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梦(二)

征鸿过影 China
空梦(一)在大逃猜公共ID:AD性感写手,随便写写,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1
如果是一场梦,就好了。
哪怕从来不曾普渡众生,也不曾步步高升。

2
“住持,我求求你,我求你救救她!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求你……”释非抱着穆凌,在偌大的山门面前,直直地跪了下去。什么尊严,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在他看来都无关紧要,他只是不想失去她。
他还想和她在深山里看秋雨打湿屋檐,看冬雪压弯竹林,畅游山川绿野间,听瀑布轰然落下,想和她一起在漫山遍野里的野花丛里打滚,闻那清新的青草香。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想要去和她一起做,她也还没有彻彻底底的步步高升呢。

住持静默地望着前方的佛像,手却不曾停下敲木鱼的动作。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死寂的大殿里,只有寺外的编钟依旧敲响,一声,一声,再一声。终于,钟鸣停下,空留回荡的余音。

释非低头看向自己被血染红的僧袍,看着穆凌惨白的面容——这一次,她终于卸下了戎装,空留一身白衣,徒增几分倦态。释非见此,心中一阵酸涩,眼底是压不住的苦楚。他不由地猜想,战场上,每当穆凌重伤倒地时,地上的血河也会带着她的些许余热吗?如若他不是一个无用的僧人,而是与她并肩作战的武士,看着自己的血和她的混在一起,会不会也有一刹那的失神和心安?:受伤痊愈,杀敌卫国,刀光剑影,这是他无法接触的穆凌。

电光火石间,释非明白了住持的那句话,那句利益交换,和无益的牺牲。
释非道:“我愿意和你利益交换。”住持听闻此话,垂眼看向跪着的释非,摇了摇头,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天下不太平,宝物如草芥,只有药和粮才能换命。你又有什么值当的东西,可以拿来与我交换?”

释非愣了神,一时觉得两手空空,他仰头看着住持,千言万语哽在心头,一如当年他仰头看着身骑黑马,意气风发的穆凌。释非沉默半晌,终于放开了紧抱着穆凌的手,将她轻放在佛像前,继而默然起身施礼,“我可以拿我余下的一生和你交换,我对佛像发誓,此生只愿长伴古佛青灯,继承师傅的衣钵,不再下山寻经问道,这样,够不够交换?”

住持敲打木鱼的手陡然停下,他看向已经高出自己一截的释非,重重叹道:“宁搅千江水,莫动道人心啊。”释非面沉似水,心中像被重石压住,“师傅,我七岁入寺,十年来您看着我成人。您知道,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会做到。”

住持郑重道:“你七岁那年,我把你从北原的死人堆拎出来,我领你进佛门,传道受业解惑,我自问从未出过错漏。要是真的有错,那就是不该让你去守山门,让她搅乱你的心。”

释非咬牙,忍住不让眼眶中的泪落下,紧紧地盯着住持手中的佛珠。
而门外的桂花林开得正好,风扬起叶海,吹起尘泥里的碎花,纷纷扬扬。

释非想到三年前自己初遇穆凌的日子,是刚种下桂花林后的一天。他苦苦央求师傅,终于用能吃上桂花糕这个理由打动了师傅,让他种下了这一片桂花林。不知不觉,已经那么香了。

可是,想要一起赏花的人,还没醒来,像尽春水一场空。释非久久没等来师傅的应承,浑身像卸了劲,背脊松了下去,沉下去的还有他的一颗心。

寺有钟鸣,又是黄昏了。

住持闭眼,苦笑道:“我有一个老朋友,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人世。如果不在了,那么我也可以放心地去山下救人了。”而后,住持又喃喃自语道:“要不,还是不等了吧……哎,还是等吧,万一他回来了,看到我不在了,难免会失望的……”

就当释非准备离开,推开那扇陌生又熟悉的门,他听到身后的师傅,终于停下了自言自语,沉声开了口,声音已经沙哑:“乱世里,你要平安,比我简单得多,论性命,我是断然没有你活得长的。”

“我答应交换。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你守着这个孤寺,寺在人在。寺也不要挪位,我应了一位老朋友,在此处等他,等他来了,你就不需再苦守了。”

释非像是被人丢进水里浸溺,在缺氧前一秒被人捞起一般释然又轻松。
“谢谢师傅……我答应您,陪您一齐等那位老朋友,你若身死,我也会继续在这里等。现如今,请您施救吧。”

……————————————————
说要痛快地活,说要痛快的写出所有动人的歌,不过落在纸上是平凡词句。
大学 小说
字数:1578 投稿日期:2020-5-22 12:00:53

推荐3星:[风随年华]2020-5-22 15:5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