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十二)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虽然什么都还没有发生,我的心情却意外地紧张,不安的感觉在我胸中蔓延了开来,但无论我怎么努力奔走,地铁站离我的距离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缩进,反而脑海中的潮水的声音越来越大,快要掩盖掉我的呼吸的声音。
  潮水已经退去了,昏昏沉沉地醒来后已经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屋子里拉了窗帘,窗帘上隐隐约约透着淡黄色的光,看来差不多已经快中午了,我拉开窗帘又对了对时间,发现现在是早上十点二十三分,看来我的判断能力还没有完全丧失。我昨天究竟在做什么,我是以怎样的姿态和心情睡着的,都无从得知了,我拥有着的仅仅只是记忆,我对萤子的记忆,我想念她在便利店旁的身影,虽然我和她隔了一个马路,但我却感受到她就在我的身旁,好像我们在昨天擦肩而过一般,这种灼热又熟悉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我太想念她了吧。我摇了摇头,似乎想要去否定自己的想法一般。不论如何,今天我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迟到了,没有准时去上班,也没有准时履行我对女孩的承诺,昨日我还想着给女孩再打一个电话,而此时此刻无边无际的愧疚感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我大概不应该给她打电话吧,至少在现在,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到,我还什么都没有改变,我至少……我至少得去做出一些决断。
  怀着这种心情,我又踏出了家门,前往我工作的地方,没完没了无趣与接近疯狂的沉默,一切都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但我心情似乎没有那么沉重了,只是在那自顾自地翻阅着上个月的杂志,话说工作量突然变大之后,我都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好好看看杂志了。突然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插在第三排书架的第二层上的书,因为我昨天把他抽出来之后就没有放回了,但是今天他却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我走近了看了看,把他抽了出来,仔细端详一番,看见封面上印着一个滑稽的小人,确实是我昨天看的那一本书,那么这就有些奇怪了,该不会是有谁进了图书馆吧,然后把书放了回去,不过就算如此,这样的人也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吧。 我险些就把图书馆当作自己的家了,虽说自那天起已经闭馆了,但是想要进来的话还是可以走一些小道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窗户翻进来,要是真是这么回事反而更加令人安心,一想到可能是我昨晚梦游来图书馆了,就有些不寒而栗了。重新整理了一下精神,我又重回正轨,开始没完没了地看书,直到太阳向地平线逼近,我满意地放下了手中的《追忆似水年华》。
  走出图书馆,太阳和昨天差不多,依旧没什么神气,空气中也有着浓厚的露水的气息,大概这几日天气都是如此吧,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些惊慌失措,我似乎在大脑的远端,又听见了潮水的声音,那种声音是如此之小,但又是那么尖锐,我能听出他滚滚而来的汹涌气势,只是在我触碰不到的遥远的另一端,那么我今天也会像昨天一样吗,在地铁站门口几乎快失去意识,然后半支撑着自己回到家里,再糊里糊涂地昏睡过去吗?一想到这一点,我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我加快了脚步,想要快点结束这段噩梦。虽然什么都还没有发生,我的心情却意外地紧张,不安的感觉在我胸中蔓延了开来,但无论我怎么努力奔走,地铁站离我的距离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缩进,反而脑海中的潮水的声音越来越大,快要掩盖掉我的呼吸的声音。直到我上气不接下气,我终于到了灯火喧闹的街市,此时我的身体已经被汗水侵染了,在脖子周围有些不愉快的感受,又是和昨天一样的感受,我真切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边飘过,像是海底散发着幽幽光芒的游鱼,身体也异常沉重,感觉无法使上力气。
  我下意识地抬头向对面望去,却被看见的景象所牢牢地定在了原地。
  那是萤,扎着一头干净的马尾,正巧从杂货店门口走出来,身上还是那件蓝色羽绒服,我隐隐约约能看见她被冻红了的耳垂。
  我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突然惊醒,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恢复如初,我现在,迫切想要见到她。我发了疯似地向最近的人行道奔走,同时视线牢牢地锁定了她,生怕她从视野里消失。在仓促地过了马路后,她已经在前边的第三个拐角处消失了,我又快速地追了上去,周围潮水的声音不依不挠,像是地狱底端的冤魂的无休止的嚎叫,那种摄人心魄的声音纠缠着我,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潮湿起来,路人都识趣般地穿起了雨衣,我只能感受到体表炙热的汗水和衣服外边快要渗透进来的刺骨寒意。
  加快步伐后,终于在转弯后的一个小屋子旁发现了萤子,距离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
  急切,无尽的急切在我心中燃烧,我大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发现连这声音也被潮水所吞没了。萤子呆呆地站在那一片湿气中,两眼像是失去了灵魂般投射出了令人不安的光,像是死掉的鱼一般。
  我不得不走上前去,直接抓住她的手,告诉她我的想法,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办法。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我除了水中气泡翻腾的声音外,什么都听不到。直到萤子站我眼前不到三米的距离之内的时候,她依旧以那一姿态站立在那里。这一回我下定决心了,我想要直接接触她,我想要直接向她传达我内心的想法,只要这一次,我不退缩就好了。
  这样想着,我一下子冲上前去,抓住了她的手。像是什么突然挣脱了一般,世界恢复了原始的容貌,潮水的声音依稀在我的身旁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也不敢退后,我如同陷入陷阱般的猎物,在那滚滚潮水面前。
  萤,我来找你了。
  ……要去屋里坐坐吗?
  她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我的耳朵,与曾经的那种感受对接了起来,联通了我对她的所有认知和感知,我越发能感受到她就在我的身旁。
  嗳,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一瞬间,浪潮又向我包围而来,浓浓的湿气将我们吞没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无法理解眼前的事物究竟是什么,我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萤子的手。萤子的神情也逐渐舒展开来,不再像方才那样像死去般的游鱼一样,而是一个面带微笑的可爱的少女。
   是啊,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追寻你啊……萤子,可惜的是,意识也渐渐离我远去,我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那是绝对邪恶又无法理解的东西,如同黑魆魆的浪潮一般。我再一次昏迷了过去,不知道他会把我带向何处。
大学 小说
字数:2254 投稿日期:2020-1-1 23:23:03

推荐3星:[秋溪]2020-1-8 8: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