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秀才虎女儿

冬尽 中国
祭拜之时,从坟墓旁的篙草丛里钻出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猪
  林书玉是虎头山下青山县里的一个穷秀才,人穷得家徒四壁,妻离子散,三餐不继,却很有儒家仁爱的精神,即使再怎么饥饿,也不忍杀生吃肉,甚至连凶残吃人的猛兽也不忍伤害。
  某一年,虎头山里经常有上山的乡民失踪,乡里人都怀疑是那里的两头大老虎袭击杀害了他们。
  当地的官府便召集所有猎户及府中的捕快团团围住了虎头山,要围剿消灭这两头大老虎,为惨死的乡亲们报仇雪恨。
  林书玉得知这个消息后,急急忙忙地跑去县衙里,在劝说官府不要围剿老虎无效后,只好跟着大队前往虎头山,以便找机会放掉两头大老虎。
  围剿的头三天,两头大老虎就被猎户射中了几箭,后来凭借敏捷的身手窜进了草丛逃掉了,虽暂时躲过了一劫,但身上受的箭伤很严重,流血不止。
  林书玉知道后,为老虎伤势感到担忧,一整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正当迷迷糊糊睡不着的时候,突然看见帐篷外有黑影在徘徊,几次要进入帐篷里,但又退了回去。
  林书玉对此深感疑惑,便掀起布帘,走了出去,一探究竟。
  布帘一掀开,便有一股寒风迎面吹过来,冻得林书玉弯腰合眼打了个大喷嚏。
  等到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眼前突然多了两只依偎在一起满身血迹的受伤老虎。
  原来,一直在外面徘徊不敢进来的两个黑影是今早被射伤的两头老虎,它们此刻正依偎在一起,互相搀扶着,看来受的伤着实不轻。
  林书玉二话不说从身上扯下灰布,上前为它们包扎伤口。
  两只老虎见了,凄然地对视一眼,公老虎道:“林先生果然是一个有仁爱之心的人,我们总算没有找错对象。”
  母老虎接话道:“是呀,世上有林公子这种仁爱之士,待我们死后,女儿也不至于被弃荒野,没有人照顾。”
  林书玉见两只老虎竟然能够开口说话,深感惊恐,后又听见二虎居然有寻死之意,便暂时忘却刚刚的惊恐,急忙劝两只老虎勿寻短见。
  公老虎却摇头叹道:“我们也不想死,但人类绝不会放过我们,他们一口咬定是我们杀害了他的同族,殊不知凶手却另有其人,我们只是那怪物的替罪羔羊。”
  “那怪物?”林书玉疑道。
  “那怪物乃是个颇具法力的猪精,连我们合力都对付不了的,而且善于隐藏自己,人们从未发现过它,因此,它所杀的人都被错算到我们头上,让我们替它受罪,因此才遭这大祸,即将死于非命。”公老虎道,“死,我们倒是不怕,只是怀里还有襁褓的女儿,虽天生灵胎,刚出生便是人形,但死后没有人照顾,终难逃一死,所以才想到来此寻找先生代为照顾,将她抚养成人,但又怕惊动帐篷里的其他人,所以才在外面徘徊不敢进去。”
  林书玉想了一会,才道:“你们既是被冤枉,更不应寻死,应该向官府秉明事实,让猪精承受该有的惩罚,而不是你们。”
  公老虎叹了一声:“我们已经受了不可救治的箭伤,恐怕是挺不过明早,而且即使我们向人类说明情况,但猪精善于隐藏,捉不到它也难以洗清我们的冤屈,人类一样会杀我们为乡民报仇。”
  “真正的元凶逍遥法外,而无辜的人却要替人顶罪,这世道黑白颠倒,实在太黑暗了!”林书玉哀声叹息道,“你们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的女儿,将她抚养成人。”
  “谢谢!”两头老虎含泪同声道。
  “你们女儿在哪里?”林书玉问道。
  “她就在山顶上的一块巨石底下,她还很小,刚刚学会爬路叫爸爸妈妈……”两头老虎拭泪道,然后缓缓地倒下,最终不舍地合上了眼睛。
  趁着天还未亮,林书玉草草地埋葬了两头老虎,然后跑上山顶,来到一块巨石底下,果然发现一个被枯草包裹的女婴,女婴身上赤条条的,一件衣物都没有,看到这里,林书玉对两头老虎说的话更加深信不疑,他们如果真的是杀害人类的凶手,一定会取走人类身上的衣物为女儿包裹保暖。
  林书玉领走女婴,便一直留在身边抚养,并取名林宁儿。
  直到林宁儿十六岁的时候,林书玉才告诉她真实的身世。
  林宁儿对林书玉说的话深信不疑。
  林书玉带领着她去虎头山拜祭亲生父母。
  祭拜之时,从坟墓旁的篙草丛里钻出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
  “猪精?”林书玉大惊失色,他曾听林宁儿父母说猪精是个会法术的怪物,而且十分凶残,杀人不眨眼,当年连它们俩都不是它的对手。
  林宁儿呆呆地望着猪精,却一点也不害怕:“你就是那个让我父母蒙受冤屈,死于非命的猪精?”
  猪精张开血盘大口,狰狞道:“找了这么久,原来你这个死剩种被那个傻秀才救走了,害我白白在山里找了十六年,这十六年里,我每天都渴望着吃掉你这个灵胎,以增强我的法力。”说着,便闪电般往林宁儿身上扑来。
  林书玉大惊,赶忙以身挡在林宁儿身前。
  林宁儿既不惊,也不怕,忽然化身为一头人般高
  大的白虎,张开大口,露出锋利的獠牙,然后跃过林书玉头上,与猪精纠缠搏斗在一起。
  一阵沙石乱舞后,林宁儿凭借灵胎之身,掌持着不俗法力,最终打败了猪精,为父母报了冤仇。
  原来,林宁儿早便能够化身白虎,只是不便展露,以免吓着林书玉和乡里们。
  “有了猪精的尸体,你的父母终于可以沉冤昭雪,在九泉之下也能合上眼了。”林书玉望着黄泥地上的猪精尸体,唏嘘长叹道。
  “我的父母含冤十六年,这十六年里若不是你的照顾,把我抚养成人,我的父母恐怕还要替罪下去,不得投胎。”林宁儿变回人形,向林书玉跪地谢道,在阴间,若是带罪之身的鬼魂是不能投胎转世的。
  林书玉扶起林宁儿,笑道:“这是你的造化,哪里是我的功劳?”
  后来,林书玉扛着猪精的尸体来到市集,陈尸于市集中心,向乡里人讲明真相,为林宁儿的父母平反冤情。
  乡里人知晓真相后,纷纷感到自责婉惜,从而更加怜爱它们的遗孤林宁儿,待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般疼爱。
  在平反冤案的第二天晚上,林宁儿的父母鬼魂前来告别去往投胎,为了答谢林书玉的恩情,便允诺让十八岁的女儿嫁给他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傻秀才作为妻子。
  后来,林书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才知道原来南柯一梦,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傻秀才怎会有这样的艳福?
  但抬眼自嘲的时候,林书玉忽然发现,亭亭玉立的林宁儿竟然穿着鲜艳的婚装在乡里人的簇拥下,一脸幸福笑靥,缓缓地步入他那被翻新过充斥着红光,贴满婚嫁红纸,一派喜庆气氛的卧房里。
大学3年级
字数:2350 投稿日期:2019-11-12 20:40:53

推荐3星:[ROOT]2019-11-14 14:5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