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小散
emmmm第一次用这种风格写东西,变化很大,算是一次尝试。
那年夏天
《1》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他哭得很凶。
大概是两个月前,约好了放寒假回到家了一定要选个日子去看电影。我本来也是没什么太多的想法的,看个电影而已,但也并没有想好要去看什么。贺岁档,总是有一些烂片扎堆的,事实上,在我看来,贺岁档的片子都应当算作烂片,至少前些年年年如此。
那天晚上,还是平常一样,只不过是突然忽地盯着手机屏幕,思维在收到他发来消息的那一刻发散开,变得越来越虚无缥缈,再也抓不到一丝痕迹。虽说我早就该猜到的,他一个大男人却喜欢看那些纯情的爱情故事,这之中又以校园青春为主。我问过他原因,他的回答倒是很干脆。
“想谈恋爱。”
要我说他应该叫想再谈恋爱才对。跟他在同一所高中混了三年,他干过的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且不说一清二楚,确也略知一二。分了三个,刚毕业还网恋了一个,现在大学了,心里想着要安定下来,身体却很诚实的散发着各种酸甜臭味。
[你是发情期到了吧!]
QQ上是这样回敬了过去。不过,我倒是也挺想看看这部电影的。
不过要事先声明的是,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类的题材的,无论是小说、番剧还是电影电视剧,我都不喜欢这样的青春爱情。偶尔涉猎也是从前年夏天开始的,或者说,前年夏天的我慢慢改变了自己的审美口味,但我还是要坚决的申明。
[你才发情了!看不看一句,别废话。]
盯着手机屏幕,下意识的在输入法的二十六键上东戳西按了一番。
[我十七号回来,十八号去吧。]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身体究竟是很诚实的想要看看这部片子。事实上也不怕别人笑话,我早在去年夏天就听说这部电影了,那是一部小说的同名电影,以前拍过,这次是原著的动画化,故事也挺有意思的,不过相比起来,名字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那就说好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脏,十八号在IFC的那家中午一点半的场。]
[居然能提前一个月订票了吗!?]
心里一琢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大概是因为两个大老爷们去看校园青春爱情的原因吧。不管怎么说,这类的片子就应该和妹子一起去。两个男人,怎么看都应该会尴尬吧。
当时是这样想的,等真到这一天了,也的确是这样的。整一场电影只有我俩人买了票,不过这也要比坐满了人要好受一些,至少没人在意你这俩大老爷们哭的稀里哗啦的。
可是直到看完,我也没什么难过的感觉,倒是他。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他哭的很凶。
《2》
我们都叫他思源,契机嘛,一个是因为他名字带这俩字,另一个是因为我们高中校门口的一家文具店就叫“思源文具店”,说笑着一来二去就这么省略了姓,只叫他名了。
还在高中的时候,我和另一个老哥总是跟他凑在一起。不过也怪,我们仨没啥共同爱好,但就是能玩得来。那个时候每到周末放学,就要跑到学校附近的网吧去“开黑”,那家网吧的名字我还记得,叫“风速”,只不过前些日子给拆了,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思源谈过三场不算轰轰烈烈确也挺标准的恋爱。头一场是和他小学、初中一直同学的女孩,不过具体的细节我其实一点都不清楚,我和另一个老哥甚至连他这第一任的样子都没见过。不过没见过也好,他俩开始虽然热烈,但分的也快,没多久就凉了。
具体的原因我和另一个老哥都没过问。但我俩都看得出来,思源那会是挺难受的。愁眉不展,郁郁寡欢,整天一副要死了的表情。
第二任是他自己想开了,和他班上的一个凑了一对。那个时候正直高二分班,我们仨分到了三个不同的班,但关系还是依旧的好,有事没事聚一块聊天,周末放学按时去上网。
高二那年,五月份,正好我和另一个老哥要过生日,隔着没几天,就打算一起聚一顿,各自也叫了不少人,当然忘不了把思源也提溜上,可他却迟到了,比我们约的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小时。
问他干嘛了,他说他这是去他女朋友家里了,可我们这不是越好了吃饭啊,一质问他,他一说原因,原来是他送女朋友回家,结果到了家门口了,人家女方说家里没人问思源要不要进屋坐坐。思源一听家里没人,就答应了坐一会就走,可没想到这刚进屋坐下,就有人敲门,可把他俩吓坏了,这是女方的父母回家啊。情急之下,人家女朋友就把他塞她房间的衣柜里了,自己去和父母周旋,周旋了大半。后来一家三口出门了,他才敢从衣柜里爬出来王我们这赶。
按理说他跟这第二任还是挺恩爱的,但令我们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一任,也没坚持多久,还是分了,更让人捉摸不透的是提出分手的居然是思源他本人。我们问他原因,他就是一句话搪塞过来。
“不适合。”
但我知道,他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一句不适合就结束了,这不像他。可兴许是“爱情改变了他的性格”呢?这谁也说不准,只不过就我俩看来,他事后也就颓了一两周而已,但说是颓,其实跟正常人没两样,至少叫他上网,他还是满兴奋的屁颠屁颠的跑来,绝不缺席。
“大概是个渣男。”
这是我和另一个老哥最后得出的结论。
在他屁颠屁颠跟我们一块上网的这段时间,他身边其实还有一个女孩子跟着。这个女孩怎么说呢,乍一看上去就像是《Kagero》里的楯山文乃一般,总是散着长发,带着红围巾,笑容也是一样的温暖,对他更是温柔的没话说,但是思源这货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自己玩自己的,里都不带搭理人家。
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久,一直到四月末,天气暖和的起来,终于又只剩他一个人乐呵呵的和我们俩上网了。
所以这人,真的是个渣男。
后来我们那这个调侃他,他也不提,最多是瞪个眼睛或是尴尬的笑几声就过去了,我们见也挖不出来什么故事,后来也便不再多问了。
再后来,毕业了,联系的也少了。我也就只是知道他又在网上谈了一个,他当初还一直嘲笑我说网恋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结果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不过说实话,我以为他至少在确定结婚前是绝对不会再谈恋爱了。
没错,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觉得他现在成不了。
可是怎么劝他也没用啊,就是把握自己那档子事情拿出来劝解他,他还是无动于衷。
“就是喜欢。”
其实思源这人平时还是挺欢乐的一个人,段子笑话也多,乐趣也多,但就是在这些个方面,他总喜欢用一两句话带过。
捉摸不透。
“比起劝劝我你还是劝劝奸商吧!他和他那个英语课代表还能不能成了?”
如果我揪着他的“就是喜欢”不放,他准要回我这句话。
《3》
思源口中的奸商,就是我说的另一个老哥。
这个老哥本姓吴,名叫止境,连起来叫吴止境。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想的,但的确很有新意。高中记得有一回,这老哥被他们班推成班级优秀之星,要挂橱窗写评语,橱窗里他那照片下的评语就很有意思,写着“学吴止境,学无止境”八个大字。
念起来莫名其妙的顺口。
之所以大家叫他奸商,大概是因为他是个天生的资本家吧。高一的时候就记得他做做小本生意赚赚钱,课间帮人家跑腿去超市买零食挣挣外快,只不过赚的这个钱都因为跟别人打赌输光了。我还记得那天他不知道花钱买了多少种饮料,一股脑的全部兑在一块,跟班上另一个叫包子的打赌说你把这个喝了给你二十块钱,没想到包子那大兄弟真就一口闷了。
奸商倒也不觉得亏,花点钱看个乐呵,也没白花。
这老哥整个高中,看不出一丝躁动,整个人是守身如玉,跟个大贤者似的,确也并不算死宅。这货励志要当一个大资本家,于是乎学会了各种家务和烹饪技巧,后来分了班,他还跑去学了小提琴,加上他凭借着早年玩盗版电脑游戏练就的高超的英语基础,在班上的女人缘到不差。
可就是不打算谈恋爱。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是家里不让,怕被打断腿。
说实在的,这个理由是最神奇的,比“想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还神奇。
不过另一说,这家伙游戏打的是十分有天赋,在他眼里,女朋友的确没有游戏有意思就对了,其实想想也对,谈恋爱哪有人家一整个公司一整个大制作组耗时大半年甚至两三年、十几年创作的3A大作有意思呢?
每周末放学,奸商、思源和我,我们仨准时会出现在那家“风速”网吧三连坐,游戏类型也很单一啊,绕圈子怎么也脱离不开fps,游戏过程也很单一,几乎局局是奸商一人以一换五,最后我和思源去送了人头输给人家。
挨骂,挨骂就完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一直到我们高考完。
就在刚出考场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跑去吃饭,几个大老爷们,饭桌上聊的也肯定都是些男人的话题。
男人的话题,无非是游戏、酒和女人。
按照惯例,先调侃调侃思源失败的恋爱和那个他不爱搭理的“红围巾”小姐姐,可没想到这家伙一上来就是一句网恋了,QQ头像都改成情头了,着实是把我们吓了一跳。
没能调侃到他,话题自然就转到奸商身上了。思源倒是也直接,上来就说奸商这几年对“女色”毫无兴趣,活脱脱一个大贤者,现在毕业了,不会被家里打断腿了,是该找个妹子了。
我本来还想起个哄,结果奸商自己倒先从了,说是其实自己也想,他们班那个英语课代表,就觉得很合得来,想试试。
“好事啊!”
“可我又不知道咋下手,等大学了再说吧。”
于是乎这英语课代表也没了后文。
我刚想问问奸商这英语课代表的详细情况,谁知道这二人把话题一转,问到我了。
“老王,你不是要回老家见你的小女朋友吗?”
《4》
毕业那年夏天,我跋涉了八百三十公里,漂泊了三十八个小时的车程去见她。
那座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总有些容易让人迷茫。夜是那样的迷人,微光浮跃过群青的暮色,霓虹点点洒落在江边,游船从码头驶向远空,扬起晚风从伏在跨江大桥下的电车轻轨袭向蜿蜒回转的环城高速。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即使是这座城市最偏僻的角落也会被人潮的喧嚣声所吞噬。没有月色,也不会有星光,只有人造的太阳和融化在这夜色里的风景,这座城市似乎从未曾入眠。
那样的一个夏夜,墨色压城,硬生生将其撕做两半,阵雨和这座城市中心的霓虹渲染着朦胧的夜色,熙熙攘攘的人群印入雨中翩跹成画。一路走过街巷,在一片或黑白或缤纷的颜色里穿行,街灯昏黄,街边的梧桐叶也随之抹上一丝温暖。灯光一路指向河边,那应该是一条护城河,是这座城市古老的记忆。闪着群青色的霓虹装点着城墙岁月的痕迹,垂柳伴着阵阵晚风搅动着阵雨之后的闷热,心里总有些奇怪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难以描述。
那样的夏夜,顺着人潮,一步步从护城河到游乐园,喧嚣声声,伴着不知何处扬起的口琴,吹着上个世纪的老革命,或是最新的番剧的主题曲,远方依旧是一阵青色,隐约雷鸣,阴霾天空。
我几乎是曾从那座城市的每一角眺望过它的眼睛。淡蓝色的电弧在云层里闪烁,霓虹灯影里的摩天轮仍然静默着凝视远方。记忆浮跃到此,耳畔弥留着残音,再往后的故事,似乎已经无法再面对。
回到宾馆,我们什么都没干。
然后,梦就结束了。
《5》
从电影院出来就一直哄不好思源,我已经很久没见这个大老爷们哭成这样了,记得上一次看到他这副模样还是去年夏天我回来的时候,在酒桌上谈到各自的生活,聊着聊着就聊到家里的老人了。他这一辈子就跟自己姥姥姥爷亲,就是那种把姥爷当自己爷爷一样的亲,聊到这些方面,他根本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问他他到底是哭什么啊,看个电影不至于啊。他也不回我,抽噎了几声,突然很严肃的望着我。
“老王,把奸商叫出来吧。”
他突然这么一下倒是把我吓得不轻,我点了点头,正好IFC这里有家星巴克,把奸商叫出来点一杯卡布奇诺坐下聊聊天应该没问题。
电话里说思源哭了,叫奸商赶快来,奸商那边感觉像是没睡醒一样,但就算是迷迷糊糊也还是直接就回了一句“大老爷们大街上就哭了丢不丢人”,不过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只花了二十分钟,对于他这种一天要睡十五个小时的人来说,牺牲睡觉的时间是很难得的。
“看个电影你也能哭?”
“但是这个电影实在太感人了,你没看你不知道。”
“我看了!但是这个电影,他哪有《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有意思呢?”
啥玩意?我一脸蒙圈的样子。
“恋爱就是一场战争!谁先告白谁就输了!你懂个屁的爱情!”
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奸商这句“你懂个屁的爱情”着实叫人不敢恭维,单纯从数量上说,思源就已经占了绝对优势了。
“那你的英语课代表呢?”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靠这个拿铁是真的好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什么?课代表?我有在聊啊!”
“怎么聊的。”
“这么聊的。”
他把手机伸给我看,那是他和他的课代表的聊天记录,可不得不说,这个对话是充满了尴尬。奸商倒还挺自信,还一边给我解说。
“她每年暑假都去支教,寒假就回老家过年,我也约她出来啊,她就是不出来。”
“不出来你去找她啊!我和老王陪你去。”思源突然兴奋起来接过话,吓了我一跳。
什么鬼,为什么我也要去!
“对了思源,你的网恋呢,怎么样了?”
“分了。别问。”
我随口问了一句,思源瞬间就又颓了。
“这聊的是真的尴尬。思源估计是领悟到你头上那青青草原的力量了。”
“你可别提我这档子事情了。”
那年夏天我去见了她之后没过半年,她就劈腿跟她们班的一个小哥哥跑了,断绝的很彻底,难受了我大半年。
“还是人的关系。”思源接过话叹了口气,“老王,奸商,你知道之前为啥要跟我们班那个分手吗?就是因为,我在她身上找不到第一任的影子。我谈的第一个也是把我绿了,但是有些东西,是根本忘不掉的。我以为我能忘掉,但尝试了过后发现,只会更痛苦。”
“红围巾也是?”
“啊……昂。”
“那你可真是个人渣。”
我和奸商异口同声的感叹道,但又觉得思源说的蛮有道理。
“夏天,结束了。”
“你是个傻批吗老王,这都过年了还夏天呢?”
“你是个傻批吧!你不知道夏天结束意味着什么吗?”
和奸商又拌了几句嘴,突然觉得格外的凄凉。
奸商低头扒拉了一会手机,突然又抬起头望了望我,又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思源,似乎有种倍感无奈似的摇了摇头。
“看来,夏天,真的结束了。”
奸商说着,吸了一大口的红茶拿铁。
[大学1年级] 字数:5316 投稿日期:2019-2-26 22:18:15

推荐3星:[乐之海]2019-2-26 22:25:31


精品推荐人:ALEXEA,YUXUAN2006,茅屋三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