又一次目睹了少女的尸体,内心还会像第一次一般惶恐吗,还会像那样内疚吗,还是说有其他复杂的情绪呢。我静静地坐在少女身旁,任由外面的风雨肆意侵蚀这片大地。
  
  
  
  
   最后一次抬起手摸了摸少女的脸,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虽然指尖还有一点点在颤抖。
   我已经麻木了,我会竭尽全力地来救你地,这次。我好像在约定着什么,像是对女孩,更像是对我自己。手快使不上力了,最后我呆呆地靠在了女孩身旁,让思维以最慢的速度自由地扩散在大脑中,闭眼后便把意识和所有情绪一同送入了虚空,让黑暗撕碎一切,随后,慢慢地等待着破晓后的重组。
  
  
  
大学 小说
字数:2418 投稿日期:2020-4-16 4:11:05

推荐3星:[雪落无言]2020-4-16 21:5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