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的春天

苏铭妍 碧海湾南区雍华庭26号别墅
这就是庚子年的春天,有震撼人心的温暖,却也有骇人听闻的惨剧,在广东这片祖国南部的土地上,我听着全国各地的声音,所有人都万众一心,所有人都众志成城。
  似乎找不到一个词语来作为这个春天的标签。 每天清晨,网课把我叫醒,我把文字叫醒,可是键盘却又把夜里蛰伏起来的新冠病毒叫醒,它活跃在武汉的肺叶上,顺着神经在祖国大地上四处游动,来到广东时已然发出了震天的响声。公路、铁路都是最敏感的神经,好在,广东掐断了这些神经,让蛰伏在黑暗里的病毒不再那么猖狂。 面对醒目的数字,我多想自己能够变成一个零,顺着网络,跋山涉水去乘那一组数字,但终究,我只是像零一样存在着,面对这场波涛汹涌的疫情显得有点无能为力, 我习惯性地打开窗户,我出不去,但是庚子年的春天却能够进来。 
  面对文字,我也觉得苍白无力。这些年,文字似乎是我的铠甲,内心兵荒马乱的日子里在文字里我可以暂时马放南山。可是,这个春天,日子收起了锋芒,岁月折断了羽翼,光阴放慢了脚步,每一天表面上都是刀枪入库的闲散。
  我就待在这个叫“家”的空间,一道门隔开了我和春天,一个屏幕接通了我和世界,内心却每天都兵荒马乱。堆积的光阴倚叠如山,书籍是背景墙,我发现书架上有些书我没有看,看过的我也忘了,我的眼神触摸我熟悉的汉字,我不知道中规中矩的汉字究竟有多大的力量,可是我分明听到我的心跳是凌乱的。   
  每一天的日子似乎过得都不太一样,电话几天不响,朋友圈里人们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滚动着的相同的文字之间,距离成了人们最需要的东西。一个口罩就是我们最锋利的武器,隔绝着飞尘,隔绝着细菌,却也隔绝着多少本应该熟悉的面孔。可是啊,在同一时刻,那么多陌生的面孔,那么多陌生的名字,却成了我最亲近的人。屏幕里的他们,有的满头银发,有的皱纹遍布眼角,有的虽然年轻,但脸上却被口罩勒得伤痕累累。语重心长,每一句都让我感动莫名。
   这就是庚子年的春天,有震撼人心的温暖,却也有骇人听闻的惨剧,在广东这片祖国南部的土地上,我听着全国各地的声音,所有人都万众一心,所有人都众志成城。个子再小,也能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伟大的光影。这个世界,不会辜负中国,不会辜负庚子年的春天。
大学 记叙文
字数:832 投稿日期:2020-3-6 18:32:08

推荐3星:[极地之北]2020-3-6 18:4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