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选择——第一章

ZCK1999716 新华中学
第一章写的有点简单,打算写十章左右,这第一章就先练练手。
  “快点!你们这些猪猡。”衣冠楚楚的军头举起他手里的长鞭,他没有打下去只是把手收回来正了正军帽,拍了拍裤子。
  “赵队长,您先休息休息,别着急我来处理他们”癞子从远处跑来,给军头递上一支烟并迅速从口袋里拿出火机把烟给点燃。“狗日的们快点,没听见话啊,在这么慢腾腾的,到了城里用最粗的子弹打穿你们的脑袋,让你们死都不得舒服!”说罢,他又得意的转向军头标准的敬了个礼,露出他被烟熏成那黄黑色的板牙,这着实让人作呕。军头挥了挥手,意思让他下去。
  眼下正是春季,来自北方的大风吹的这片土地黄土飞扬,隔上个几天就有一场大的沙尘暴。当然这沙尘暴不是沙漠里的那种足以让人致命,但翻滚的沙子吹破皮肤,磨瞎眼睛确是绰绰有余的。这些犯人要被押送到一百公里外的县城里执行死刑,给出的罪名是“勾结土匪,破坏军民用设施。”犯人们只知道自己将被押送到县城,其他的他们一律不知,更不知道自己是死罪,甚至有的人以为接受接受改造就可以被释放回家,继续和老婆孩子维持难熬的生活。
  眼下,他们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天的距离。太阳下山之际,这群犯人被压送到附近的一个集镇里。
  “癞子,你给我安排好,把它们塞进监狱里去,敢丢一个,我明天把你送上刑场。”
  “军头,你放心,我今晚就是不睡觉也不敢有一点怠慢。”说着,指了指周围的几个人“你,你,还有你,跟我去看守监狱,出了乱子你们都给我陪葬。”他又向军头敬了一个礼,只不过这次非常严肃,没有露出他那常恶心的牙齿。
  这毕竟是小镇里的监狱,阴暗潮湿而且狭窄肮脏。十来个人排成一列被送进监狱里。“宸哥,你看看墙角那白白的东西,是不是面粉啊”。柱子在后面小声说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差不多二十岁,可长年的饥饿让他瘦骨嶙峋,从肚脐眼往上摸,只能感觉到硬地硌手的皮包骨头,他眼睛深陷下去,说话也有气无力。此刻,他却直勾勾的看着墙角那摊东西。
  在他身前的是于宸。他今天二十七八,因此,看起来也比柱子更成熟些。他也饿的荒,眼黑了好几次。可这几天的折磨他并没有消瘦多少。他轻轻咕哝:你是不是呆傻了,那是石灰。”
  “他妈的,谁让你们说的话!”站在前面领路的那个痞子,二话没说拿起鞭子把前三个人抽地鲜血直流。可这些伤口和之前所有的创伤比起来算得上什么呢?站在后面的几个人并没有觉得窃喜,可能有一些庆幸,但他们内心都充满了愤怒,只是不敢发泄出来罢了。
  长期的农村生活,让这群特殊的人十分坚强,要换做那些城市娃娃,可能在半路上他们就要死光了。这对赵队长是好事,上面给他分配了十二个“死刑”名额,抓不够数的话那就等于他通匪,这可是死罪。
  赵霖在宽敞整洁的房间里脱了靴子换上脱鞋。他走到镜子前梳了梳头发,他想让头发遮盖住左额上的伤疤,免得毁了整个面容。
  这时,门外有人报告:“头儿,人到了。”赵霖轻声且讽刺的说到:人到了还不让他进来而且你还不滚。”推门而进的是个风俗女子,这是******院老鸨子安排来给赵霖享受的。
  女子身子高挑,身材丰满,精致的面容上还化了淡淡的容装。紫色的旗袍从底端开始分叉一直延伸到屁股的位置。
  赵霖坐在椅子上给她打招呼示意让她过来。他摸着那女子的屁股并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他又伸进她的旗袍里,从下一直摸到上尝试着摸她的奶。“真是个美妞,让我好好摸摸”赵霖满口涎水,这让他更说不清楚话。
  临走前,老鸨子特别嘱咐过她:注意你的身份,好好服侍赵队长,不会说话就别乱说话,把事情搞砸了,你回来我就吊死你。
  所以,她不敢多说话,就紧跟着奉承了一句:“能认识赵队长这样年轻有为的男人,小女子真是三生有幸。”
  赵霖嘿嘿嘿地大笑起来,性欲已经让他多等不得,他直接把那女子扔到床上,像猛兽一样撕解她的衣服。而她反抗不得,只能配合他的行动。
  半个小时后,赵霖气喘吁吁的穿好衣服,他看着那个女子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你还不给我去烧热水洗身体,楞在这儿干嘛?”。两行热泪从那女子脸上留下,她穿上撕破的外套,半裸着身体跑出去。对啊,她算什么呢,自己都不能把自己当人,哪有什么自尊可言呢。
  不多时,癞子急急忙忙跑进来:“头儿,不…不…不好了!”他结结巴巴的,然后咽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几个猪猡在监狱里挖墙,墙塌了下来砸死了一个。”
  赵霖勃然大怒“死了一个人?其他人呢,都跑了?”
  “不不不,其余人都被我们拿枪指着,他们不敢跑!”癞子和条狗一样怕主人生气,夹着尾巴胆小的回答。他生怕他的队长把他抓去充数。
  “你先下去,把那个二十来岁的人拉出来,让其他人在旁边站着,我随后到!”说完,赵霖急急忙忙穿上衣服,他又拿起白布擦了擦皮靴。这是那女子回来了,赵霖走到她面前,又狠狠的捏了一把她的奶,接着说:“你回去吧,我明天把钱给你送去。”
  赵霖让手下把柱子给绑起来,对着其余人说:“你们这群犯人,逃了一路了还想着逃?我今天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赵霖对着手下的喽啰说“这些人想逃,你去把那小子的腿打折,给其他的猪猡们看看。”赵霖转过脸来,又对着那几个人说“这就是下场,最后一晚上,你们给我安分点,否则我砍死你们。”
  晚上十点左右,他们又被押送进了监狱,只不过这次,柱子是被抬进去的。这一路上他们受到太多如此的待遇,因此到后来即便受了非人的待遇没人敢给自己辩护。
[大学2年级] 字数:2089 投稿日期:2019-3-13 23:31:05

推荐3星:[安德]2019-3-16 14: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