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序

贺州辞话 经霜自有凌云意,勿做依人媚骨花
专辑:自由者作文俱乐部
霹雳布袋戏枫樱同人,征文活动《独活》原稿,开放式结局
独活

这是个开头
那个男人他又来了。
每月的初九,他总会准时来到那座山上,带着一些纸钱和清茶,呆上一整天,黯然神伤地来,失魂落魄地离开。
这里曾经是天下封刀东品的管辖所在,不知发生了什么,成了一片废墟,山上还立着一个衣冠冢。听家里老人说,是给东品的鉴刀宗师所立,那是个喜爱穿紫色华服而且很少出门的年轻男子,好像叫做枫岫。
那个男人长得很俊秀,就是看起来阴森森的,经常冷着一张脸,我几乎从没见到他露出过笑容。
难道他没遇见过令他高兴的事情?真是个猜不透的怪人。
那个名叫枫岫的男人一定对他意义非凡,不然谁会每月定点去祭拜一个不相关的人呢?
好奇他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发生了什么,是否会比夫子写给我们看的话本更精彩。

凯旋侯
我又来看你了。今天没给你带茶叶,是从市集里买来的佳酿,你尝尝,说不定会喜欢。
瞧我这记性,忘记你不善酒力,那就只能够我一个人独自享受啦。你之前说你喜欢银芽茶,那还想喝吗?
我这几日不知为何,经常梦到你我相处时的场景。梦见亡人可不是好兆头,或许是你在地底下觉得孤独,所以才入我梦,想让我来陪你说说话吧。
呵,你我之间又有什么好说的。你该去找杀戮碎岛的那个小姑娘。
还记得在琼宇花宴上,我结识了你和极道,互为好友,结拜为三先生。你是个惫懒的性子,还总喜欢故作风流地摇着你那把紫色的扇子,一副什么事情都尽在你掌握之中的神棍模样,和我要找的那位在慈光之塔负责跳大神的楔子,简直不能再像。
与你结识为好友是我故意所为,但是,在琼宇花宴上的相遇,实属偶然。
当时我刚来苦境不久,人生地不熟,加上苦境地域广阔,你身为慈光之塔的天舞神司还擅长以术法改变容貌。要想寻你,真是比大海捞针还困难。我也没想到,为了打发时间而赴的宴会,会见到你。
你曾经问过天刀,遇见你,究竟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遇见我,是你的不幸。
那么遇见你,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呢?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来到苦境,也不会与你结识,成为好友。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落得一个如此凄凉戚苦的下场
有一点忘记跟你提了,无伤大雅,现在说给你听也不晚。
你说我不是拂樱,我是凯旋侯。
佛狱之人皆为物生,拂樱,是我的名字,当时刚来苦境没取好化名,索性就把真名拿出来用了。我未成名之时佛狱之人不屑于了解我等小辈的名姓,我成名之后,他们确却是不敢唤或是不愿唤,只会叫我“凯旋侯”。
凯旋侯,这三个字承担的东西太多了。相比之下,拂樱斋主就要轻松许多。
唤我拂樱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你在苦境结识的拂樱斋主与眼前所见的凯旋侯,也是同一个人。
这坛酒的味道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喝越苦,还好你没喝,想必你也不喜欢。
枫岫啊枫岫,你才是我们三个人中最狠心的那一个。就连现在你死了,也不让我安心。
你是早就算准我会看见你留在壁上的字吗?
那,来自慈光之塔的银河渡星大人,凯旋侯告诉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你我联手重创佛业双身之后,我曾说我对苦境这个地方已经存了太多的感情。
谎言要想说得天衣无缝,尤其是要骗过像你这样的智者,不费点心思是很容易被戳穿的,要真假掺半,假亦真时真亦假,才能骗过你们。
苦境和佛狱天差地别,一转眼我在苦境已经呆了整整数百年,要说我对这里没半点眷恋之情,这话可连魔王子都不信。
这份感情,你和小免各摊一半。
小免她可是很喜欢你的,三天两头缠着我带她找你玩。现在,可惜我寻不到她,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楔子,你心中那份理想有多重,那么佛狱对我而言也有多重。你为了自己的抱负可以狠心拒绝你心爱的女人湘灵,我为了佛狱,舍弃小免和与你的朋友之情。单单论这一点,我们还比较像。
我了解你,正如我不会放下佛狱一样,你也不会放下你心中长久以来的坚持与理想。
说到湘灵,对了,我把那幅画像给了她。
我得去找那家酒馆算账,明明刚开始喝的时候滋味还不错,现在不知怎的,味道越喝越难喝,又苦还辣嗓子,难以下咽。
枫岫啊,你赢了。
拂樱斋主替你完成了一幅画像。
现在不只是你心中的那个拂樱斋主,包括凯旋侯,都会永远记住,他曾有过一个好友,名之枫岫。
所以,我把那幅画送给了湘灵,作为火宅佛狱的礼物。
她是最爱你的人,她为了你从杀戮碎岛追来苦境,还被封印在石像里面数百年。
呵。
我忘不掉你,你枫岫主人唯一喜欢的那个人,自然更不能忘掉你。她光明正大地表达爱意,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的心里牵挂她了这么久,甚至临死前还唤她的名字,她怎么能忘?
她不能忘,我也不能。
这酒有些醉人,苦酒浇愁肠,倒也般配。
现在,你盲了双眼,我哑了嗓子,你去了仙山,我被佛狱所舍弃,孑然一身,浑浑噩噩而活,四处流浪。
生离死别这种事情向来都是活着的人心更痛,结局更悲惨。枫岫啊,你去了仙山自然身无牵挂,我却还要用我生命里剩下的时光,去怀念,去悼念,去铭记。
我们,扯平了。恭喜,你的目的又达到了一个。
我的确如你所愿,下场更为悲惨。
枫岫啊,现在你在仙山,有见到你心心念念的禳命女吗?
凯旋侯,在这里提前祝你们二人,百年好合。
我去噬魂囚探望你的时候,说你反复地做着一个梦,梦见我们割席断交的那一日。
我好想,回到那时候。我绝对会表现得浮夸造作,谎言说得千疮百孔,虚伪得让你一眼就可以看透。
反正没了你枫岫主人的信任,凯旋侯也可以顺利地完成任务。

Ture ending
那个男人下山,看见了正在院子里乘凉的夫子。
他看着夫子的眼神很奇怪。
该怎么去形容呢?君阿姊提起她那个未婚夫的眼神,差不多就是这样,眼神中藏着千言万语,捉摸不透,但细细观察又觉得不像。君阿姊的眼神是流动的,柔情似水,而他的眼神是冷的,像冰冷的湖面。
他静静地站在君阿姊的院门口,看着夫子悠闲自在地躺在竹椅上,手中的羽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十足的闲散风流气质。
那个男人启唇,并未出口的话语化为一声悲凉的叹息,好似千般苦楚藏于心。
衣袂飘飞,他离开了。
我莫名感觉遗憾,犹疑该不该将那名男子叫住。
如果他下个月还来,我定要给他送上一碗清茶。

夫子
夫子是个盲眼的紫发男子,一个会在书册上写下“经霜自有凌云意,勿做依人媚骨花”这样诗句的教书先生。
他是在那个男人出现前几个月,来到这里的,奄奄一息,半死不活,像是被人从棺材里面刨出来的一样。好在受的大部分是外伤,并未伤及内在,将他捡回来的君阿姊悉心照顾了好久,才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夫子痊愈之后便喜欢给我们几个人讲故事听,和君阿姊一起教我们读书写字。当然,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院子里坐着喝茶,读书,我们负责读,夫子负责听。
话说回来,那衣冠冢是东品鉴刀宗师这件事,就是夫子告诉我的。

君阿姊家传来说话声。
“先生,你要等的人,他来了吗?”
“他来了,刚走。”

碎碎念
这份情感,藏在我自己的心底就好。
那些话,我已经说了,说给拂樱斋主的好友枫岫听了。
他不必知晓,也不用知晓。
初中3年级 小说
字数:2674 投稿日期:2020-5-21 18:16:36

推荐3星:[负重的生命]2020-5-21 2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