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雨夜泪溅小荷翻

鱼溯(初三)
绵绵的灯火,轻柔的雨滴,稚嫩的少年,泪映泪,玉殒香消。
             灯火雨夜泪溅小荷翻
 绵绵的灯火,轻柔的雨滴,稚嫩的少年,泪映泪,玉殒香消。
                           ——题记
 是去年的七夕,两人相识。她身穿白色的T恤,一条白色的紧身牛仔裤,一双白色的平底鞋,手腕上松松的一块白色手表,甚至连头顶的发卡也是白色的。看了,给人感觉一种神圣高洁的气魄。她骑车经过一个水洼,飞速转动的车轮因为她欢快的心而转动的飞快。于是,雨水溅了正经过的他一身。
 他笑笑。
 后来,她说,他笑的真腼腆。
 当时她抱歉的笑笑。
 无巧不成书,两人当天又在图书馆相遇。两人同时看中一本《忏悔录》。
 她说:你看吧,刚才真不好意思。
 他说:你看吧,其实我已经看过了。
 其实他没看过。
 于是,两次有缘的相遇,使他们都感到很巧。两人在图书馆里,像是搭讪一样的闲谈起来。后来,两人越聊越投机,她听到他讲的趣事,笑出了声。这个时候,图书馆静的出奇,图书管理员小声提醒他们小声点。他尴尬的说‘对不起’,她一失手捂着嘴,扑哧扑哧的笑,另一只手像是空中飞舞的小鸟,向图书管理员摆摆,像是道歉,又像是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听到这个管理员对另一个管理员说:现在的小孩这么小年纪就知道哄女孩子开心。
 他感到很尴尬。
 他把《忏悔录》搁到书架上,离开了图书馆。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自尊心超强,或许别人没有恶意,他也是气鼓鼓的。
 他刚走下楼梯,就听见后面传来:“踏踏踏”的追赶声。
 是她。
 她很霸道的把书向他手里一扔,说道:我说过了,这本书让你看,算是向你赔礼道歉啦!
 他笑笑,接了过来。
 这一次,他主动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撅嘴,将了他一军:你不知道,随便问女生的姓名等问题是很不绅士的行为吗?
 他站在那里,挠挠头,脸刷的红了。
 走到女生的自行车旁。
 呀!
 她叫道。
 后车轮不知被那个调皮鬼用柳树枝将轮轴给密密匝匝的穿了几穿。露出来的两个树枝头上还缀着几片绿叶在风中摇曳着。
 她蹲下身,伸出手拨弄了几下。然后就抬起头看着头看着他。
 他那时候在发呆。
 他觉得这个女孩长得挺好看。高高的鼻梁,红红的嘴巴真像薄薄的两片花瓣,一头乌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绑好,只是很简单的弯个圈,一只纯白色的蝴蝶型发卡,真的像是一只蝴蝶驻足在了这个女孩的头发上。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灵气,眼珠就像黑葡萄。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一直在瞪着他。
 她站起来冲着他的胸口擂了一拳。
 他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也觉得刚才自己很失态,尴尬地问:干嘛?
 她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他的鼻梁:你傻了还是呆了?没受过启蒙教育啊?!在这个时候,男生就应该帮助女生。你见过女生修车的吗?
 哦。他蹲下身,又随手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两手忙活着。
 他很白、很瘦,因为他崇尚“生命在于静止”。但很俊朗。所以,他是一副文绉绉的模样。但他却喜欢跳街舞。鼻梁上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
 呼~他出了一口气。还好这不算大问题,否则,他是绝对不会修理的。
 他一抬头,看见她坐在一边的台阶上,有滋有味的吃冰棒。手里还拿着一根。
 她看见他像是修完了,从台阶上跳下来,问:好了?
 他点点头。
 嘿,接着!她把手里的另一根冰棒扔了过去。
 他的反应很迟钝,只觉得一个东西飞了过来,不但没接,还似乎闪了一下。
 冰棒掉在了地上。
 冰棒的包装纸本来就因为遇热而结上了一层水雾,又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所以,便粉身碎骨,脏兮兮的了。
 她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
 他又笑了,笑得很大声。
 他自己买了一只,和她一起坐在台阶上,聊天。
 这一次,他学乖了,其实他本来就很注重绅士风度。又被她骂了一顿,便没有问女孩名字之类的一些问题。但她反而先说:我叫张雨晴。你呢?
 于溯。
 两人就背靠背的吃冰棒,从自然天象说到人生哲理。
 之前掉到地上的冰棒旁聚拢了一堆蚂蚁。
 两人彼此都有了了解。于溯是单身家庭中的孩子,和爸爸在一起。雨晴喜欢晚上去逛小吃街等等,两人聊了很多。但当雨晴问起为什么于溯的爸爸妈妈离婚的时候,于溯没有回答。
 雨晴知趣的没有再问下去。
 当天晚上,雨晴带于溯去小吃街吃美食。于溯因为是爸爸照顾,两个男子汉在一起的生活随便程度可想而知。于溯几乎天天吃方便食品,不是家里经济拮据,而是不会做。他又不是太喜欢出去,所以天天和方便食品作伴。什么牌子的方便面好吃,什么牌子的热干面里有几个调味包,他都一清二楚。吃了那么多的方便食品,于溯感觉自己都被“方便”了。
 一边吃一边说。
 你有什么爱好啊?
 街舞。
 什么?
 有问题?
 你教我好不好?
 我自学,不专业。
 什么?
 有问题?
 自学啊!你好棒啊于溯!
 两人同级不同校。
 一次中考,于溯问雨晴:考的怎么样?
 还好啦……
 但是,于溯却从雨晴的桌子上发现了成绩单。
 有两科不及格。
 于溯很生气。
 他质问雨晴。为什么不让我给你讲?
 雨晴本以为是问她为什么骗他,但没想到生气的理由是“为什么不让我给你讲?”
 雨晴很感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学。
 一次街舞比赛,于溯在赛前扭伤了脚脖子。
 雨晴本是娇娇女,什么也不会做,但为了于溯的比赛,她要学熬棒子骨汤。差点把整个厨房烧起来。
 于溯本以为她是心血来潮玩做饭,但没想到差点火烧厨房的理由是“我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于溯很感动,发誓一定要参加比赛。
 ……
 一天,雨晴正在午睡,突然于溯来了电话,说要见她。
 雨晴从没见于溯这样过,便答应了。
 来到约定的石亭,雨晴大吃了一惊。
 于溯的两个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但表情似乎很愤恨,没有一点的悲哀。
一边脸红红的,像是被打的。一向注重仪表的他,头发乱糟糟的,一个衬衣扣子也没有系上,半裸着胸膛。
 怎么了?雨晴吃惊地问道。
 她回来了。于溯站起来。
 谁啊?雨晴不明白。
 她!我一出生就把我抛弃了的那个她!于溯吼道,路过的行人吃惊地望着他。
 雨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说:别在这里说。
 来到了雨晴的家里。
 雨晴终于什么都知道了。于溯的母亲主修音乐,一心想进入美国的一所特级音乐学院。于溯一出生,还年轻的她,便离开了于溯,去了美国。但岁月变迁,于溯的爸爸因为不想再等待,便离了婚。谁知道,现在,她回来了。回来就是想让于溯叫她妈妈。于溯不肯叫,于是挨了爸爸的耳光。
 一贯坚强的于溯哭的稀里哗啦。
 于溯很倔,不回家住。拿出自己日常积攒的零用钱,到街上找了一个“演员”,让“演员”帮他租了一个小房子。
 这个小房子很破,去厕所都要下楼和许多人共用厕所,一向害羞且有点小洁癖的于溯倔强地扛着。
 懂事的于溯有时也回家看看爸爸,但就是不肯认妈妈,不肯回家住,回家住也可以,让“这个女人”走。
  于溯的爸爸对自己的儿子是彻底无奈了。
 “这个女人”伤心的想走,但于溯的爸爸不让,他说他了解自己的儿子,会心软的。
 这样过了半年。
 这半年里,于溯和雨晴的友谊更加深厚,又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懵懵懂懂的年纪似乎有了些纯洁而又美好又说不清的东西。而于溯在雨晴的劝说下,也慢慢对母亲有了理解。
 七夕这一天的晚上,他接到电话,是雨晴打来的。
 还是这个石亭。
 雨晴双眼无神,呆呆的看着于溯说:我得了癌症,晚期。
 于溯惊呆了,但也什么都没说。
 两人就坐在石亭上。
 坐了好久,雨晴说,带我去和荷花园里吧。
 这是于溯才发现,雨晴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和眉毛的颜色在脸上很显眼,脸上似乎只有黑、白、红这三种颜色。
 于溯一直不说话。
 但雨晴倒是很快活,不爱说话的她一直说着。
 看,有只鸟落下去了!
 嘿,那里有对鸳鸯!
 你闻,荷叶的清香真是好闻…
 于溯一直不说话。
 雨晴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最后,也不吭声了。
 沉默的快要窒息。
 于溯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雨晴不吭声。
 说呀。
 雨晴哭了:我不想死…
 你不会死的…
 你给我讲的那道数学题我还不会呢,你教我的那个动作我还没学会呢…
 好,我教你。
 我养的那对金丝雀还没有儿女呢…
 会有的。
 我还没去过迪士尼呢…我好想去迪士尼…
 我陪你去。
 我还没看到我种的昙花开呢…
 会开的…
 你要答应我,喊她喊妈妈。
 下雨了。
 荷叶被雨水打得啪啪响。
 但两人就坐在荷花池旁,就是不动。
 雨打湿了头发。
 雨晴的脸依旧是苍白的。
 你答应我,答应我。雨晴说。
 好,我答应你。拉钩!
 两个小拇指在一起拉钩。万家灯火亮了起来。
 雨还是那么大。
 于溯突然站起来:走,我去把你的那道数学题给你讲完,我教你那套动作…
 于溯拉着雨晴得手,于溯感觉雨晴的手冰凉冰凉的。
 两人背后,一池的荷叶,在雨水的打击下,竟竞相倒下,每一个荷叶倒下,都倒出了所盛的雨水,但都没有立起来,都倒在了满池的淤泥里…
 绵绵的灯火,轻柔的雨滴,稚嫩的少年,泪映泪,玉殒香消。
[初中3年级] 字数:3296 投稿日期:2011-8-5 20:11:00

推荐3星:[猫儿喵呜]2011-8-5 20:36:15