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茶楼

苏暮皈
夜萤国都城邬洛是雾山以北最繁华之地,亭台水榭、游园之景让人流连忘返,商客往来,大街小巷叫卖不断
             换忆(二)
  夜萤国都城邬洛是雾山以北最繁华之地,亭台水榭、游园之景让人流连忘返,商客往来,大街小巷叫卖不断。犹以东街花巷最为热闹,花楼、酒馆常是灯火通明,多少富贵子弟于此寻花问柳,又兼文人雅士挥墨豪饮。而雾山以南是妖族领域,常人不会踏足,或许那边也有另一番繁华,这就不得而知了。
  世传千年前,人妖两族有一大战,致使生灵涂炭、草木不生。芥子一族居于西南一隅,族人虽少,但灵力甚强。族长不忍天下此般大乱,带领族人出面干涉,并以灵力灌溉干涸的大地,使草木重生。人妖两族皆疲于长达十年之久的战争,最终两族首领在芥子族长面前以各族性命为盟签订契约。而芥子族长将那纸契约藏于体内,化身古树镇之。那纸契约尚在,两族便无法挑起战乱。而后以雾山为界,北方人族居住,南方妖族领域。
  关于那场大战,清焉没有一点印象。她脑海里记忆的初始是在雾山山底的一小屋里,她睁开眼时身边只有夜汐一人。夜汐告诉她,她在战乱中受伤失了记忆,族长化身古树以护契约,其余族人灵力散于天地,魂魄归入轮回。芥子一脉,竟是只剩她两。但清焉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是夜汐没有告诉她的,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雾山以南是清焉也不曾去过的,她在雾山山底的小屋醒来后,和夜汐在那里居住过一段时间,那儿人烟稀少,气候常年阴凉多雨,在那住够了,清焉便想去其它地方看看。夜汐说,南方妖族居住,气候阴凉,总不比北方人间烟火好玩。于是两人便朝北走,遇到喜爱的地方便开一茶楼停留一阵。一路游玩,走走停停来到了夜萤国,爱这里的山水与繁华,便在此开了芥子茶楼。千年前的那场大战至今仍是人们的饭后闲聊,民间流传的版本不一,但都将芥子一族奉为尊贵的神灵。而那芥子茶楼也因此在世人心中多了一抹神秘色彩,是不可亵渎之地。
  虽说妖族居于雾山以南,但总有些小妖慕人间烟火,于北方流连。在前往将军府的路上,清焉在熙攘的人群中看见了几只化为人形的小妖,如今这天下倒是太平,人妖两相安。
  拐过一个弯,前方不远处便是将军府了。夜汐叼着个冰糖葫芦含糊不清地说到:“清焉姐,前面那处府邸就是了,我先去敲门。”说完便蹦跳着过去了。
  这府邸看着倒是气派,朱红大门,门前摆着两孟极石象。清焉走进时,一中年男人迎了过来,满脸笑意,弯腰行了个礼,笑道:“这位便是沈大人念叨了许久的清姑娘吧?前两日夜姑娘来信说不日您两将上府拜访,可把我们大人高兴坏了,亲自督促着底下人将府上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清焉冲那人一笑,夜汐在一旁嚷到:“陈管家,快带路吧,可别让你家大人等久了。”
  “诶,是是是,两位请跟我走,大人在书房里处理事情,我已经派人去告知他了。”
  刚穿过前庭,便见一青衫男子急匆匆走来,身形高挑,眉目清秀,清焉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沈寒。
  三人停下脚步待沈寒走近,清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青衫男子,沈寒一时竟也无话,两人相对却是无言。
  "大人”陈管家在一旁轻轻喊到,“我先去吩咐下边准备好晚食。”沈寒冲他摆了摆手,得了许可他便退下了。
  沈寒看着清焉,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姐姐,一点也没有变。他掀起青衫下摆,却是跪在了清焉面前。“姐姐……”细听他的声音竟是有些哽咽。
  “快起来吧,跪着作甚?许久不见,都比我高了,怎还是那般爱哭?”清焉不由自主一笑,十几年前,那个受了委屈便爱哭鼻子的小男孩浮现在她脑海里,与眼前的沈寒重叠,他似乎没变,可这中间却隔着十几年的光阴。
  “姐姐,我当初拂了您的意愿,私自进了军队,枉费了您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沈寒仍是跪着。
  夜汐上前将沈寒扶了起来,笑道:“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清焉姐早就不怪罪你了。是不是清焉姐?”
  清焉缓缓道:“我将你带回芥子茶楼时,你尚是个婴儿,被人遗弃在树下。后来你稍大些,我便教你习武,只是希望你能保护自己。我不愿你入朝为将,不是不想看见你功成名就,而是不希望你与朝廷有过多关联,朝廷之复杂,利欲金钱,人心难辨,你岂能明白?可最后你到底是瞒着我入了军营。”
  “我知姐姐心意,愿我一生平安喜乐。但我怎甘蜗居一隅,若不握利剑杀敌护国,不上战场以施抱负,便枉为这男儿躯。”沈寒看着清焉,眼神坚定。
  清焉微微一笑:“你那时也是这般和我说的,我早该知拦不住你的。”
  沈寒低下头:“我以为姐姐不会原谅我了。我去找过姐姐几次,姐姐都将我拦在了门外。”
  清焉说到:“我不见你,是罚你思过,你留下书信一封就走了,为何入了军营十年后才回芥子寻我们?为何期间不见你的书信?可知我和你夜姐姐那时有多担心你?”
  “那时到底太过年轻冲动,入了军营后总想着有所功名后再来找两位姐姐请罪。在军营时我很想两位姐姐,但总觉得自己尚一事无成,且怕姐姐还在生气,不敢写信去叨扰。邙山一站成名后,我便急急去寻了姐姐。”沈寒赶紧解释道。
  “你如今倒是功成名就了,为百姓所称颂,可是你知道你又是多少人的眼中钉吗?”清焉问到。
  “我自清白,无愧于天地,小人之心又怎奈何得了我?”
  “若是帝王要你死呢?”
  沈寒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夜汐调转了话题:“别说这个了,沈寒接着,这是清姐姐给你夫人准备的礼。”
  沈寒接过夜汐手里的檀木盒子,道了声谢。清焉笑道:“我还没见过你的夫人呢,怎么不见她人?”
  沈寒说道:“本该领她前来见见姐姐的,但她这两日身体不适,现在在内室卧着。今日天色不早,我早就让人在府里收拾了两间屋子出来,不如姐姐们就在我这府里多住几日,明早我再携夫人给两位姐姐奉茶。”
  夜汐笑道:“好啊好啊,清焉姐,我们就在这住几日?”清焉点了点头。
大学 小说
字数:2187 投稿日期:2019-11-25 16:56:33

推荐3星:[秋溪]2019-11-26 18: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