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轨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练手作随便整改了几次就差不多了
  “如果时间回溯到今年年初,你有什么打算吗?”她突然问我。
  “我?”
  “对。是你。”
  “我的话,会赶紧用掉那张二月十号过期的甜品抵用券。”
  稍加思索,脱口而出。
  她一脸嗔笑地看着我。
  我也笑了,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没有机会再去使用它了。”
  她抿起唇,缓缓地点头,表示赞同我说的话。
  地铁到站了,我拉着她的手从车厢里走了出来,外面人也很多。我礼貌地绕开行人,我知道她也会这样做。慢慢地视野不再被遮蔽,眼前浮现出完整扶手电梯的模样,我习惯性地先用左脚踩了上去,再是右脚。
  我告诉她去年的万圣节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吃甜品了,她问我为什么不叫上其他人,我知道我无法回答。我说那里的工作人员送给我了盒糖,南瓜头模样的包装,顶上扎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蝴蝶结,糖的味道看起来不错,但是我都分给其他小朋友了。
  她的脸看起来很平静,像是没有听见我说话一样,她并没有投给我某种微笑,而是依旧静静地跟在我旁边。我没有再多讲了,装作镇定地看向十点钟方向的广告标识,看腻了,又把视线投向右边来来往往的人群。
  出了地铁站口,湿漉漉的地面铺得到处都是,周围都是阴天,像是摊不开一幅画。我告诉她我去年这个时候遇见了几个老朋友,就在这里。她没有表达多余的兴趣,偶尔把目光转向我,然后又继续盯着前面凝固了一般的灰色。
  到了那家甜品了,我们在靠墙的一处坐下了。我说我的那些朋友好像已经快把我忘了,她看起来非常惊讶,并且安慰我:“他们只是太久没有和你相处了。”
  她大概在说客套话,我笑了笑就继续看菜单。
  “你知道吗,他们几个就像是刚来这里一样,对周围的东西都忘了个精光。”我低着头说道。
  “比如?”
  “比如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书店。”
  “哈,这算什么。”她笑了。
  “你根本不知道那家书店有多好。”
  “可我们不是在讨论你的朋友们吗?”
  我只好闭嘴了,很难再说些什么。
  “他们不知道门口的江通往哪里。”
  “门口的江?”
  我站起来给她指路,我也知道她所表达的并不是对江这一存在的诧异,而是对我说出来的话,可我的手指还是指向了透明落地窗外的某一处,那里肆虐着风,江水像猎犬一般地在原地打滚。我们声波完全无法逃脱这一玻璃的笼子,被牢牢地困住了,外面的人在嬉戏打闹、行色匆匆地赶路,蜘蛛在空气中结网,我眼前到处都是白色的残骸。
  “我其实也不知道那究竟通往何处。”她无奈地笑了。
  窗外北风的呼啸声更重了,大到要盖过我说的话。
  “其实这也正常,谁会真正在乎他会去哪呢。”
  我又坐了下来,数着面前碗碟里的小颗西米露。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
  还差一份小蛋糕就都上齐了,我却没有吃的欲望,而是看着她在那摆弄铁制小勺的样子。
  问她为什么不吃,她说她想先从小蛋糕开始吃。
  我点头,开始拨弄我右手的指甲。
  我说我给那几个朋友介绍了这附近的建筑,还介绍了这附近一些比较好玩的地方,这里是酒吧,那里是花店,过了桥对面是某某公园。
  蛋糕已经被吃了一半了,我的头皮隐隐发痒。
  我说我们一起走向地铁站。我手里拎着带给室友的章鱼小丸子和烤猪蹄。
  不用看我都知道我左手边的广场上正闪着什么样的灯光。
  右手边是某某大酒店,具体名称已经记不清了,我小时候来这里游过几次泳。
  几几几号公交车从旁边开过,呼啸的车声此起彼伏。
  然后我告诉她们书店就在前面那个路口右拐的地方。
  “瞧,就在前面,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有空可以去里面看看,再往前走会有另一家开在地下的书店,真的很有意思。”
  我是这样说的。
  我的视线无法停留,总是忍不住去瞥一眼左前方的烤肉店。
  我还在继续说着,坐在我对面的她低头咀嚼着草莓,她努力不想来看我,我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也开始躲闪她的眼神。
  很快我们就离开了,我们尝试在路灯下接吻,但是温度太低了,冻得我张不开手,最后我亲吻了她的脸颊,陪着她在一片灰蒙蒙里走着。远处的江面上也没有船,有的只是一层层的浪花散去又聚合的样子。我开始无法忍受这刺骨的寒冷,想要推着她回到地铁站,可她却拒绝了,看起来相当沮丧的样子。
  周围的树木不足以参天,脚边的鹅卵石像某种庞然大物阻挡了我,凌冽的寒风侵蚀着我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肤和我已经快要消磨殆尽的意志。
  我假装行色匆匆的样子,把她送回了地铁口,缓缓下沉的扶手电梯像是巨口一般吞噬着一波又一波路过的人,我决定还是再陪她一会儿。
  我说我的朋友们都很好,他们和我一起合了影,但是照片已经被我删掉了,我大概保存在了电脑上,他们会带我到处闲逛,就算我找不到路了,他们会请我吃好吃的,就算他们不是那么爱吃日本料理,他们会把最漂亮的风筝扔往天空……
  电梯已经沉到最底端了,我踏入了大理石地板,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涌出来,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我知道在我和她之间有一道巨大的无法跨越的鸿沟。
  地铁驶进了,她开始向那一团黑压压的人群移动。
  “你最后和他们说了什么?”我还能看见她的脸,像以往一样的笑盈盈,充满朝气。
  “我说,再不快点,就赶不上地铁了。”
大学 小说
字数:1948 投稿日期:2020-11-21 0:46:24

推荐3星:[DANXUE]2020-11-21 7: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