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晚宴

游客492X
字数已达上限
第一章 晚宴
天齐六年。
“嘘,小点声。”君烨一边四处观察,一边拉着君怀的一只手向宫墙边走去。
君怀则小心翼翼又带着兴奋问道:“阿烨哥哥,我们去哪里呀?”
君烨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君烨在一堆杂草中找出一个狗洞来,转身拍了拍君怀的肩,“钻出去。”
“钻……出去?”君怀稚嫩的脸上写满了疑问,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质疑了君烨的话。
“哎,快点!待会儿宫人又要来了。”君烨没怎么理会君怀的疑问,在身后推了他一把。
从这个狗洞出来后依旧是一片杂草,但不难从缝隙中看出这是宫外的民坊。君烨特地在今日与君怀换上了平民家的衣裳,带着君怀从狗洞爬了出去。
到底是年龄小,君怀在看到热闹的景象后便随着气氛兴奋起来。他转身拉住了君烨的手,毫不掩饰地大声嚷嚷:“阿烨哥哥,这是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对吗?”
君烨也笑了起来,拉着君怀向外边跑去:“对啊!之前总说要带你来看看,姑姑又不让。只能偷偷地了。”
宫外的民坊很热闹,到处都有小贩的吆喝声。君烨平时总出来玩,他便带着君怀走到了他平时常去的店铺。
“啊!阿烨哥哥,这是你跟我提起过的杏仁糕点吧?”
君怀拉了拉君烨的袖子,指着一块糕点道。
“对啊。”君烨笑了笑,用手指捏起一块递给他,“尝尝。”
店铺老板也对君烨的行为习以为常,毕竟这孩子是常客,也没有什么不付钱就走的经历。
两人挑了些宫中吃不到的糕点,装在小匣子里,便出了去。
君怀头一次出宫,对外面的事物都感到好奇,这跑跑,那看看。毕竟君烨也是个孩子,虽是出宫多次,但对新事物不免感兴趣。等逛了大半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行人也少了很多,君烨这才想起,今晚还有晚宴。
“糟了!”君烨小声说。
“怎么了?”君怀抱着一大堆盒子糕点,嘴中还叼着一根糖葫芦。
“已经到了晚宴的时辰了,你还没回去,姑姑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君烨脸上已经露出了焦急之色。
“那怎么办?”君怀也开始急了。

宫里此时已是手忙脚乱。放下晚宴繁忙不说,皇子和世子的失踪也令宫人们忙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这怎么好?”千仪公主此时已顾不得自己的仪态,在大殿中转来转去。
“哎,婉儿,别急。定是君烨那混小子带着君怀去鬼混了。”君濂开口安慰。转念一想,又喃喃自语,“这臭小子平日也知道分寸,更何况今日还有晚宴。这回是怎么一回事?”
君濂转身吩咐道:“多派些人手,务必赶在晚宴之前找到二皇子和世子!”
身后的太监点头:“是,皇上。”

君烨和君怀是顺着大街走的,没有拐到小巷子里。宫里派出来的士兵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开始嚷嚷起来:“找到了,那是二皇子和世子!”
一队人马迅速把他们围起来,送进了宫里。
进了宫之后,闻讯而来的宫人们匆匆领来了皇上和千仪公主。
君烨看着姑姑一脸担忧的样子,才知道自己带着君怀出去没有及时回来的严重性,他刚想开口解释,却晚了一步。
千仪公主带着君怀回了房。
“是我求着阿烨哥哥带我去的。”君怀进了房后,把怀中的糕点往桌上一堆,对君婉儿说道。
“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出去我不管,你们连个护卫都不带!”
纵是君怀年幼,此时也懂得了母亲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这不是没事呢吗。”
看着眼眶微红的母亲,他知道她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走上前抱住母亲,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许诺道:“我以后不会了。”
“你知不知道你姑姑有多担心!”
君濂指着君烨,压抑着怒火但语气仍是很冲。
君烨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真是……!”君濂见君烨没有说话,也知道他是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里的那点儿火就慢慢熄了下去。

这一次的晚宴是为了君婉儿办的。千仪公主的府邸本在荆州,由于荆州闹瘟疫,他们便搬向长安。
长安的繁华不同于荆州。荆州的人都很喜静,人来人往但并不嘈杂。而长安就不一样了。长安每到某特定节日,街上都会有相应的活动。就算没活动,来来往往的商人也会带来各种各样有趣的节目。

晚宴的时间很快便到了。大殿上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阿烨哥哥,我们坐一块儿吧。”君怀从门边走进来,看见了君烨后,赶紧向他跑来。
而千仪公主则是幽幽地叹了口气:“儿大不中留啊。”
虽然只是无心的一句,但在君怀听来却别有含义。
晚间人多嘈杂,没多少人注意到千仪公主的这句话。君怀推着君烨坐到了君婉儿对面的一桌,遥遥地对着自己的母亲比了个剪刀手。
“阿怀。”君烨开了口。
“嗯?”嘴里塞满吃食的君怀含含糊糊地应道。
“先别吃了,还没开宴。待会儿我母后看到了会说的。”君烨把君怀伸出去的手拦了下来。
“嗯嗯。”君怀听完连忙用袖子遮了嘴,坐会君烨旁边。
“皇后驾到。”
在太监的禀报下,一位姿态端庄,穿着凤袍的妇人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皇后千岁千千岁。”众人行礼。
“平身。”
“谢皇后。”
待众人重新落座后,君怀小声地对君烨说:“舅母又去指挥膳食了?”
君烨点点头,也小声说:“嗯。”
“今日是千仪公主的乔迁之晚宴,荆州瘟疫严重,自今日起千仪公主和世子便在皇宫住下了。”君濂说罢,停顿了一会儿,道,“赏千仪公主芙蓉居,世子胜雪宝马一匹。”声音不大,刚刚好给在座的人听见。君婉儿闻言连忙站了起来,君怀也跟着起身:“谢皇上。”
宴会开始了。宫里的歌姬随着乐声走上殿来。一眼望去,水袖舞动,盈盈一握的腰肢随着乐曲的节拍颤动,惹得君濂还有些大臣纷纷拍手叫好。而君烨身旁的君怀却只顾着吃,连头都不曾抬一下。
“都给你,慢点儿吃。”君怀下午只顾着逛,没怎么吃糕点,君烨倒是吃了挺多,此时便没什么胃口。
“嗯。”
专注于吃东西的君怀异常乖巧,连声音都软糯糯的。君烨平时便因为他是自己的表弟对他极好,这时候更是父爱爆棚。
“你先吃,我去拿些好吃的给你。”他说罢,便起身猫着腰像膳房去了。

膳房中的人更是忙碌,个个锅都热腾腾的。他小心翼翼地跑到容妈妈身边,问:“容妈妈,清蒸鱼丸好了吗?”
容妈妈低头一看是君烨,连忙说:“哎呀我的小祖宗,我这回可忙死了,你就别偷吃了!”
君烨有点想不懂自己偷吃和容妈妈忙不忙有什么关系。既然容妈妈也没什么行为上阻止他的意思,他就偷偷地顺了几个过来。

在君烨偷偷摸摸从门口进来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却不见了君怀。他急忙放下碟子,向对面桌跑去。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人群中不知道哪个人撞到了他,放平时他定会破口大骂,只是此时急着找君怀,无心看那人是谁。
正想拨开人群向前走去,衣襟却被拽住了。他有点不耐烦地回头,却看见了神情同样焦急的君怀。
许是自己的表情有些狰狞,他看到君怀的表情变了变。君烨愣了愣,反手握住君怀的手往回走:“你跑哪儿去了?这儿现在人这么多,你丢了怎么办?”
“我想去找你。”君怀怯生生地说,“舅母刚才派人问我你去哪儿了,我才发现你不在旁边了。我有点怕,所以就……”
说话间,两人已回到座位。君烨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都说了是去给你拿吃的了……”
君怀有点委屈:“我没听见嘛。”
“好了好了。”待君怀坐下后,君烨拍了拍他的肩,“你先吃着啊,我去拿点好吃的给你。”他说罢,便起身猫着腰向膳房去了。

膳房中的人更是忙碌,个个锅都热气腾腾的。他小心翼翼地跑到容妈妈身边,问:“容妈妈,清蒸鱼丸好了吗?”
容妈妈低头一看是君烨,连忙说:“哎呦我的小祖宗,我这回可忙死了,你就别偷吃了!”
君烨有点想不懂自己偷吃和容妈妈忙不忙有什么关系。既然容妈妈也没什么行为上阻止他的意思,他就偷偷地顺了几个过来。

在君烨偷偷摸摸从门口进来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却不见了君怀。他急忙放下碟子,向对面桌跑去。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人群中不知道哪个人撞到了他,放平时他定会破口大骂,只是此时急着找君怀,无心看那人是谁。
正想拨开人群往前边去,衣襟却被拽住了。他有点不耐烦地回头,却看见了神情焦急的君怀。
许是自己的表情有些狰狞,他看到君怀的表情变了变。君烨愣了愣,反手握住君怀的手往回走:“你跑哪儿去了?现在人这么多,你丢了怎么办?”
“我想去找你。”君怀怯生生地说,“舅母刚才派人问我你去哪儿了,我才发现你不在旁边了。我有点怕,所以就……”
说话间,两人已回到座位。君烨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都说了是去给你拿吃的了……”
君怀有点委屈:“我没听见嘛。”
“好了好了。”待君怀坐下后,君烨拍了拍他的肩,“你先吃着啊,我去母后那边一趟。”
这次,君烨看到君怀点了头才走。
“母后,您找我?”君烨走到杨玉身边道。
“嗯。”杨玉跟旁边的妃子敬完酒,回头看向她:“待会儿你们几个皇子要表演自己的擅长项以表对你姑母到来的欢迎。这是你父皇临时起意的,大家也是才知道。”杨玉顿了顿,看向他,“你……先去准备吧。”
君烨应道:“儿臣明白。”
是的,他明白。他明白这场表演绝不是父皇的临时起意,也不是为了欢迎千仪公主。至于母后这么讲,大概是想让他少些压力吧。
君烨遥遥地看向了君濂的方向,心里这么想道。
初中2年级 小说
字数:3458 投稿日期:2020-3-31 11:02:33

推荐3星:[白澍薇]2020-3-31 17: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