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中心一片阳光明媚(八)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如果我找到他,我该怎么做呢?”“如果你找到他,就用一切手段将其摧毁,不管怎么样,用锤子砸、用刀劈、用开水烫、用硫酸洗,只要是起效果的方法,那就一定要付诸于行动到底,抓住机会,一举击溃他。”她坚定地说,像是满腔热血一瞬间要喷涌而出,我也似乎充满了斗志。
  女孩像是推心置腹般地朝我表示友好,一切简直是像理应如此一样,并且她看起来似乎已经洞悉了我的内心,我心灵任何一处不论肮脏不论纯洁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她像是纯白圣洁的化身,我则是背地里暗算君子的夺命小人。在她面前我几乎毫无尊严和颜面可言,但这样一来二去,我也渐渐习惯了和她交谈。不论谈吐还是举止,她对我都没有一分一毫的恶意,说是有好意也毫不过分,这确实让我安心了不少,我像是冰天雪地里的爱斯基摩人,得到了弥足珍贵的食物一般。
  “既然已经绕了这么多弯路了,这次就容我开门见山一回吧。”她假咳了一声之后,接着说:“在世界上某个地方,出现了一种东西叫做极心,他是一种通体发黑、不时流出臭恶汁液的物体,长相极其像心脏,专家也不知道该如何给他命名,就暂且叫他极心。因为它的出现,世界在某个运转的环节出现了问题,具体问题出在哪里,现在谁也不好定论,因为那是因人而异的,而这种问题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极具破坏性的,严重干扰了原有的世界运行规则。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和你一起配合除掉极心,将世界运行的轨道掰到正确轨道上,具体情况就是这样,请问还有什么疑问吗?”她捋了捋袖子,随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寻求答案。
  的确,她作为一名专业的向导,在内容的阐述方面可以说是十分精准、直切要害,一般人听来绝对能明白大体上的意思,我也不例外,但是其中还是有一部分难以理解的东西,像是麦芽糖一般粘稠的棉絮飘荡在空中,怎么切怎么斩也是藕断丝连,使得有什么东西像浸了糖一般甜得令人窒息,那不是相对的甜,而是相对的窒息。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必须去克服的问题,不管空气粘不粘稠,麦芽糖甜不甜,我总而言之就是要去使世界恢复正常,说是拯救世界也无所谓吧,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像是被麦芽糖上身了一般,竟然身边的事情也像麦芽糖一样死死粘在我的身上。
  “当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我去挑三拣四,既然世界已经危在旦夕,那么我也义不容辞。”我停顿了一下,像是吃饭噎住了一样,接着说到:“那么这个叫做’极心’的东西该如何找到呢。”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这个嘛,确实是一个问题。这么说吧,如今我们这个世界底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活动中心,说是活动中心,不如说是一个各种事物存在的集合场所罢了,在那里你可以看见一切,平日里看得见的、平日里看不见的,都会出现在那里,那是一个纯粹的场所,不受地上的社会所管辖,但他也拥有自我运行的规则,你要去调查,就去这个地方吧。”说着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折成四方形的小纸条交到了我的手里。“千万要记住,那里可是一个残酷至极又温柔至极的地方,他拥有着前所未有的规则,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她目光炯炯,同时又流露出忧虑的神情。
  我又稍稍思索了片刻:根据这张纸条的提示,去这个世界底下的某个地方,找到极心。思路一清二楚得无可挑剔,但同时我又面临着另一个巨大的问题。
  “如果我找到他,我该怎么做呢?”
  “如果你找到他,就用一切手段将其摧毁,不管怎么样,用锤子砸、用刀劈、用开水烫、用硫酸洗,只要是起效果的方法,那就一定要付诸于行动到底,抓住机会,一举击溃他。”她坚定地说,像是满腔热血一瞬间要喷涌而出,我也似乎充满了斗志。
完毕。
  再次穿过那个黑暗的走廊的时候,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可怕吓人了,走到最外面的办公室,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进来,仅凭那颜色和质感,我意识到已经是正午了,交谈总是相当耗费时间。到了门口和女孩告别。
“我的联系方式也在那个小纸条里,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可以给我打电话,明白?”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她便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最后消失在了马路尽头的桦木林中。知了不休不止地叫个不停,街道就像是大洋洲的奶牛,身上洋洋洒洒地一块白一块黑,一直延续到没有树荫的地方,变成了一整块金黄。夏天的街道。和煦的风吹走了我一身的不适,我都快一下子忘掉刚才那种滞塞的感觉了。我像是乘着麦芽糖做成的气球,懒懒散散地四处飘荡,浑身使不上力气,但这种情况绝不是“绝望到使不出力气”,而是百分之百的喜悦。
  转念一想,既然图书馆也不正常了,索性就直接不去上班了吧,正好也回家驱散一下这么久以来的疲倦,当然包括今天早上这一份。于是我慢悠悠地乘着地铁回到家,第一件事是走进浴室,静待水流过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细细擦洗角角落落,洗罢便开始料理起了午餐。厨房的窗挡不住太阳,阳光恰到好处地照射到了紫菜汤上,加了少许的猪油,就呈现出了波光粼粼的样子,甚是喜欢,抓一小把葱放入,最喜欢的香味就冒了出来,随后将少许芦笋成小条,再将胡萝卜切成片,一起炒了。本来想再把昨天吃剩的咸水鱼蒸一下,仔细想想今天应该过的更加愉悦才对,就索性拿出速冻的肉,拿刀切至小片,在锅里蒸了起来,拿出酱油倒了少许在小碟子里,又加了点在汤里,美美地享用了一顿,这虽然称不上是极致的佳肴,但是也说得上美味,也够填饱肚子。
  待一切都收拾完毕,已经是下午两点过十分了。有什么东西黏糊糊地在我的脑子里流动,有什么东西在提示我赶紧采取行动。我又看了眼窗外,依然是阳光明媚,知了依然不依不挠,我的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
  你一定会拯救世界,完成这个艰巨的使命的。
  “当然,我一定可以。”我像是回应般地说。
[大学1年级] 字数:2095 投稿日期:2019-1-3 19:15:42

推荐3星:[寒风羽翼]2019-1-3 19:2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