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订制

月星儿 温润
《造梦者》你看这山河万里/哪一处不是我为你编造出来的绝世美梦/古风向/可能会有续集。
柳生。
一个被造梦事业耽误的江湖客。
而一直以高冷淡然为自身设定的柳生这几日却显得越发暴躁起来。
许是提前进入了更年期,有些记忆也突的涌上了心头。
他初来这座小镇时,是个梅雨季节。
那时,他牵着自家的那匹蠢马,一脸空虚寂寞冷的冒雨站在小镇北门。
肚子咕噜噜的叫声打破了柳生自认为思索的发呆。
正与柳生擦肩而过的青衣男子听到了这声毫不隐瞒的恢宏之音。
他噗呲一笑,似乎是猜到了柳生此时的可怜处境。
青衣男子转过身来,拍了拍柳生的肩,示意柳生跟他一起走。
高冷的柳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很是疑问的抬头盯着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没成想,这孩子还是个呆子。
“这雨估摸着要越下越大了,你确定不跟我一起走?”
正处绝望的柳生忽而眼睛一亮:“走的走的。我走的。”
“那就快跟上来啊。”
走了许久,两人来到一所破庙前。
柳生在庙前踌躇了几步,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青衣男子爽朗一笑:“放心,我可不是什么骗子,我家太小你肯定是要嫌弃的,还不如就住这儿呢。”
柳生心里直嘀咕道:难道我就不会嫌弃这所破庙了吗?
眼看雨势即将倾盆,柳生也顾不上这些了,直接牵着那匹蠢马就进了破庙。
青衣男子却杵在了门口,柳生投去疑惑的目光。
“好了,既然你有了避雨之处,我也不继续打扰了。”
“没,没事的。”柳生结巴着开口。
“呵,只是在下身上有病,命不久矣,怕传染了阁下。”
“在下名叫长歌。在此一别吧。”
长歌?柳生像是想到了什么。
那个排在执念书第一名的长歌,那个师傅曾说要与他有牵扯的长歌?
想到此,柳生急急喊住了长歌。
“你是不是心中有什么不能忘怀啊,我是造梦师,我可以帮你完善的。”
已经远去的长歌嘲讽的回道:“梦又如何?不过是一场虚无罢了。我可不需要这种东西。”
柳生不屑的嘁了一声,他不过是看在长歌帮了他忙的份上才这么开口的,要不是这样,谁会帮这穷小子啊。
柳生转身进了破庙,将马儿安顿好后,便在破庙中找了一处比较干净的地方,躺下来歇息了。
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大早,柳生还在睡梦之中时,便被一阵酒香给熏醒了。
他纳闷的睁开眼,想看看这破庙里哪来的酒香。
谁知一睁眼便看见了在他上方的长歌脑袋。
柳生:……
长歌见他醒了,也不避讳什么,直接开口道:“昨日你说什么造梦,今日我带了两壶珍藏好酒来,想让你帮我造个梦。”
柳生:“我不喝酒的。”
长歌笑道:“不喝便给我罢。”
柳生:……说好的给我呢。
长歌正色道:“那你什么时候看着能给我造一场梦呢?”
柳生道:“你想要什么梦你还没更我说呢。”
“一场,繁华之梦。”
“我还没跟你讲过,我从前有个娘子,她很调皮,但我喜欢。”
“后来她死了,无缘无故的死了。”
“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同她去做。”
“所以我想让你在梦里使我跟娘子重聚。”
柳生点了点头后,从袖子里掏出个笛子,不急不缓的吹了起来。
笛音入耳,长歌倒地睡了过去。
吹完整支曲子后,柳生收回了笛子,将地上的好酒偷偷扒了一个坑藏了起来。
哼,我即使不吃我也不给你。
柳生傲娇的想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柳生快要睡着时,长歌忽而醒了过来。
柳生见状,兴致昂昂的问他怎么样了。
谁知长歌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就起身离开了。
柳生:……恩?这是什么意思?
从那以后,柳生再也没有见到过长歌。
这件事也成了柳生的心头一道疤。
现在想来,也是觉得异常可恨。
这人怎么能这样骗他呢?
真是可恨,想到这儿,刚平缓下心来的柳生,又开始暴躁起来了。
[小学3年级] 字数:1356 投稿日期:2017-7-23 14:05:46

推荐3星:[ROOT]2017-7-23 14:5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