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许一5173
专辑:自由者作文俱乐部
“接接看|接龙文章第一篇”《世人多愚笨,失控就多诚恳》
1
扣动扳机的瞬间,隋夏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虽然已经许久不再庆生,但今天可以是个例外。他听见子弹穿过他的头颅,恍然又想起六月,南方的夏天,被暴雨困在课室的那天晚上。是晚自习,光亮的日光灯下,大家都在埋头写题,只有肖兰侧头看向窗外,默然听雨,
于是,他后悔了。

2
2017,隋夏颓然地站在一片废墟中,看着熟悉的楼房轰然坍塌,面前的沙砾土石如暴雨般落下,他才明白,原来不是因为雨停了就毕业了,是因为人的一生,永远都在分离。日子如走马灯一样闪过他的眼睛,像极了许多未完结的故事片段,可惜隋夏从来不是一个好的写手。

如果说郁郁不得志是因为有志可寻,他甚至配不上这个评价。隋夏的生活很简单,赚钱的愿望就是为了提前五十年退休,写没人看的东西,小说签不了约,车也交不起保险,更加养不活自己,每天重复做报表和统计,夜里写文,在无名网站里收获这样或那样的批评指点。

是就此死在平庸的人群,还是活在笔下永远完结不了的故事里,无论哪个,隋夏都做不出选择。当然了,隋夏也收到过好的评价,说他写的画面让人心中一动,能唤醒许多思绪。

隋夏把那个评论看了又看,最终用纸打印出来,贴在了电脑的屏幕上方。他时常会想,人的一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有意义,如果始终无意义,那么来这一趟似乎不值,可如果有意义,那么他走的时候,又会多么的舍不得。他总是想这种无法解答的问题,有时候想到天明,也只会更加抓狂地失去睡眠,然后失去工作上的准确率,被老板叫去谈话,泼一盆清醒的冷水。肖兰又会怎么想呢?

隋夏偶尔也会在这死水一般的生活里想起这个模考前夕,静坐听雨的女孩。他打开手机,点开了她的朋友圈,发现最新一条是在他的城市。这个城市以漂亮的海景而闻名,可惜因为路途太远,地铁要坐两三小时,因此他从未去过。照片里,阳光衬得她的笑容很是温柔,身后是寂静的海浪。隋夏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是冰箱里拿出来解冻的鸡肉,堆在垃圾桶里的空可乐罐,和一桌解决不完的工作文件。

隋夏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瓶新的可乐,告诉自己事实的差距:她和他的生活截然不同,也注定不会再次重逢。隋夏看着女孩的朋友圈,再次失眠了。他枕着手臂,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床上的枕头很软,但是他丝毫没有睡意。他是一个摇摆不定的指针,两极之间或者几多选择,他都是中立。隋夏经常自己在脑海中排演辩论赛,A方对人生哲学的思考是:如果一切带不走,那么徒劳留下痕迹,就是无意义。而B方是觉得时间有限,人的折腾可以无限,只要努力创造足够多,那些作品发光发亮,就会让人生有意义。这双方有点像过程派和结果派。

如果按照A来看,那么人的结局必定会死 ,那人们能说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吗?可你也许感受过风,感受过情感,但终归于尘埃,变成碎在空气里的灰烬。隋夏也不是没有问过身边人,关于死亡和人生的意义。

而他们的回答大多数很豁达,有些人说能过一天就一天,想那么多干啥,有人潇洒地说,人死灯灭,没什么大不了,也有人逃避思考,逃避这个无法解决的事实。如果这个问题反过来问隋夏,隋夏会说,我尝试让它有意义,但是我始终害怕那个尽头。隋夏害怕到什么程度呢?他会彻夜难眠,拼命抓住身边的光亮,紧紧握住手机,听手机里直播的人声,告诉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才能在黑暗中昏沉睡去。
3
后来在上班的地铁上,隋夏碰到了高中的同学。虽然说不上太熟,但是也有能叙旧的话题。隋夏了解到同龄人有些已然早早进入婚姻殿堂,生了几个孩子,有些当了高官,每日为了一个入户的资格和房贷,而生活得焦头烂额。相比之下,似乎大家的时间都不在同一线上。

老同学拍着隋夏的肩膀说他的生活让人羡慕,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隋夏苦笑了一下,自己一个人的饭从来匆匆敷衍,回到家中,除了忙于工作就是和失眠作斗争,因为人缘不好,也避免了许多人际交往上的会客。隋夏指了指地铁线图,和老同学道歉说自己要下车了,挥手告别后,隋夏站在同方向的地铁门前,等待下一班地铁。

隋夏抬头看候车牌,显示的是“育西方向——三分钟抵达”。地铁轨道空荡,隋夏目光落下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地铁门后出现了熟悉的身影。对面是反向的地铁,而那条路线他也略有耳闻,是被同事们戏谑称是金融大佬们的专用地铁,一路上的站点,房租个个都奔着万元起步。

隋夏隔着两扇透明的地铁门,平静看向对面的女孩,比照片上圆了些许的脸,身形还是瘦,过肩的长发也剪到了耳边,显得利落许多。女孩走近了些许,歪头看向地铁来的方向,对着透明的玻璃门理了理头发。隋夏掏出手机低下头,胡乱摁着屏幕,尽量避免和女孩的对视。

不知因电量不足还是其它,手机突然变得滚烫无比,无线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句歌词,“爱上你的我,天生为你奉献。”头顶的空调一年四季都在勤恳运转,当双向的地铁分别开来时,风也从门的缝隙里猛地吹来,带来阵阵寒意。隋夏点开了肖兰的朋友圈,又按了返回键,手指停留在“发消息”的上面,却迟迟无法摁下去。

隋夏缓慢将手指移到女孩的头像上,轻轻点开了大图,是一个捧着月亮的小人。隋夏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问过肖兰人生意义的问题。如果问过,自己也应该记得。如果没有问过,现在再问,也失去了勇气。就像这两趟反向的地铁,哪怕一瞬停留,彼此停靠在同一地段,可终究奔向不同的地点,开始不同的际遇。这个停留点,只是偶然交汇的一站。


隋夏点开微信设置,也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了一张黑夜里的弯月。隋夏摁灭了屏幕,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为了保持平稳,隋夏在人群中一边扶着柱子,一边听着地铁的报站而昏昏欲睡,而口袋里的手机一震,锁屏上弹出了一条来自小月亮头像的消息。
“刚看到一个人很像你,你也在G市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中3年级 小说
字数:2280 投稿日期:2020-7-30 1:55:56

推荐3星:[林落1175]2020-7-31 15: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