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看妄想症患者和她的反面(二)

魔法海螺 微信公众号歪打正著
他们目光交汇,像两个手里举着满杯酒水的陌生人,酒杯撞在一起,洒了大半杯令人微醺的液体。
  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
  
  这天刚把小测题的答案对完,晚自修的下课提示音乐就响起来了,原本周围针对习题的低声议论无所忌惮起来,愈发使得目光在错题上移动的贺明洲头昏脑涨。
  
  “还看什么,下课了——”一只粗大的手啪的一声拍在了他的试卷上,贺明洲一蹬腿,把背靠在椅背上,朝来人勉强一笑,呼了口气。
  
  “你妈的,考那么好。”对方两根粗眉滑稽地上下一动,“去看美女?”张一斐正处于故作轻浮的年纪,但说到“看美女”三个字,那股子少年人的顽皮劲还是收敛了的,他压低了声音。
  
  明洲无可无不可地耸耸肩,他明白朋友看出了他焦虑的心绪,他也正想出去胡乱吹一阵冷风。
  
  长久以来,他都觉得自己身处一个具有令人不适的高温的大黏球的边缘,他不得已把自己挤入那个空间,成为那的一份子,好恶心,好累,真是恶心透顶!他这么想着。面对这恶劣的生活,他不加掩饰地摆了一个恶劣的表情,一只脚踏出课室门口,恰撞上了女朋友急急的脚步。
  
  黄翩翩甜甜一笑,去抚他拧紧的眉头,“怎么了?”她想了想,又说:“今天的试题确实太难了。”
  
  “翩翩,我没事。”明洲笑道。
  
  一斐无言地看着两人,作为旁观者,他惊异于好友表情切换之自然流畅,像变魔术一般,任谁也不能从那百分百真诚的笑意中找到一丝纰漏。翩翩原本是来找班里的语文课代表的,见这两个男生正要出门闲逛的架势,便不再多留,这个小插曲以她的一个俏皮而略带得意的微笑结束了。
  
  一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此刻他敏锐地感觉到周遭冷下去的空气。夜风吹动走廊外黑森森的树,云影遮蔽下模糊晦暗的月色和不甚明亮的灯光打在叶子上,更添悒郁和不明的意味。一斐靠在走廊的围栏上,打量了好友一眼。他在想什么?
  
  “不是你说要来看美女的吗?喂,喂,两点钟方向,喝饮料的那个。”明洲表面不动声色,压低声音催促道,他所说的是一个正咬着吸管喝饮料的女同学,短发,式样简单的发夹把头发拢至耳后,露出一只小巧精致的耳朵。这是这两个男生之间的一个无聊的秘密消遣,说出去就不妥了,他们招架不住。但说真的,这种评头论足,也许正因为是禁忌才显得有趣味。
  
  “这个得有9分。”
  
  “就这?”
  
  “这还不够?”
  
  “顶多8分,再多不行。”
  
  “10分哥您眼光就是高……”话音刚落,一斐的目光就被什么吸引住了,只顾用手肘搡他。
  
  这已经是贺明洲非常熟悉的动作了,他状似不经意地睃一眼,乔琦一如既往戴着口罩,虽然天已经凉了,但没有人像她那么早就穿上冬令校服的,他的目光自然而然收了回来,像剑士一瞬间完成动作收剑入鞘。
  
  “贺明洲,乔琦刚才回过头来看你。”半晌,一斐道。
  
  “怎么可能。”
  
  “真的,不是看我,她站定看了你一会。”
  
  “我认识她,她可不认识我。”
  
  “爱信不信。”铃响了,一斐丢下这句话先一步回课室去了。
  
  
  
  
  贺明洲自认没有把这件小事多么放在心上,平时该怎么上课吃饭跑操谈恋爱就怎么上课吃饭跑操谈恋爱。这是对的。上学期老师偶尔会特地在晚自修结束后到女生宿舍楼附近闲逛,提着手电筒在林子里就是一通乱扫,这学期却偃旗息鼓了,后来学生之间流传着校长这样的一句话:“就是发现谁早恋,也别花力气去阻止了,都这个阶段了,一失恋,还怎么专心准备高考啊?”这是对的,最好什么都不要有变动。可是说来也怪,那次以后,乔琦的身影便频频出现在自己周围,饮水房啦,宿舍楼周围啦,闲逛的小坡啦,仿佛处处都有她的影子。明洲对此避之唯恐不及,这无疑破坏了他原本一切合宜的生活,为了得到这种在安定中稳步前进的状态,他精心调配着愉悦、焦虑、自得和刺激的比例,现在这其中仿佛掺入了一个不合拍的分子,她是多么极端啊,极端得像一种象征。他不过是想偶尔偷看一眼,从来没有别的指望和幻想,对于触手可及之外的,他只是无目的地看罢了。
  
  
  
  想到这里,明洲嗤笑出声。现在的他不正是为了图个休息,才趴在宿舍阳台上,把目光遥遥地投向学校一座无人问津的塔的么?那是座不高的塔,而且旧,光滑的石料组成了它的修饰部分,整个塔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它所散发出的笨重的气息同时给他稳重的印象,校外修路机器的噪声像蝉鸣一样不绝于耳,明洲恍惚间觉得什么都会变,会翻新,这座塔不会,倒不是说它不会变,只是它有自己的轨道,它将按部就班地老去。
  
  他满意地合上眼睛,金黄色的阳光覆在他的眼上,他却看见了另一双眼睛。他们目光交汇,像两个手里举着满杯酒水的陌生人,酒杯撞在一起,洒了大半杯令人微醺的液体。
  
  
  
  
  
  
  
  黄翩翩一向爱看涉及爱情的小说和电影,如今学业繁忙,仍然扔不了这个爱好,兴致高了,便抓着明洲大谈特谈,甚至哭哭笑笑,长吁短叹。
  
  照常的一次午饭后,两人一同步行回教学楼,明洲没头没脑地一问,倒令她略感诧异,“你说,存不存在无缘无故的爱?”
  
  “你怎么问这个?”她笑了:“新看了什么书让你想不明白么?”
  
  “算是吧。”
  
  翩翩转了转手中遮阳伞,说:“当然大部分人是因为被某人身上的某些特质吸引了,但有些人是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动心的,这其中一定有缘由,有契机,但这种缘故并不一定能被当事人以外的人理解。说到底,爱是很私密的事情,根本无法感同身受。所谓无缘无故的爱,只是看似无缘故而已。”
  
  “那如果两个人之间并没有接触过呢?又哪里来的缘由跟契机?”
  
  “我不清楚你看的书是怎么写的,两个角色是事实上无接触,还是单方面认为无接触呢?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眼里有可能完全不一样,某人不放在心上的一次‘接触’有可能是另一个人的‘重要时刻’。而且,如果这两个人不是密友,也不是情侣,接触机会寥寥无几的话,这个被爱的对象不能说是完整的他本人吧?又有多少是受先入为主和想当然的影响,不过是在脑中重塑的形象呢?”翩翩惘惘道:“忘了是谁跟我说的,说街上有一道小吃,他每每闻到都觉得非要不可,待真的吃上了,又觉得不过尔尔。”
  
  “你很有感悟嘛。”
  
  “瞎猜的罢了,这样想不是很自然吗?人是具体的,有无法回避的缺陷,而幻想可以有侧重,不喜欢的,统统避开就好了。我有被一两个几乎没有交流过的同学告白的经历,都很真挚,可是他们所说的黄翩翩不是我。”
  
  “这有什么关系呢?谁又能完整地了解谁?无论是多么熟悉的两个人,也总有……”见翩翩点头,他便不往下说了,恰好已经走到翩翩课室门前,遂分手作别。
  
  但他回到自己的课室并没有多做停留,抱起一摞收好的习题册就往办公室走,碰巧没有人,他放好习题册后便来到隔壁班老师的办公桌上,有两座垒得高高的习题册,他淡定地找寻着某人的名字,不一会便找到了,又翻出裤袋里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的一张字条,仔细地对照着上面的字迹看。
  
  那张字条上赫然写着两行黑字:
  
          我喜欢你,试试跟我交往。
  
                             乔琦
大学 小说
字数:2608 投稿日期:2020-5-23 9:12:07

推荐3星:[枫珊茗]2020-5-23 9:27:13


精品推荐人:ALEXEA,ZHEJIANG,DAN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