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人间录人偶伯爵篇七

夏目铃
继续更新,欢迎评论~
  米迩和女佣玛丽分开就马上去找自己突然想起来的笔记本。
  那是一本似乎很久以前就被他弃置在自己房间某个角落里的笔记本,然而现在有个潜意识却告诉他那本笔记本其实相当重要。
  到底在哪呢?米迩翻遍整个房间,丝毫找不到笔记本的踪迹。
  “奇怪,我记得明明放在这儿……”,米迩打开角落书桌的抽屉,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他疑惑地眯着眼,努力让自己回想起笔记本的下落,然而所剩的模糊记忆告诉他,他最后见到笔记本的时候,甚至还在书桌旁边站着。
  当时他在干什么呢?
  奇怪!……他怎么好像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记忆!?
  米迩锁着眉,俊秀白净的脸上满是不解。
  放在哪了呢?到底怎么不见了?为什么……
  米迩细细回想仅有的记忆里的任何细节,脑海中突然闪过洛斯伯爵第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画面。
  当时的洛斯伯爵说,他的命从醒来那一刻起就不是他自己的了,至于他身上的笔记本,因为没有任何字迹和图案,所以被随便放在抽屉里了。
  那时候他自己也看过,上面确实没有任何可以找出他失忆前相关信息的任何东西,所以也没再理会。
  现在居然完全找不到了……
  米迩扫了眼房间的布置,想着笔记本是否可能被其他人拿走或是被自己曾经挪动过,又看了一眼抽屉。
  在哪呢?米迩习惯性地扣了扣桌面,目光盯着抽屉。
  总觉得有哪不对劲……
  米迩觉得有什么在脑海中飞快闪过,当即弯下腰检查书桌。
  书桌的木板厚实而光滑,整体毫无破绽可言,但米迩的潜意识告诉他一定漏了什么……
  “米迩先生!米迩先生!”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敲门声。
  米迩吓了一跳,手指不觉抠住桌底一个边角!
  这真是个不好的习惯,米迩另一只手刚扶额无奈,就见一个女人闯进来大口喘气。
  “天啊!米迩先生!”,那女人惨白着一张脸,“玛丽!玛丽她……”
  “别急,慢慢说。”,米迩没有怪罪女人忽然闯进来的无礼,他认得这个女人,那天和艾娜、玛丽讨论莉莉齐的女佣里面就有她。
  “米迩先生……”
  女人上气不接下气,恐惧布满她苍白的脸上,只见她瞪着眼睛,艰难道:“米迩先生,玛丽……玛丽她……”
  “死了……”
  “什么?”,米迩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否如实,一个刚刚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怎么忽然死了!?
  他怀疑地看着眼前的女佣,觉得自己可能被恶作剧了。
  “真的!”,女佣当然知道米迩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怀疑,她恢复了一点后急切道:“洛斯伯爵和卡雅婆婆都不在,我只能找您了……”
  “怎么死了?”
  米迩还是有点不相信暗夜古堡出了这事,虽然不久前玛丽表现得很奇怪,但怎么会就忽然死了?
  “哎呀呀,米迩先生……”,女佣显然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过来拉起米迩的手就走。
  “上帝啊,古堡最近到底怎么了,可怜的玛丽……”
  女佣一路叨叨絮絮,倒也让米迩听懂了一些事。
  女佣刚刚到女佣玛丽的房间找她,却发现她已经没有气息地倒在了床上。
  说是看样子是腕子被割出一条很深的伤口,血流了一地,死前面容带着极其诡异的笑容。
  米迩右眼皮禁不住跳了跳,觉得头有点疼,如果他今天不和玛丽分开,也许就不会有这种悲剧发生。
  可惜一切都晚了,是他大意了,已经无可挽回。
  到女佣玛丽房间的时候,女佣玛丽的房间外已经围满了人。
  周围的人一脸惊恐的窃窃私语,显然不敢相信死亡就这么措不及防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米迩先生?”
  周围一见米迩出现,很自觉地让出一条路,足见米迩在暗夜古堡佣人们心中的地位。
  米迩迈开长腿,理了理有点混乱思绪,沉着脸显得不慌不忙。
  “既然你们来了,先站在一旁保持安静,谁也不能先私自离开。”
  “我问到谁,谁才出来说话。”
  洛斯伯爵没回来之前,不能让人心的猜疑和想象加工的东西造成暗夜古堡的恐慌,尤其是玛丽的死很蹊跷。
  米迩转身看向一个一向忠厚老实的老仆人,拜托道:“麻烦您请卡雅婆婆过来一趟。”
  卡雅婆婆也只有这位老仆人能找到了。
  “好的好的。”,老仆人看了眼房间内的景象,皱了皱眉,向来和善的脸上褶皱更为明显,但始终给人一种风雨不动的稳重。
  米迩看着老仆人离开,小心地走进女佣玛丽的房间,尽量不破坏现场的任何东西。
  他看着床上诡笑得女佣玛丽,看着她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伤口,闻着浓重铁锈味的血液气息,顿时觉得一种反胃充斥他的感官。
  努力地保持表面的平静,米迩盯着女佣玛丽身旁的刀具,发现是一把镶着宝石极其华丽的锋利匕首。
  有点熟悉……
  米迩托着下巴,想着这把匕首似乎在哪见过……
  这么华丽的匕首,可不是女佣玛丽能拥有的,米迩再细看上面的血红宝石,猛然一窒!
  这!这是洛斯伯爵的匕首!
  米迩眼里闪过异色,很快将其隐藏起来,完美避过众人的目光。
  他再把目光转向女佣玛丽的那只被割腕的又握成拳头的手,隐隐看到里面有银光闪耀于阳光中。
  于是他无视众人的眼光,看起来很淡定地伸手去掰开女佣玛丽的手。
  冰冷入骨的手,比之之前更甚,女佣玛丽的手已经彻底僵硬冰凉起来,这让米迩有些不可思议。
  明明和自己分开没多久死亡时间似乎不久,但女佣玛丽的身体早已没有一丝温度,甚至腕口上的血液也彻底地凝固了,只剩床上流淌的血液尚未凝固,显得粘稠腥甜。
  “去叫威廉先生过来一趟。”
  米迩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让私人医生威廉过来看下。
  然后他相当费劲地将女佣玛丽的指头一个个掰开,终于看到散发银光的东西。
  “十字架!?”
  周围的仆人女佣一看,不由惊呼,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表情各异,见米迩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才安静下来。
  米迩深呼一口气,有些无奈,再回过头竟看到对着自己诡笑的女佣玛丽。
  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再一看又发现一切如常,女佣玛丽依然是表情对着天花板而非自己,只是仍旧满怀恶意。
  “都散了吧。”
  不知何时,女管家出现在众人身后,阴沉着脸显得格外阴鸷。
[大学2年级] 字数:2218 投稿日期:2019-1-13 13:24:56

推荐3星:[于依依]2019-1-13 14: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