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论述“如何找到电灯开关”的论述家(十五)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我的手抓着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了被泪水覆盖过的地方,她也十分配合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我又撩开了她左边的头发,开始擦洗她的耳朵和耳朵旁的脸颊,整个过程我也都谨慎得像在搭纸牌桥一样。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家中,一路上只有寒风凌烈的气息在我脸上刮过。少女的只顾着攥着我,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有在我回头确认她是否还在的时候,她会难堪地挤出一抹浅浅的笑。
萤子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番出现,这当然在我思考的范围内,对此我除了接受以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
家中的湿气没有像外边那样浓重,我逃离了那种可怕的东西,瑟缩在门后大口地喘气。
把少女带进家中后,顺手关上了身后的房门,但与此同时一个问题又迎面和我撞上:这个地方,我连灯的开关都找不到,女孩会感觉到失落吗?失落,一个极好的形容词,正好反映了我此时此刻的心理,我惧怕少女在下一秒因为找不到电灯的开关而数落我一番,随后就夺门而出,她对我的信任会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
少女像一名富有经验的勘探学家,轻而易举地在不知道何处的地方,摸索到了什么。随着啪嗒的响声,我的脑回路像是瞬间被接通了,屋内也顿时明亮了起来。
她应该是找到灯的开关了,但为什么在我之前如此那般的搜索之后,没有找到呢。我极力地回想起屋内的我所摸索的种种结构,但在那种未知,为何会存在名为电灯开关的物体呢?记忆无处搜寻,只能向眼前的少女投去求助的目光。女孩的动作干净利落,放在开关上的手顺势滑落到身体的一侧,随后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
我向冰箱走去,有了光线后,走动变得随心所欲,不再像之前的那般黑暗了。打开保鲜室后,取出了一些朗姆酒,上面标着摩根船长的图案,随意地喝上几口后,才想起去看看刚才的少女。
她一动不动地坐在火炉旁的沙发上,炉内没有点火,整一幅画面看起来凄美又悲怆,少女从这个角度看去既无助又可怜,我又一次束手无策了,只好匆匆忙忙地拿起一旁的酒杯,倒上半杯的摩根船长后,递给了少女。
喝吧……这个能让你暖和一点。半晌少女倘若一具死尸,没有任何反应,烈火的灼烧感在我脸上爬行,我这个举动应该是过于鲁莽了吧。
擅自动你家的东西,我很对不起啊……”她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黑色的眼眸毫无生气。
嗯?你是说……”我对此感到有些困惑,只是轻声询问她。
电灯。她小声而短促地回答了我。
…………”我对她的回答也有些差异,大概是因为我之前向她投去了那种眼神吧,她会不会把我当作一个不通情理的人呢。越是这样思考,我越是不知如何回应少女。
…………多亏了你呢,我才找到电灯开关的位置。我胡言乱语一通,看见少女的眼神有些疑惑,我心头不由得一紧,
……一点都不在意你动这里的东西哦……倒是你的状况让我有些担心……”
我又补充了几句,声音颤抖得不像话。少女只是紧紧地盯着我,眼睛里灰茫茫的一片,很像下雪后的松树林。我又凝神观察起她的脸,在灯光下,那是一张孤高的脸,如同坚硬的钻石一般,高高的颧骨,不太平整的脸上我能看见她已经干涸的泪痕。我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把酒杯放在身边的桌上后,便快快去了趟洗手间。我带着一条已经拧干了水的毛巾出来了,俯身把毛巾凑近她的脸后,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我还是庄重地给她擦起了脸。
……”她的声音有些吓到我了。
……怎么了?我也有些惊慌。
好冷……”
“……”我忘记把水换成热水了,直接用冷的毛巾在她脸上擦了起来……这方面我的意识还是太欠缺了。
没事……就这样吧。大概见我想要回去换热水,她快速地制止了我。
我的手抓着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了被泪水覆盖过的地方,她也十分配合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我又撩开了她左边的头发, 开始擦洗她的耳朵和耳朵旁的脸颊,整个过程我也都谨慎得像在搭纸牌桥一样。
左边擦洗完成后,我把毛巾从右手换到了左手,用右手支撑着她的脑袋。在我挪开她头发的时候,她全身又发出了一丝轻微的颤抖,我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按部就班地擦了起来。
……”
我隔着毛巾的手突然触碰到了一处质感与皮肤不一样的地方,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不安的情绪占据了我的大脑,但我还是把手挪开了,发现了在那里一条长长的殷红色的伤痕,还露出了崭新的血肉,像是被什么粗糙的东西所蹭破了,疤也没有结出来,像是刚刚被弄伤的。
由于光线被头发挡住了,这个位置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当我把她右边的头发完全拨开的时候,我看到了触目惊心的血痕从那个伤口一直延伸到了脖子,头发内侧也被染红了。这些完全被头发挡住了,我有些后悔没有一开始就看见。我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希望她给我些回应,但自始至终,她都低垂着眼眸,神情有些难堪。
我稍稍在伤口旁边擦拭清理后便作罢,想询问些什么但又无从开口,毕竟这里我也不熟悉,我一下子也找不到医用的消毒酒精和可以消毒的药水。
……不要紧吧……”我问道。
在我不知所措的目光下,她放松了下来,微微地抬了抬嘴角,像是在努力地笑:嗳,你可真是个怪人,这种时候了还会帮助一个像我一样的陌生人。我看着她的眼睛,里面依然闪烁着几分迷茫,像是失去了信号一样,但从里面我也见到了几分坚定,虽然那些都是我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东西,我却感受到了无比的充实感。在这样的一个女孩面前,我想要解开她身上的谜团,抽丝剥茧一般,却还是像有什么东西牢牢地抓住了我,我很难轻举妄动。
见她这样,我也不是那么拘束了,不知不觉桌上的酒杯也被她取了过来,她喝了几口后,称赞酒的味道不错,我也随声附和了一下,说下次要给她喝喝我家里的灰雁,那种酒才是最好喝的。再之后,我便被困意缠满了全身,倒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连回到床上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这样睡了过去。
在门外,摩根船长的水手们依旧在浪花里挣扎着。随着船快要被卷入大海,风浪无情地灌入甲板,船即将破灭之际,所有人都还没有放弃希望。那种风与浪仓促地闪过我的耳边,我敏锐地在意识的深处抓住了他们,他们是那样的清晰又微弱,如同少女传出来的鼻息声。
大学 小说
字数:2311 投稿日期:2020-1-13 23:06:37

推荐3星:[安德]2020-1-19 18:2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