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光芒(二十二)

维多利加喵 宁波工程学院
等到我能支撑起身体的时候,阳光也差不多失去了,他们被夜幕分食,只留下仅存的一点,最后在黑夜里被吃干抹净。
  我感觉我做了个梦,因为我感受到了那种不真实。
  天花板像是黑色的幕布,上面爬满了以黑暗为生的虫类物种,他们像潮水一般向我身旁这一簇微弱的火焰涌来,又在靠近的那一刻溃散,再次回到那团黑暗中,但是又有新的一群虫子向火团靠近,如此往复,他们就像一波接着一波的浪水,不停地翻涌、沸腾。在我的四周似乎都是这样的黑色浪潮。想必他们是极怕火的,可为什么又如此渴求这片明亮呢?
  我把头转向前方,不再看那黑魆魆的一片,在视野中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位坐在炉火旁的少女,少女的眼神里充满了关怀,也映出了火光。这里除了少女和炉火以外,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被黑暗紧紧地包裹住,上下窜动的火焰像是在狂欢、像是在悲鸣。我仍然静静地坐在那儿,什么都无法想起,脑袋昏昏沉沉,看样子我刚才应该是睡着了。
  等到我的意识稍微恢复一点后,少女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她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张口,我只能看见她嘴唇轻微的颤动。
  “让我带她一起走吧。”我开口了,像是在逞强一样。
  “但……这是不可能的。”少女摇了摇头,露出了痛苦而又无奈的表情,眼里的火狂啸着,又在她低头的瞬间平静下来,我知道那是她剔透的眼泪。我知道我不好再为难少女,可那股意志是如此的强烈,我想要和萤在一起,我不想再失去萤了,无论是作为恋人还是朋友,我都想带她回去,带她会到我那边的世界里去,可就在少女说出“不可能”的时候,我的心再次剧烈地颤动了起来,悲伤还是恐惧,我都说不出口了。我知道再多的争辩与请求都是无用的,少女口中的即是真理,是无可抗拒与逆反的规则,我应该没法带萤回去了,我做的努力也都是徒劳罢了。
  “那我就留在这里,永远地留在这里,和萤。”我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应该是我的执念太过于强大,我用力地盯着那一团躁动的炉火,想要祛除杂念,不去想少女该如何回答我,不去想萤现在身在何处,不去想我之后该怎么办,才发现抛开这些是无比轻松的,这个过程中不包含任何悲怆与背叛,也不包含任何冲动与怜悯,但我知道这样是无用的,我又慢慢地抬起头,望向了少女。
  少女端庄地坐在那里,她抿着嘴、闭着双眼,像是在思考什么,可马上又像释然了一般,睁开了眼睛,眼神里流出了一种偏执,属于悲伤的一种偏执。黑暗依旧在奋力地冲向这片光亮,火焰也继续着了魔般地起舞,悲伤像是被注入了空气中一般,我感受得到少女的那份不安。
  “那就再闭上眼睛吧,你会找到答案的。”少女不再多话,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我很惊讶,但我还是听从她的指示闭上了眼睛。在沉睡之前,少女的身影又一次闪过我的眼前,清澈而又憔悴,我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愈发疲倦,连张嘴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也会找到答案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又回到了那间房子中。萤子已经起床了,她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大概是在准备午餐吧。说实话,这几天度日如年,我已经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了,我只能清楚地辨别出什么时候该吃午饭、什么时候该吃早饭,明确的日期、今天还是明天,全都乱了套了。
  我想和萤最后一起享受在这里的生活,因为今日傍晚之前,我就要带萤离开这里了,可是一看到萤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我就越是沉迷于这种感觉中,再怎么刻不容缓的事情,我也不想现在就办,我只想在现在默默地体会萤的那份心意、感受与她在一起的温暖。就算我知道我什么都不做、萤就会在今晚死去的话,我想先沉溺于这种氛围中。就这样我看着萤从厨房走出来,端着她最拿手的芝士烩饭走了出来,这种味道我明明品尝过太多次,可为什么上次就没有发现呢。自从昨晚以来,自从萤与我坦诚相待以来,我心中的热情逐渐迸发了,这几年来,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使这种感觉会在夜晚的时候被撕碎、在第二天还给我一份被整整齐齐修补完全的,我也无法抗拒,我也无法承认它的破碎。我看着萤的笑颜,我吃完了午餐,想着与她共同在这里度过一个下午,呼吸便不再通畅。这里的阳光没有被潮水侵蚀,可我的心中依然会感到淤堵与窒息,看着萤,这样的感觉竟然也会从心的旁侧生出。我只想静静感受此刻的欢愉,我的怠惰、贪婪与无知,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就算这样,也是奢侈的。
  明媚的阳光洒在沙发上,洒在桌椅上,空气变得温暖起来,使这片冰凉的天地得以升温,光明像是在驱逐黑暗一般,在我伸手能够触摸到的空气中匍匐着。流逝的时间、静置的日光,全在那一瞬间被拽动了,就像有人突然给这一切上了发条一样,时间必须推进,阳光必须流动,我也必然承受这一悲惨。
  萤被几个人冲进来带走了,我被其中一个人狠狠地打了几拳,又踢了我几脚后,我就失去意识了,我知道他们是来带走萤的,把她从我的身边带走,把她从世界上带走。我最后看向萤,她那无助又无奈的目光,就像针一般扎在我的心上,但我无能为力,只能这样倒在地上,身体不听使唤。他们在确认我暂时失去行动能力后,就把我丢在这里了,随着房门的关闭,整个屋子回到了最原始、最初的样子。一切都被还原,萤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一个人像爬虫一样倒在地上。周围不是令人惧怕黑暗,而是令人讨厌的光明,我凝视着空气里的那一缕光线,我心中充满了恶与恨,光并没有把我围住,依然有规律地洒在整个房间的一角,可我现在只觉得它令人烦躁与不安。他们带走了萤,那么谁来填补我喷涌出感情后的空缺?如果我那天没有见到萤的话,是不是一切会更加美好呢?我不停地问自己,等到我能支撑起身体的时候,阳光也差不多失去了,他们被夜幕分食,只留下仅存的一点,最后在黑夜里被吃干抹净。我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不想再去思考什么了,无论昼夜变换,也都已经毫无意义了,我这一次又失败了,彻彻底底的失败。这一次命运在人格上给予了我沉重的一次打击,我伸出的手,想要挽留住那一片日光的手,就像我要挽留萤子的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冲动,不是因为我的傲慢,怎么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往事慢慢地涌上心头,我也没法控制自己了,任凭泪水像溪水一般在我脸上留下歪歪斜斜的痕迹,某个阀门已经被打开我没有回头路了,若是我能够再真诚一点,能够再冷静一点,事情会不会向我希望的方向发展呢,我不明白。


  我就像木头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空洞的眼神不知道在望向何处,只感觉视线没法凝聚在一处。我一直保持这个精神涣散的状态,直到夜半的时候,听见一声敲门声。
  
大学 小说
字数:2488 投稿日期:2020-4-23 3:32:15

推荐3星:[极地之北]2020-4-23 9: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