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最后的寄语

梨滢飞雪 盘龙小学滨江校区
“你朝微光闪烁远方不停奔跑,何惧水月镜花梦一遭”——题记
  那个……我知道标题有点土,还有点煽情。但是我的的确确是有些话想对各位同学说的。
  嗯……那么我们该从哪里开始讲起呢?
  我想,我们该从学校生活中那些琐碎的小事开始说起。
  毕竟我们这些小事是我六年当中,最开心的时光啊。
  还记得三年级时被我带起来的那场“写作热”吗?
  那是我第一次写作。
  当把《罂粟花冠》的第一章带到学校给同学们阅读时,我的心情是万分期待的。尽管那篇小说的第一章错字连篇,语句不通。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真是太勇了。
  不过,我的第一篇小说确实反响良好。
  因为我那时的朋友,比较熟悉的同学都愿意来做我的读者。这也是我第一次明白写作有多快乐。
  然后,除了我重点描写的这个“写作热”,还有很多很多曾经在班上很流行的业余活动。
  就比如说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的“纸质电脑手机热”,说起来我还做过一个纸质电脑来着;还比如我们四年级的时候的“折纸热”,我至今还记得某已经转走的李姓同学那副“奸商嘴脸”以及争先恐后开店的逐渐小布尔乔亚化的同学们;最后还有五年级时候的“翻花绳热”、“编手链热”——比较可惜的是编手链我没学会。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这些,好像有一段时间还流行过桌游来着……
  对我来说,这些其实还不算什么,更有趣的当属那段扫厕所的“难忘”经历。
  说起这个先容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下。
  咳咳,事先说明,某郑姓同学毕竟也是我们班级曾经的一份子,既然提到了李某,当然不能少了我们班曾经的“快乐源泉”。
  好的,进入正题。
  扫厕所,一开始我们真的认为是本班的不幸。
  之后,我们这个拥有“快乐源泉”的清理小组,就颠覆了我的三观。
  我认为的扫厕所:
  味儿大,环境差。有人愁眉苦脸地拿着拖把拖地,有人拿着本班已经过期的抹布满脸愁苦的擦瓷砖……
  真正的扫厕所:
  味儿大,环境差。有人过泼水节,有人拿着拖把在一边“哈哈哈哈”,有人拿着清理便池的东西也在一边“哈哈哈哈哈哈”,更有甚者化身段子手(没错,25号同学我就是说你,那个隔壁班级酸醋消毒的事情我至今还记得)……
  啧啧啧,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们组之所以能够那么快乐,原因有三:
  其一,我们有全班的快乐源泉。
  其二,我们有一位不好好干活跟着快乐源泉闹的同志(21号同学,说的就是你,我们不满很久了)。
  其三,大家都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气氛轻松愉快,就是味儿有点大——尤其是男厕所。
  说到这里,即将毕业的姐姐提醒一下一二年级的小朋友:
  再不好好上厕所,你就没了(手动微笑)。
  哦对了,除了扫厕所以外,我还得八一八我们班男生的友谊,这个必须重点讲!
  就拿我现在的前桌同桌开刀举例吧。
  我的前桌是王同学,也就是我之前整的目前已经凉了的侦探社接过的为数不多的案子其中之一的嫌疑人兼传说中的老班长。
  我的同桌是梁同学,就是陈老上课经常插嘴经常因此被罚写并且一度被朱老师和同学们认为继承了郑同学衣钵比郑同学还要能立flag自信甚至随时随地都能开演唱会的那位。
  啥?你问我为什么给梁同学写了一大段而王同学只有一小段?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欺软怕硬呗。
  好的,我们继续扒。
  啧啧啧,这位两位的友谊,我是真的搞不明白。
  硬要说的话,相当于恶友吧……
  就是那种很铁的,一方搞事情另一方去告状加添油加醋时不时还会把人往坑里一推的那种朋友。
  甚至上一秒还是同盟,下一秒撒腿就跑——顺便把锅往你的头上一扔,万事大吉。
  而我,是这一切的见证人(冷漠jpg)。
  哎,看来我天生就是当执法记录仪的命。
  这样其实也挺好……个鬼哦!!!
  你见过哪个执法记录仪被当成肉垫?!虽然吃瓜挺有意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愿意被波及到啊啊啊!!!!
  (冷静ing——)
  咳咳,说到这里,是时候扯上王某的同桌了。
  她就是,我们班最生猛……啊呸,最刚的女生——余!同!学!
  接下来的事件容我简要概括。
  毕竟只是走个过场,按照陶老师的要求补充事例,并且充分说明观点。
  某一天,梁某发表了不当言论,余同学表示极度不满,并掐了梁某两下。本人前排吃瓜,不亦乐乎;王同学拍手称快,并添油加醋。
  某一天,王某发表不当言论,后被梁某告发,王某反咬一口,声称为梁某所说,梁某求助本人,本人实话实说没听见,于是梁某惨遭余同学迫害。
  某一天,梁某率先殴打王某,结果被反制,后发出不明叫声。当事人曹某(没错,就是我)表示:“尽管梁同学实惨,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干得漂亮!!!!”
  ……
  愿天堂没有余同学和恶友,阿门。
  好的,最后再分享一个关于放学的小事。
  我们班放学的流程通常是这样的:
  收拾书包,门口排队——等待动作慢的同志——一起有说有笑地走到大门口——放学。
  尤其是最后一步,我必须要着重讲讲。
  每次进行到最后一步,我们班的同学们像极了小学六年。
  第一年到第五年,我们有说有笑,相处融洽;第六年,我们陆陆续续……等等,陆续解散什么玩意儿?!不应该是一起解散吗?
  但事实就是这样。
  有的人跟队伍走着,有的人已经脱队了;有的人刚想喊解散,有的人却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我,就是第二种人中的典型(猖狂的笑容)。
  咳咳,不好意思,有点啰嗦了。
  其实学校生活中还是有挺多有趣的小事的。但是,本篇文章是要发给老师的,不宜多说,不宜多说……
  那么,敬毕业班的我们这一小部分结束,向诸位鞠躬~
  啊?你居然不知道我到底敬各位什么?阅读理解怎么做的,非要人点破吗???
  算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点明题目……啊呸,总结一下吧。
  ——敬毕业班的我们以永恒不灭的回忆。
  
  
  害,最后这部分最煽情的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明明之前有很多话要说的。
  所以就算我写的烂你也必须得读完(bushi)。
  那……先来怀念一下我一时冲动的产物校园报吧。
  校园报是我四年级的时候做的报纸,在朋友圈更新。
  说实话,每一天观察诸位的囧事确实挺有趣的,尽管我最后还是厌倦了。
  六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我答应各位要重开校园报。
  重开是重开了,尽管只更了一期——哦,加上这一期是两期。
  至于校园报会不会就此结束……文章末尾会有答案的。
  哎,这学期其实也有蛮多遗憾的。
  我很遗憾没能多更几期校园报(这就是你懒);
  我很遗憾不能再看一场篮球赛;
  我很遗憾不能再和大家一起春游一次;
  我很遗憾没能再写一次黑板报;
  我更遗憾的是,我们以后没有机会全部聚在一起了。
  ——不管是之前陆续离开的同学也好,一起走完六年的同学也好,又亦或者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教室上学的同学也好,以后要想都聚在一起,肯定是很难的事情吧。
  哦对了,我还要分享给大家一段歌词,是我最喜欢的词作瞳荧写的:
  
  “你诞生世界一角,
  懵懂跌撞向前奔跑。
  穿山石瓦砾,漫碧空云霄,
  沿路摘荆织帽。
  星子落入你瞳眸,
  携世间所有美好。
  在苍夷,废墟中,
  你兀自闪耀。”
  
  多么希望我们大家能够永远都是这副少年心性。
  在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我们再次相聚,惊讶地发现大家都没变。
  你还是现在的你,我也还是现在的我。
  就像这首歌说的,“你是海上汹涌的浪, 强势淹没海鸥孤岛。 哪会管,海彼端,地厚天高。”
  当然,我明白这根本不可能。
  我也同样明白这个想法真的很幼稚。
  我们总是要长大的,总是会被磨平棱角的。
  保持一成不变是会被淘汰的。
  害,说的有点多了——时间过的还真快。
  好啦,快要结束了。
  大人们已经告诉过你了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但是……
  你信吗?
  反正我不信。
  那么“宴席”真的结束了吗?
  下一个“不散筵席”大家可都不能迟到啊。
  “谢谢所有报我以坦诚的宾客,也谢谢这场宴席主人的热情招待!”
  我们要参加的宴席,还多着呢。
  ——敬年少,也敬即将离席的我们。
  再见啦。
  TBC.
小学6年级 经验谈
字数:2949 投稿日期:2020-5-21 19:04:20

推荐3星:[负重的生命]2020-5-21 20: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