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烩饭的多种做法(十六)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可也正是这样的她,我才会从内心深处接受她。执着的她。她的记忆也许存在空白,她的人格可能存在扭曲,她自己也很清楚吧,可这种事情,任何人都不应该知道的,可我却想去用她的方式去理解她。
嘟嘟嘟……”
“……”
嘟嘟嘟……”
“……”
喂?
“…………是我
……我知道你是,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困难,这种词汇从她的嘴里说出就像在夏天吃可口的绵绵冰一样。
我遇到了个女孩……暂且不说这些,我按照你的指示去做了,周围也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我现在依旧认为自己与那个什么极心有着遥远的距离……”
从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咬指甲的声音,清脆的响声在黑暗的房间内回荡。
………………”
这种声音像是某种行军指令,正在攻占我的神经,我疲惫得就像软塌塌的海绵。
这样啊……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总之你就接着往下做吧。嗳,你是不是在寻找那个人?
她为什么会知道萤子。
你继续照顾那个女孩也好,寻找萤子也罢,你需要遵循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明白吗?她的语气稍稍变得有些急切,在暗无天日的另一方等待着回应。
谢谢,我会的。
我知道你最靠谱了。
嘟嘟嘟……”随后又是一长串岑寂。




在清晨我醒来之际,我给办公室里的女郎拨通了电话,只是为了询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不出我的所料,得到的结果和我想的差不多。
女孩还在一旁熟睡,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种地方会迎来日出。金黄色的光芒在窗台上闪烁,我知道那是初冬早餐的讯号,阳光没有照射到屋内深处的部分,女孩依旧笼罩在黑色中,只是那种黑比起夜里的那种已经淡化了许多。
不忍心打搅到她,给她留了张便条我就出门了,一是为了寻找萤子,二是为了她的木质小鸟。
村庄还是昨晚的那副模样,不只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顺着我和女孩走过的那条路,我又回到了那个十字路口,夜里没有看清楚,这下才发现,这里原来连接着一个相当大的广场,在那里聚集着许多像是村民的人。他们一部分人像是在商讨着什么,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在忙着搬运木质的支架一样的东西。广场中央有着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的边沿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石碑,离得比较远,我看不清上面雕刻了什么,但我能够确定的是,整个广场给我了一种极其不详的感觉。
为了消除这种不安的情绪,我走到一个中年男子身边轻声问道:……你能告诉我广场那里在干什么吗?
噢,你不知道吗,在办葬礼呢。
葬礼?!谁的葬礼?
还能是谁的,就是咱们村最有钱的那个办的啊。
那您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对对对,我应该注意到你对这件事情完全不了解的。那个人看起来稍有些自责。
是这样的。那个人呢,因为自己的妻子在几年前的一次失火中死掉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伤心得不得了啊。那场大火还真是,烧得惨绝人寰、生灵涂炭啊,咱们村也被毁了大半个,我也是侥幸才活了下来。他似乎越来越沉浸在那件事里了,我也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表示对她的尊敬。
他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啊,于是在村里开设了一个叫什么……消防部的东西,还花了很多钱雇了很多对火灾方面有研究的专业人士在那里工作,说是为了这了村子,同时也提出了要求,说是替他的妻子每年都办一次葬礼。起初呢,大家都不认可,但由于他不断地为村里的各种设施提供资金,帮助越来越多的人,大家也就渐渐地被他感动了……”说到这里,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同时眼睛也闪着光,像是也被深深地感动了一般。
所以,现在是大家齐心协力在帮她的妻子举行葬礼吗。
是啊……年轻人,你也去祭拜一下吧,这种事情落在谁头上,谁也不会好受啊,可惜了这样一个好人……”他眼看就要落泪了,我可最害怕应对这种场面,匆匆道谢后,正打算离开,突然想起了女孩的木质小鸟,我便又问了他。
大叔……再麻烦您一下,您有见过一种木头做的小鸟吗?我因为我的贪婪与恬不知耻而感到羞愧,于是低着头等待着他的回应。
但许久没有听见大叔的回答,声音安静得能听见远处的鸟鸣。我突然抬起头,看见了他煞白的脸,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地保持冷静,等到他情绪平息下来之后,才缓缓地告诉我。
那种东西,不要再在这个地方提起了。他的双目浑圆,像是要吃人的魔鬼,我被震慑到了三分,连连点头后就仓皇地逃跑了。
随后在村子里到处打听和搜寻,都没有得到和萤子有关的消息,至于女孩的鸟,我是不敢再多提一字,虽说有些荒诞,可是那个大叔说的话,我总有那么些在意。




回到家后,已经快过正午了。除了和大叔的对话以外,我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有些沮丧。我现在颇像战乱地区的难民,从我的脸上可以看出奔走了一个早上的疲倦,但不管怎样颓废都是无济于事的,想到之后还得继续寻找萤子以及兑现对女孩的承诺,我又恢复了那份干劲。
女孩已经不在沙发上了,她再怎么能睡,也不应该睡到这个时候了,再往房间里走,才看见她。她蹲在一张看起来很旧的木质圆桌旁的椅子上,桌上摆着什么黄色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食物。
这是……”看见她一脸不快的样子,我小心地问道。
芝士她看都没看我一眼。
“……”
芝士烩饭啦!她突然提高了分贝,愤愤地看着我,随后又把头撇了过去。
这是你自己做的?!看样子放了一多小时以及冷掉了,怪不得我刚进门还隐约闻到一股芝士的味道。
我等你有一个多小时了,都冷掉了啦……”她小声地说道,头埋在膝盖里,这又是一种不详。
我依然沉默着。
明明是你允许我动这里的东西的,冰箱的话,也是可以的吧……我做料理…………很拿手的!她说话断断续续,同时传来了啜泣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啜泣声逐渐变大,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突然,我有些疑惑不解,眼前的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做芝士焗饭,为什么会等待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一起共进午餐,为什么她会因为这种事情流泪,一切都无从得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一个在寒冷夜晚寻求帮助的少女而已。
喂!我是不是很奇怪……”她一刹那又把头扭向了我,我能看见她脸被泪水和鼻涕搅成了一团糟,说实话有些让人心疼,她像是一头小小的野兽,受了伤后,正在向无辜的人倾泻怒火。
“…………”我话还没说完,她一下子从椅子上滚了下来,还没站稳,又向我冲了过来,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得不清,我也有些恍惚了,再加上精神不太好,一下子被女孩撞倒在了地上。
我的意识被冲散了,眼前只有她那张脸,那张被泪水浸染的脸。
只有这次,我无法付诸任何温柔于行动,我没法替她擦去泪水,少女像是在寻求什么,双眼直愣愣地看着我,她的泪水滴到了我的脸上,灼热又苦楚。在面对这样的一个女孩的时候,我的内心在思考什么呢?我会抛开所有的问题,然后选择去温和地对待她吗,也许吧,只是这样太不适合现在的我了,我应该直接推开她,大声地呵斥她,告诉她这些都是她自讨苦吃,这样就能得到所谓的正解了吗。
我看着她,看着她钻石一般纯净的眼眸,因为光线和眼泪的缘故,我的视野里闪出了几抹光晕。眸子的深处,像是一汪湖水。那种湖,被名为伏特加的酒填满了,只要我的眼神里稍加火焰,就能点燃她。
也许我应该尝试着去了解一下你呢…………真的很特别,会做芝士烩饭,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会做芝士烩饭的人,当然了,卖芝士烩饭的厨师除外。
她也凝视着我,她会以怎样的角度来看待我呢,在我眼里,她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离家少女,在她眼里,我又是怎样的存在,她竟然会渴望从我这里得到那一份关爱和那一份不属于对原来的她的理解,她本不应该向别人如此这般寻求帮助,可也正是这样的她,我才会从内心深处接受她。执着的她。她的记忆也许存在空白,她的人格可能存在扭曲,她自己也很清楚吧,可这种事情,任何人都不应该知道的,可我却想去用她的方式去理解她。
这是一种理解,绝非同情之类的东西,女孩寻求的,绝非是我的同情。
面对我胡诌般的回答,她脸色缓和了下来,也松开了紧紧抓住我胳膊的手。我的心情像是坐在吉普车上,驶过了连绵不绝的山峰,到达了平稳的缓坡。
快吃吧,多亏了你会做饭,不然我刚到家肯定要饿上一阵子。我想挤出一些笑容,但我最终只是抬起了半边的嘴角。
嗯!女孩干净利落地回答道,同时也回报给我一个相同的微笑
这下她才从我身上移开。我们就这样,一起吃了冷掉的芝士烩饭。

大学 小说
字数:3168 投稿日期:2020-1-14 23:46:23

推荐3星:[安德]2020-1-19 18:2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