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光不再闪烁

粉色的海 诗意,诗忆,失忆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二十岁的女生出门不化妆,要么天生丽质,要么自暴自弃,我属于后者。
  
  刚经历的失恋的我,整天赖在家里像一摊烂泥一样,不洗脸也不洗头。上午很晚才起床,中午去楼下快餐店吃一顿简单的午饭,回家接着躺在床上追剧打游戏。生活暗无天日,看不见未来也没有任何希冀。
  
  夜晚失眠,在社交软件里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他叫谢容,我一直夸他的名字很有古风小说的味道,他说小时候同学都叫他“蓉儿”让他很不好意思。照片上的他有着放荡不羁的样子,典型的街头小混混。他向我打招呼:“嗨美女,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实在是对如此低俗的开场白表示无奈,但为了打发漫长深夜,我回复了他。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渐渐熟络了起来。
  
  ​仿佛认识他了之后,生活也变得好了起来。联系了好久的实习单位给我发来消息,让我周一去上班。我把好消息和我喜悦的心情告诉他,他说:“吉祥物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刚开始的工作很累,每天加班到很晚,但我却觉得很充实。那天下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我已饥肠辘辘,一心想着直奔小吃街买点东西吃,没想到在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和想象中差别不大,他倚靠在墙上,嘴里叼着烟。
  
  他叫我:“诗忆,等你好久了。”
  
  “你是……谢容?”
  
  “对,”他停顿了一下,摸了摸头,“要不要吃烧烤,我请客。”
  
  
  以前的我一向自命清高,不为世俗所染,不会接受陌生人的好友请求,也不会轻易见陌生男子。毕竟我的择偶条件高,像他那样的根本无法入我的法眼。当时肢体有些麻木,一直孤身一人,许久没有和人闲聊,就这么手贱地同意了他的请求。就这么轻微的一点,却给我之后的生活带来了不少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请我吃烧烤,刚开始我很放不开,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说什么好。他很体贴的把烤好的串放在我面前,叫我多吃点。看我还是放不开,他向服务员挥手:“来四瓶啤酒。”
  
  “一人两瓶,不多不少。”他帮我拉开易拉罐,“我看你有心事,喝点酒说出来,心里会好受点。”
  
  我几乎是不喝酒的,但由于心中的压抑,还是拿起了面前的酒,那冰凉的触感划过喉咙进入腹部,透心凉的舒爽。
  
  这一次的相遇我没有做任何准备,没有化妆也没有打扮,令我猝不及防。我在内心警告自己一定不要心慈手软,时刻保持警惕,夜黑风高的夜晚,女孩子总是不安全的。
  
  那一晚,我们聊了好多,我不知道多久没和别人这样敞开心扉地聊天了,最后我们都很尽兴。
  
  让我不自主地想到北岛的那句话: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已经止不住心中泛起的波澜,反而渐渐上瘾。皓月当空,思绪万千,彼时的我意识清醒,头却有点晕乎乎的。他扶着我回家,夜色有些凉,他脱下夹克来披在我身上,我闻到了淡淡的香水味。
  
  
  逐渐,我开始给他分享我的孤独与怅惘,工作的压力与情绪的失控。他给我分享他的故事,一路的坎坷与先天的幽默。
  
  一向讨厌和别人闲聊的我居然不觉间走进了他用文字描述的海洋中,每个夜晚都聊到睁不开眼,仿佛没有明天一样。
  
  他是个有趣的人,又是个十足的小混混。他抽烟、喝酒、在街头和别人打架;在公路上飙过车、受过伤,险些冲入湖中;他的胳膊上有一处小小的纹身,是前女友的名字——姗姗。
  
  他说:“当时一时冲动纹上的,现在分手了,倒也不觉得后悔,总感觉终有一日还会相见,那应该是能和我长相厮守的人。”
  
  他还是会等我下班,骑着他的小摩托带我吃小吃。那一晚,他说带我去一个地方,路上的灯很暗,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们就一直沿着路走,旁边是哗哗的流水声,很清凉很凛冽。
  
  这里的空气很清新,与我们平日里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所呼吸的浑浊空气有天壤之别。
  
  忽然,一个小光点从我眼前飞过,我惊呼,“那是什么?”
  
  “是萤火虫,”​他追随着那微弱的闪光走过去,“这里有很多萤火虫。”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萤火虫这种生物,觉得不可思议,它居然真的会发光。在黑暗中明明灭灭,我像个无知的孩童一样放声大叫。
  
  他看着我幼稚的样子,笑了,“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孩子,萤火虫都没见过。”
  
  他带我走向丛林深处,越来越多的萤火虫环绕在我身边,我仿佛置身梦境一样,感觉不可思议。​
  
  他把瓶子里的水倒掉,捉了几只萤火虫放进瓶子里,在黑暗中,萤火虫闪烁着光芒,一明一暗,我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无限可能。
  
  
  我们走着走着,下雨了,还好他带了伞,就这样我们挤在一把伞下,距离突然拉进,伴着这温柔的夜色和微弱的灯光,气氛突然变得暧昧。不过我还是时刻警惕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绝不能冲昏了头脑,你在不懂什么是爱之前就不要去爱,免得再次被伤的遍体鳞伤。
  
  他送我回家之后,我躺在床上,看着他给我抓的几只萤火虫,它们困在瓶子里,似乎没有那么活跃,发出的光也几乎看不见。他告诉我:“萤火虫的寿命很短,发光时间只有几天,你要​珍惜它,它可能只在你生命中闪烁几天,但这就是它的一辈子。”我反复琢磨他这句话,还是把捉来的几只萤火虫放了。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甜言蜜语。在每个晚上,和他一起感受人间的冷暖,他柔软的手第一次附在我的手上面时,让我觉得莫名的温暖。
  
  我们坐在公园角落的草坪上,他说:“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们一起经营一家小店,或是四处漂泊,随遇而安,过简单的生活。我满足不了你美好的幻想,也给不了你什么,我能做的,只有给你一个卑微的承诺,我会对你好。”
  
  我沉默了,我本来把他当做亲密无间的挚友,从未憧憬过其他,他的一番话扑灭了我心中的火焰,犹如死灰一般。
  
  长时间无人驱寒温暖,我已变得麻木,不敢谈感情,不敢说爱,更何况是这样一个两手空空的男生,他用什么来给我未来。
  
  我想冲向他,可是我不能。心中的枷锁终是无法解开。
  
  我多么希望他没有说那句话,这样我们的距离就不会疏远,可他却打破了我心中的那道防线,我开始回避他,疏远他。我惧怕恋爱,怕再次受到伤害。
  
  他很久都没有给我发消息,我以为我们就这么结束了,巨大的孤独又在夜晚来临,把我包裹住,将我吞噬。我一边想就这么离去,不再理睬他,另一边却自欺欺人,希望他能再坚决一点,我会义无反顾地跟他走。可是,一切都晚了,我知道没有不期而遇的痴心妄想,就让这个念头死去吧。
  
  
  庆幸的是——我没有多虑,他的消息又重新踊跃在我手机屏幕上,我以为他回心转意,没想到他说:“我要走了,出来见一面吗?”
  
  我还是和我阴阳两面的内心过不去,犹豫半天,还是回复他:“算了吧。”
  
  “就一面,我有话和你说。”
  
  
  我答应了他,约定好了地点。我问他:“你要去哪?”
  
  “去姗姗的城市,已经定好车票了,还有两个小时发车,你如果想挽留我,现在还来得及。”
  
  他完全换了个样子,之前我总是嫌弃他的穿着打扮像极了精神小伙,今天他换了一身简单的运动装,头发也剪短了,染回了黑色,没有带耳钉也没有喷香水,是当下最普通的少年的样子。
  
  “你看,我换成了你最喜欢的样子,你还不考虑考虑吗?”
  
  ​我说:“去吧,去见你想见的人,找到你最好的归宿。”
  
  他第一次抱住了我,​抱的那么紧,这一次。我没有逃避。我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掺杂着无数荒谬与疯狂。我庆幸自己没有沉浸其中,同时也感到悲伤,我就这么失去了他。
  
  ​不曾想过曾经那个自命清高的我竟也逃不过这尘世的“劫”。
  
  他的身份证从口袋中滑落,我捡起来递给他,在暗淡的灯光下,我却清晰地看到身份证上的名字,不是“谢容”,而是“谢俊伟”。我在那一刻终于明白,这是一场梦,一切都是假象,我们彼此的存在都是给对方一个美好梦境罢了。我并没有责怪他没有告诉我真实姓名,反而我庆幸没有掉入幻象​中,我始终清醒。
  
  我没有拆穿这个谎言,因为他依旧是我心中的那个谢容,一个风度翩翩、有着武侠小说人物气质的男孩子,曾在我生命中划过,照亮我的一小半天空后,又悄无声息的逝去。
  
  我对他说:“你很好,但你值得很好的,改掉放荡不羁的性格,找个安稳的工作,不断提升自己,重新去追求姗姗,​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想她一定在等你。”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我们一起看着天,沉默不语。离别的时候快要到了,他拿好东西准备离去,恋恋不舍地看着我,说:“诗忆,你真的是特别好的一个女孩,你不应每天活在黑暗里,外面的世界很大,阳光很好,你要多出去看看。我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还是那句话,在发车之前如果你叫住我,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我泪光闪烁,微笑着向他摆了摆手,“后会有期,谢俊伟。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我的目送下,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黑暗中。就这样,一句“后会有期”结束了所有,面对彼此,我们真的不堪一击。
  
  ​我的幻想破灭了,我的梦也醒了。黑色的夜空中,没有一颗星,暗淡的我,没有一丝光彩。
  
  但那一刻,我恍然顿悟,​我不能再堕落,我应该振作起来,他说像我这么优秀的女孩,应该值得更好的。我想也对,于是我把精力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考了几个大学没来得及考的证,就算加班也毫无怨言。几个月后,公司和我签合同,录用我为正式员工。
  
  在获得新工作的同时,也获得了新的爱情,男朋友是我的上司,成熟且稳重,对我也细心体贴。但我依然会在失眠的夜晚想起那个少年,他倚在栏杆旁,嘴中吞云吐雾,烟草味从未停止弥漫在流动的空气中,那是我最难以割舍的回忆。
  
  几年后,我收到他和姗姗结婚的喜讯,我由衷地表示祝福。他发消息问我:“萤火虫还在吗。”​“它们都飞走了。”
  
  虽然萤火虫的光只能闪烁几天,但它们却照亮了我心中的灰暗。如果有机会再去感受一次那年经历过的雨打风吹,我依然会无所畏惧,我不后悔遇见了他,我也不后悔失去他,我没想过再打扰他,只希望他越来越好。
  
  ​
  
大学 小说
字数:3799 投稿日期:2020-4-23 11:53:35

推荐3星:[极地之北]2020-4-23 13:24:46
精品推荐人: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