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 散文 阅读指导

然而我不是神

许一5173

专辑:自由者作文俱乐部

<Blue>他与他深爱的人共同推开了地狱的门。
1
我已经看腻了所有在首末段落点题的课堂文,也厌倦了钉住框架,无法跳出自我审视的套文。我在这一场本就是错觉的人生里麻木地蒙眼探寻,徒劳前进。自以为所有留下的痕迹,创造的东西都会被时间缓慢抹去,却做不到不去创造。如果说世界上有任何是不变的,估计就是那些坚持自己一成不变的套路和架构的人,我企图与他们不同,我追求的是心安理得,却也惧怕一语成谶。
2
我想要给我笔下的人物一个完美的人生和脆弱不堪的灵魂,再伪造他的高贵出身,让他处于极度温暖幸福的幻境之中,安然地成长至少年。而后,我就要给他安排一个无理由的,不可反抗的,只属于命运的严惩。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自己是这个微小世界的神。

我想要他的眼瞳是蓝色,他就会拥有一双比天空更湛蓝明净的眼眸。我写他的爱人会出现在一个雾蓝色的湖泊旁,那娇艳婀娜的少女就会日日在岸边等待,每当湖面荡起涟漪,她就会在那神庙中下跪,双手合十,向诸神虔诚地祈祷,祈求那人会安然地淌过长剑利刃,在春色之中成为她的一生挚爱。于是他们会在晨光中相爱,抚上那温热的脉搏,如祈祷般虔诚地触碰她的唇,给她最甜蜜的亲吻。他们坦然拥抱彼此的不堪和脆弱,甘愿放弃永恒的自由,立下此生不破的誓约。

她会是那样的美好,被艳阳,鲜花和美酒簇拥,拥有不离不弃的朋友们,理所应当地被珍爱,不应被病痛和苦难缠身。可只有当金丝雀被囚困,镜面被碎裂,他永远地失去所爱之人,平静安详的生活才有了存在的意义。我要他无力地看着爱人与理想一并死去,在他碧蓝的眼眸里掀起惊天的波澜。我要他无法改变爱人的贫困,无法阻止她的受苦和牺牲。哪怕他怒吼着,不甘心这命运的安排,我也要将这厄运强加于他身,让所有的噩梦成真。

如果非要用场景描写来推动情节发展,我也绝不会选择天空和海洋,尽管同样是蓝色,我可能更偏爱于云朵和海风,特别是燃尽残阳后,那无法全然褪去的,霾蓝色的云。那么故事就写到了这儿,他在暮云之下,废墟之上,变成一只任由宰割的羔羊。他身形单薄,却紧抱着死去的爱人,步步艰辛地走到了神庙之中,相信诸神会领他推开地狱之门,如此这般,他才能与恶魔做一笔等价交换的交易。他许下誓言,只要爱人重现笑容,哪怕拿走他的一切,他也绝不后悔。

他温柔地抚摸爱人身上那新旧交替的伤痕,却始终无法停下对她心口的注视:伤处早已血流汩汩。尽管他好似疯了一般反复地询问,为何所爱之人会被献身于祭礼?为何当他赶到时,白色裙摆早已浸染血泊?

发软的乌黑长发和那枝从她心口长出的鲜红玫瑰,在清冷的晨雾之中,一齐与血肉扎根,永不离分。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被心底的恨意胁迫着,千万次地尝试自刎,都被我随手化解。终于,他的泪水湮没了抗争的刀剑,却依旧执着于无力的辩驳。他开始说服自己终日沉睡,在爱人被毁灭前的记忆里,沉溺于她的温热脉搏。

我玩弄着手指,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在幻境和现实中奔逃失措,却依旧不忘别上那朵以爱人心口之血所浇灌的枯败玫瑰。

经过他奋不顾身地一再尝试,我终于还是让他打开了地狱之门。我喜欢让他犯错,再将他宽宥。可我也信奉等价交换,于是他无法再坦然地爱上任何人,只得无望地自我撕扯,像极了一只困于命运之笼的兽。所以我才说,用蓝色的海洋比喻他们的爱情,反而会显得我过分温柔。

在这个世界之中,任何爱情最终都要败给蹉跎。

可惜千百年来,多的是他这种不甘寂寞的飞蛾,自以为献出所有就会胜券在握,祈求神能被片刻的爱所蛊惑,从而开恩修改世界的法则,从而飞蛾便能够成为这个无情世界之中的英雄象征,亦或让那个死去的少女成为了爱的化身。这幻想的一切都像旅途中窗外的另一条轨道一样,它看起来是那么的安详平和,不敢说为了爱而乞求于他人。它哪儿都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它去不了我的目的地。

3
然而,我不是神。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一片湛蓝的海域之上,而他居然在岸边扬起了帆,准备远航。尽管阳光不再猛烈得让人发昏,它也依旧蓝得如此透彻明亮,让我看得就心中逆反。我拿起笔,挥手一瞬,就让他跌落于海水之中,且狂风大作,让他不得不湿漉漉地爬回岸边,看上去狼狈得很。

可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之中最珍爱的男主人公,我又怎么舍得他。眼看那冷冷的海风吹得他浑身抖颤,我又提起笔,写放晴后的朝霞如火般照亮了船帆,却发现狂风不止,暴雨倾盆。

所以,我并不是无所不能。

是了,有一样东西我无法编造,也无法从对话或是场景之中提取,那不是光,也不是所谓的爱,而是他的信任。我一直小心翼翼地维系着这份信任,是这一份信任才能让我在这个世界之中君临众生。

他拧干了衣服,轻垂眼看向那不再湛蓝如镜的水面,他的笑容随海风融于潮汐之中,混合着泪水,海风变得格外的咸。

我爱他,所以我毁了他的爱人,企图将他变为法则的化身。
他往日里从来不说台词外的话语,可此刻沉默又无力的人,是我。

“你曾说过,我的眼眸很蓝。”
原来神也会被世人蛊惑,也会被蝼蚁注视着,失去掌权的柄。

“深蓝的海洋,雾蓝色的云,我为何要喜欢它们?”
而那奋不顾身,扑向火苗的飞蛾,也可能是恶魔。

“神呐,你又真的相信,你所存在的世界吗?”



————————————————————
是作者和笔下人物的故事。
  • 大学 - 散文
  • 字数:2051 投稿日期:2021-2-18 4:46:54

  • 推荐3星:[DANXUE]2021-2-18 8: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