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状墙

魔法海螺 微信公众号歪打正著
他用手拨弄着男孩的头发,像在翻箱倒柜找几枚勋章。 PS:首发公众号,很希望可以在这里得到一些建议
  周淑雯突然从床上弹起来。
  她将遮羞用的窗帘一点点拉升起来,夕阳的余晖夹带着浮尘,轻飘飘地落在她小山似的教科书和半新的各类练习册上,还有一本摊开的笔记本,其上是一本摊开的八卦小杂志。她叹了口气,抓起那本花花绿绿的小薄本就往垃圾桶方向走,眼不见为净,她将它扔在了离垃圾桶最近的小桌上。
  笔记本摊开的那一页写的是她的复习计划,前五六行字体态均匀,越往后字越像被水冲散了架,无力地肿着。
  她很生自己的气!好吧,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
  “雯雯!待会儿王叔叔带他儿子来我们家做客,你快出来把东西收拾收拾,别一天到晚窝在卧室里……”妈妈突然探头进来。
  “您没跟我说啊!怎么现在才说!”
  “现在说怎么了?什么时候说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我没有心理准备,而……而且我现在在学习,您打断我了。”
  “平时怎么没见你学习?”
  “我学啊,您没看见就说我不学。而……而且西谚有云:‘穷人的房子风可进,雨可进,未经允许国王不可进’,您进来前应该敲门。”
  爸爸走过来,将手轻轻搭在妈妈肩上:“已经到楼下了。”又望向周淑雯,不由得皱眉:“赶紧梳梳头。”
  周淑雯手忙脚乱地把被子铺开,把床上乱七八糟的小说、内衣、衬衫盖住,又把桌面上一些小玩意儿一拨拨进抽屉里。接着就听到开门声、乱哄哄的寒暄声音、大袋零食水果搁在桌面上的声音。
  “雯雯呢?不在家吗?”周淑雯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在房间学习呢。”妈妈搭腔。周淑雯一个机灵,立马轻轻拉开椅子坐了进去,重新提笔,目光落在尚未做完的计划表上。
  房门被扭开,是妈妈。一个方而瘦长的中年人的脸填满妈妈头顶上方的空白,妈妈左肩上露出一头柔顺的短发和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王叔叔他们来了,你快出来呀。”背对着客人,妈妈言语温和,目露凶光。
  “王叔叔好,王弟弟好。”她调动面部肌肉,微微笑了一下。活着,啊啊,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应付,令人无法喘息的伟业啊。
  男女主人跟客人说了几句闲话后就钻到厨房准备晚饭去了。热闹过才知道什么是冷清,像新年听烟花,先是轰轰烈烈响成一片,再有稀稀落落的几声,远近相互答应着,然后黑夜才彻底静下去。
  水壶冒汗似的喷着白色水雾,却还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还不到给客人倒水喝的时候。她僵僵地坐在沙发里,两只手交握放在大腿上,又分开。
  “雯雯这么勤奋,难怪奖状贴了一墙。”仿佛找到了破冰口,王叔叔推了推眼镜,在一墙暗黄的奖状前站住了,他很认真似的一张一张往下看,换好的客拖在地板上有节奏地拍打着。
  啪嗒……
  他的高高瘦瘦的背向右一挪,小太阳演讲比赛一等奖、“育苗杯”数学竞赛一等奖、小学生古诗文知识竞赛一等奖、小学奥林匹克英语竞赛……
  啪、啪嗒……
  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二等奖、XX中学电脑制作活动三等奖……
  她看见王叔叔轻轻点了点头,他在为什么点头?说不定他已在心下笑着摇头了……小孩子的成绩,放在他儿子跟前一比,何足道哉?
  啪……
  ……
  周淑雯抿紧了嘴唇。
  啪嗒。王叔叔转过身来,淡淡地笑着:“不愧是雯雯,向来是优秀的。”
  周淑敏和那个男孩各坐双人沙发的两边,空气原本冷淡得让人安心。
  啪嗒、啪嗒,来了来了,砧板面前,落难的鸿雁与小鸡无异。她看着那双穿着灰色竖纹棉袜的脚向自己走来,每走一步大拇趾都往上一翘,呵,他的得意,已经传到脚趾尖上去了么。她感到左侧的沙发陷了下去,这让她联想到两颗疏离的牙齿间,塞了一块细细的肉屑,腻味油亮。她勉强笑着,注视着长辈的眼睛,眼角余光里,对方的青黑的胡渣随说话上下一动一动的,十分可厌。
  “我们培培现在也奋起直追啦,这次考试考了年级前十呢,白头发都冒了几根。”他说着就去揉男孩的头。王叔叔跟她说话的时候,总是礼貌性微微矮着头,现在他一转身,她才发觉自己是多么小,特别他冷硬直挺的背,瘦而不羸弱,竟像座移动的山似的,逼着自己往边上缩,缩成一丁点。
  “在哪儿呢……我昨天明明看到的……”男孩不舒服地抗拒着。“好像就在这附近嘛。”他用手拨弄着男孩的头发,像在翻箱倒柜找几枚勋章。
  “爸!”男孩终于一手拍开他父亲的手。
  “哈哈哈你们三个挤在一起做什么?那边有大沙发啊……”妈妈端着两盘冒着热气的菜走出来:“雯雯,过来装汤。”
  饭菜做好了,大家围坐一起吃吃喝喝,其乐融融,晚饭吃完又闲坐,天南海北地聊,不大的客厅里几张嘴巴说说话就热闹得很了,周淑雯身处其中,孤零零的。也不知这样坐了多久,主人和客人才将道别的手挥了又挥。
  门一关,一室寂静。
  “老王的儿子也真是给他争气哦……”妈妈伸了个懒腰,“诶?雯雯,你在干什么?”
  嘶咧!
  咧——
  “你发什么疯!”两个大人都冲上去阻止。
  丢人显眼,撕了干净!
  可是她说不出话来,她就像一个水装得太饱了的透明塑料袋,一旦不咬紧牙关,有什么就会轰然爆炸,虽然这并不比憋红了鼻子掉眼泪狼狈多少。
  撕纸的声音和大人们的惊呼此起彼伏。墙壁渐渐露出它惨白的脸,那脸上黏着浅黄的、暗黄颜色的双面胶。
  
  尾声
  今天是星期日,王胜涛还有一天的闲暇时间要消磨。
  妻子老笑他才四十几就已有七八十岁的姿态,半夸半怨的。怨他兴味萎缩,放弃了许多年轻时的爱好,才四十几岁的人呐,就自足于晒晒太阳看报纸的生活了,她说这话时,儿子反驳:“什么兴味萎缩,他研究怎么提高我的成绩不是研究得很起劲吗?”妻子认为,唯有老人和小孩是率真的,他这几年好像什么都想通了一样,不矫饰不作伪,返璞归真。儿子一听这话,夸张地抖了一抖,说是要“抖鸡皮疙瘩”:“不就是口无遮拦吗?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王胜涛把报纸翻过来,啊,这一面已经看过了。十点钟的阳光相较之前,又旺了一些,他把椅子后挪以免日光灼痛自己的脸。现在还不到做饭的时候,他于是安然闭上眼睛,回想起昨晚的事情。
  昨晚他跟朋友相聚,很是尽兴,分别之后没走几步路,儿子就说话了。
  “爸,您以后能不能别一见着人,就想方设法拐弯抹角炫耀您儿子的成绩啊?”
  “啊?说说怎么了?”
  “没什么好说的,您爱说也要点到即止啊。”
  “我儿子优秀,我高兴。”他忍不住微笑起来:“记不记得,你六年级的时候得了流感,我还戴着口罩陪你复习的,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最后一句简直是摇头晃脑唱出来的了。
  “可是,刚才那个姐姐都快被您说哭了。”
  “这么严重?”他不能理解。
  王胜涛又将椅子后挪些,反正还不到做饭的时候,要不还是打电话过去,鼓励鼓励人家小女生?惹得人家不高兴,他也怪不好意思的。
  拨通了。
  “啊,是嫂嫂啊,嫂嫂早上好,我老王啊,好吃好吃,你们昨天给我的那种果子我们一家都没吃过,很觉得稀奇,都很喜欢,谢谢谢谢……能叫雯雯来听电话吗?啊,没什么事,昨天跟她谈到一本教辅资料,现在跟她说一下具体情况……还没醒?现在、现在都十点半了……那好吧,我就先不打扰您了。”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闭上眼睛继续享太阳了。
大学 小说
字数:2688 投稿日期:2019-2-9 16:22:01

推荐3星:[安德]2019-2-9 17:3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